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从死人堆爬出来的千古一帝 > 第三百七十一章:风雨杀人夜
 
  临近黄家镇三里路距离。
  骑兵队伍渐渐放缓速度。
  夜色中,部分士卒手掌悄悄放置在大腿左侧的手弩之上。
  而那手弩,早已上好了弦。
  只待其主人,手指轻轻一勾。
  利箭便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敌方要害。
  ......
  夜色中。
  数万人生活的黄家镇,此刻全无半点烛光。
  仿佛彻底隐身于黑暗之中一般。
  主干道两侧,两百余死士在各自首领的带领下,悄然潜入一栋栋房舍之顶。
  其身旁, 摆放着一张张弓弩。
  细看那弓弩箭头,竟泛着微绿色的光芒。
  显然,此箭簇早已淬好了致命的毒药。
  主干道深处。
  仍有一伙势力于暗中埋伏,为首之人,赫然是耿昌麾下暗卫之首耿卓。
  一个小小的黄家镇。
  于夜色中,竟悄然汇聚了三方人马。
  夏蝉知了知了的鸣叫着。
  为这个充满了肃杀的夜色,增添了一丝丝的人间烟火味。
  主干道深处。
  一瘦小黑衣蒙面人于那房顶之上不断的腾转挪移。
  诡异的是, 此人每一次腾转挪移, 都能不发出丝毫的声音。
  片刻后。
  瘦小黑衣蒙面人前行至耿卓处低声禀报道:“首领,飞虎军抵达黄家镇三里外了。”
  “飞虎军可曾察觉到异常?”耿卓低声询问道。
  蒙面斥候低声回答道:“察觉到了,距离黄家镇还有三里距离时,那黑衣卫集体下马整备军械,战马也已裹上了蹄子。”
  “若非看到那些飞虎军骑卒悄悄给手弩上弦,属下便上前警示他们了。”
  飞虎军骑卒手弩上弦,这个时候若是再去警示,恐怕话尚未说出口,便会被飞虎军骑卒射成刺猬。
  耿卓微微点了点头,低声吩咐道:“传令下去!让弟兄们打起精神来。”
  蒙面斥候刚想退后。
  耿卓猛地一把拉住蒙面斥候,不顾蒙面斥候不解的眼神。
  耿卓低声吩咐道:“我们的目标是马车,飞虎军骑卒能救便救,不能救便不要勉强。”
  “遵令,属下定一字不差的传达下去。”蒙面斥候愣了愣,随即抱拳领命道。
  ......
  宁静漆黑的黄家镇上空突然闪过一道强光。
  强光下,整个黄家镇隐约可见。
  强光闪过无息后。
  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轰隆隆的巨响。”
  主干道最前方一处二层小楼内。
  张忠卫颇显惬意的透过窗台缝隙凝望着窗外的主干道。
  时不时闪过的闪电,将二楼雅间内张忠卫那满脸刀疤的脸庞照耀的格外狰狞。
  缓缓举起左手,大口撕咬下一块肥美的鸡腿肉。
  头颅微微扬起, 右手高高举起,烈酒如同清泉一般缓缓滴落在张忠卫口中。
  一口肉,一口酒,当真是好不潇洒。
  吃饱喝足后。
  张忠卫随手将吃剩的鸡腿丢掷在地面上,仰头喝干最后一滴烈酒。
  缓缓起身,伸手将桌面上摆放的一把细长弯刀拿起,动作轻盈的将其悬挂于腰间。
  随即,缓缓拿起木桌上的一把硬弓,将那装满五十支箭矢的箭囊侧背在后背之上。
  “张忠卫啊张忠卫,真希望你还活着。”腰佩弯刀,背负强弓箭囊的张忠明透过窗台缝隙凝望着楼外主干道。
  眼神中闪过一丝戏谑。
  同为张安国麾下见不得光的左膀右臂,张忠卫、张忠明之间又岂会没有龌龊?
  若是张忠卫此时仍活着,恐怕他宁愿去死,也不愿意被张忠明所救。
  宁静。
  诡异的宁静。
  除了那时不时闪过的闪电以及沉闷的雷鸣声。
  黄家镇内,再无其他声响。
  忽然。
  张忠明所在二楼房舍门外传来一阵低微却富有节奏的敲门声。
  “咚!咚咚!咚咚咚咚!”
  “进!”张忠卫右手缓缓放置于刀柄之上。
  “咯吱”一声,房门被人从外缓缓推开。
  一蒙面瘦小汉子迎面走了进来。
  “统领,飞虎军抵达黄家镇三里之外了,看那模样显然已经察觉到了异常。”蒙面瘦小汉子低声禀报道。
  “呵,察觉便察觉。”张忠明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
  看似大大咧咧,实则这一切并未超出张忠明的预料。
  毕竟, 若是飞虎军连这点危机都看出来,又岂会被那位恨之入骨?
  张忠明缓缓迈步上前。
  一把掐住瘦小蒙面汉子的下颚。
  瘦小蒙面汉子吃痛,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开。
  见瘦小蒙面汉子舌头下方,仍粘贴着一黑色物体。
  张忠明放下手掌吩咐道:“传令下去,稍后以我箭矢为信号!”
  “若情况不对,后续将以花瓶破碎为信号。”
  “花瓶碎,则全员出。”张忠明伸手指了指被随意放置在窗台边的巨大花瓶。
  “属下遵令。”瘦小蒙面汉子并未对张忠明的无礼行为有任何反应,拱手行礼过后便悄悄退出了房舍。
  待瘦小蒙面汉子退去后。
  张忠明嘴角闪过一丝狰狞的笑容,从怀中缓缓掏出一黑色状物品。
  张开嘴巴,缓缓将黑色状物品压在舌苔下方。
  ......
  黄家镇两里外。
  原本缓慢行军的邹大为伸出手掌接住了一滴雨水。
  “下雨了啊。”邹大为仰头看向天空,恰逢此时一道闪电闪过。
  瞬间照亮了黄家镇的上空。
  瞬间映照出了那满天空的雨珠。
  正视前方,缓缓吹响口中的铜哨。
  铜哨中瞬间传出一声类似于蛤蟆的呱呱声。
  类似铜哨邹大为怀中还有五个,每一个都能发出不一样的声响。
  铜哨声响起。
  百余人的飞虎军骑卒队伍缓缓停下了脚步。
  “诸位,前方两里便是黄家镇了,话不多说,诸位一切保重。”
  借助着闪电的光芒邹大为快速的环视众骑卒。
  今夜过后,百余人有几人能活着走出黄家镇,没有人知道。
  但,所有飞虎军骑卒心中都明白,无论黄家镇多么凶险,他们都要去闯一闯。
  这,是他们身为飞虎军骑卒的责任与义务,更是他们的使命。
  “斥候先行!”邹大为低声下令道。
  话音落罢。
  十人斥候小队,快速的纵马越过邹大为。
  每一人经过时都会朝着邹大为道上一句“百户保重!”
  待斥候小队离去后。
  邹大为深呼吸数次,随即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不带一丝一毫感情的吩咐道:“举盾,前行。”
  骑卒队伍人手一面小型盾牌,绑置于左手手腕之上。而左手手掌则依旧扯着缰绳。
  右手依旧放置在手弩弩柄之上,确保可以随时抽取手弩攻击。
  两里路,飞虎军骑卒硬生生的走了近两刻钟的功夫。
  走进黄家镇的那一刻。
  天空中的闪电愈发的频繁起来。
  雨水彷如倾盆泼洒一般,密集的让人难以呼吸。
  天空不知为何,竟隐约有些蒙蒙发亮。
  一切,都在朝着最坏的方向挺进。
  初入黄家镇,除了暴雨之外再无其他异常。
  黄家镇过半,依旧是除了暴雨之外,再无其他异常。
  不知为何,越是如此,邹大为的心中便愈发的不宁起来。
  “打起精神来!行百里者半九十,越是到最后便越容易发生意外。”邹大为眉头紧锁低声朝着身旁之人吩咐道。
  声音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便传递到了队伍最后方一人耳中。
  微弱的马蹄声在暴雨中仿佛根本不值一提。
  再度前行数百米。
  天空再度闪过一道闪电。
  就在闪电点亮黄家镇的一瞬间。
  一支箭矢,迎风而来,直直的冲着邹大为奔去。
  “碰!”夜色中,当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纵使再小心,邹大为仍不可避免的身中一箭。
  好在狂风暴雨中那箭矢失了准头并未射中要害,再加上邹大为身着布面铁甲。
  这一箭仅仅只是让邹大为如同遭了一闷棍一般。
  “戒备!敌袭!”邹大为一手举起盾牌遮挡住要害,一手拿起手弩,朝着箭矢射来的方向反击。
  说时迟,那时快。
  眨眼间,手弩射出的箭矢扎在一处房舍二楼窗台之上。
  闪电中。
  道路两旁无数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主干道上那缓缓行进的队伍。
  张忠明箭矢射去的一刹那。
  无数箭矢迎风袭来。
  “下马举盾列阵!”一击不中,邹大为快速的翻身下马,口中不断大吼着下令。
  一刹那的功夫。
  飞虎军士卒纵使反应再快,亦不可避免的伤亡十余人。
  “呱呱!呱呱呱!”战马内侧,邹大为不断的吹响口中铜哨。
  伴随着铜哨音,近百名飞虎军士卒依托于马背掩护,举着盾牌缓缓朝着队伍最中心的马车走去。
  与此同时,飞虎军士卒手持弓弩,毫不客气的朝着四面八方射去。
  闷声挨打可不是飞虎军的性子。
  无论打不打的中,最起码也要先将手弩上早已上好弦的箭矢射出去。
  片刻后。
  在付出二十余性命为代价之后。
  八十余飞虎军士卒以战马为战壕缓缓护送着马车朝着前方驶出。
  黄家镇主干道全长七八里,若是一开始飞虎军便采用这种方式前行。
  恐怕未至半途,便已然浑身筋疲力尽,成了那待宰的羔羊。
  见飞虎军防守的密不透风。
  房舍二楼雅间内。
  张忠明眉头紧锁,片刻后。
  眼神中闪过一丝无尽的凶光。
  再度弯弓搭箭。
  朝着密集的飞虎军狠狠的射出一箭。
  奈何。
  箭矢径直的被战马挡住,除了斩杀一匹战马外,居然连飞虎军骑卒的皮毛都未触碰到。
  将手中弓箭恶狠狠的丢掷在地面之上。
  张忠明猛地将窗台全部推开。
  随手抓起放置在窗台边的一个巨大花瓶。
  朝着地面硬生生的摔去。
  “喀嚓!”一声巨响。
  巨大的花瓶瞬间四分五裂。
  “杀!”
  花瓶碎裂的五六息后,小巷四面八方传来一声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声。
  伴随着怒吼声,一百五十余身着黑衣的死士从小巷四面八方冲来。
  张忠明艺高人胆大手持细长弯刀径直从二楼窗台处一跃而下。
  “等的就是你们!”闻得杀声的那一刻,邹大为怒吼一声。
  随即下令道:“弓弩!”
  瞬间,早已再度上好弓弦的箭矢,如同天空中的大雨一般,朝着四面八方的黑衣人飞去。
  顷刻间。
  三四十黑衣卫死于飞虎军骑卒手弩之下。
  但。
  此时双方距离已经不足以让飞虎军骑卒再度上弦了。
  “散开!”
  “列阵!”
  “迎敌!”
  三声简短,却异常清晰的命令从邹大为口中大声吐出。
  “唰!唰!唰!”
  脚步声响起。
  闻得军令的那一刻,飞虎军骑卒不再躲在战马内侧。
  纷纷快速挺身而出,与那小巷最前方组成那刻在骨子里的鸳鸯阵。
  顷刻间。
  黄家镇主干道这条小巷内,厮杀怒吼声不断响起。
  地面之上,鲜血混杂着雨水快速的朝着低洼之处流去。
  黑衣卫人数占优,先机占优,但遇到鸳鸯阵却丝毫占不到便宜。
  左右腾挪却始终攻不进去的张忠明缓缓后退。
  吐出一口唾沫,大声呵骂几句,随即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朝着小巷旁的几栋民宅大声怒吼道:“直娘贼的!你们还在等什么!”
  “砰!砰!砰!”
  伴随着张忠明的怒骂,两侧临街民宅二楼窗台被人暴力推开。
  随即,一个又一个裹着油纸,冒着点点火星的包裹被人从二楼窗台丢出。
  “散开!”见黄色油纸包裹冒着火星被人丢掷而出,邹大为瞬间牙呲欲裂的怒吼道。
  身为飞虎军百户,岂会不明白那黄色油纸包裹之物是何等武器?
  可惜。
  邹大为发现的终究晚了一步。
  “砰!砰!砰!砰!”
  四声堪比惊雷般的巨响在飞虎军骑卒的鸳鸯阵中炸响。
  但,更多的包裹因雨水的原因,并未炸响。
  四声惊雷般的炸响,足足让飞虎军骑卒一度伤亡超三十人。
  自大战起,短短半刻钟的时间,飞虎军骑卒便已经伤亡五十余人。
  “何雄飞!带人上去将房舍内的敌人全部击杀!”邹大为牙呲欲裂的怒吼道。
  “遵令!”
  “弟兄们随我来!”人群中,何雄飞怒吼一声,带着十余人转身飞扑两侧房舍。
  “给我拦住他们!”张忠明又岂会放任飞虎军骑卒冲上两侧房舍?
  一时间。
  怒吼声、厮杀声,伴随着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于这处小镇疯狂的喧嚣着。
  小巷两侧房舍内。
  张安国一系死士见油封火药包受暴雨影响,未能尽全功,也不气馁。
  疯狂将所有火药包点燃,不管不顾的全部丢掷于窗外。
  三两声轰鸣声响起。
  好在飞虎军再付出三十余性命之后,队形已不再密集。
  此番炸裂声并未炸死多少飞虎军骑卒,反而炸死了不少黑衣人。
  油封火药包丢掷完毕。
  楼上那黑衣死士,纷纷从地上拿出一根圆滚滚的长筒状物体。
  细看之下,竟是铜铁铸成的圆管。
  放入火药。
  捣实火药。
  放入弹丸。
  点燃火药。
  “砰!”的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