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逆天宰道 >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不要玩死
 
白千道点头,确实感到了饥饿感,现在已经夜里三点多了。

巴芙拉向着他展颜一笑,回去自己的卧室,白千道也是穿好衣服,到了厨房里,热了桑霓留的饭菜,吃的时候,又煮了两个鸡蛋。

一边看千里通,一边吃着,见到龙夜嫆的短信。

她只是发了一句话:“明天晚上四季酒店612号房。”

白千道也只是回了一个字:“好!”

很快,龙夜嫆就又回短信,是一个笑容。

她还没睡?

去洗了个澡,运起灵气消肿,其实已是消了许多,他的体质真是神奇。

躺在床上刷着千里通,讶异恐怖事件被全面淡化,他不知道水母帝国最终会怎么处理,自己一直蒙面,想必也不会被知晓,还有巴芙拉护着,隐瞒深着呢!

这又想到卢汗临死时说的话,寻思一下,给安诗曼发一个短信,头上的肿包又消去不少,这才再次睡去。

第二天的早晨,桑霓没有更多话,只说了一句:“卢汗定性为协助帝国打击恐怖分子而亡,今天就运尸体回金冠星。”

白千道知晓,这一夜,一定发生一些自己不知的事,帝司和大厂在交涉,龙夜嫆也才那么晚没睡,超市每一个特工突发事件或死亡,都会在所不知的层面较量和妥协。

卢汗的死亡,超市特工都知道,但很淡然,他们对白千道头上的包,比对一个大厂特工死去更感兴趣。

这不,连满瑞丽也过来,问道:“兰得,你是撞到什么了吗?”

“咳咳,是呀!真不幸,走路撞到墙了,现在已经消肿了很多。”

林丽语、朱可娃和马丽特问过,夏橙看着,也笑吟吟问过,白千道就感到他有点幸灾乐祸。

满瑞丽微笑,说道:“你走路要多加小心啊!”

“谢谢关心!”白千道很无奈,自己真是感受到特工超市大家庭的温暖,不管你们是好意,还是看笑话,我都表示感谢吧!

满瑞丽说声不用谢,微笑着离开,白千道转看四周,人都问完了,这下能放松了。

待看见尚秋莎走出来,他很敏感地想着,你不会也这么无聊吧?

尚秋莎没这么无聊,只是深深看白千道一眼,至桑霓身边说句话,一起进去。

对了,巴芙拉没在,很可能在外处理一些事情。

这时,有个男人推门进来,径直来到白千道面前,取出一把尖刀,恶狠狠地道:“把钱给我交出来……”

白千道苦笑,竟然又来了抢劫的,见马丽特看着这面,很是感兴趣地站起身,说道:“快走,快离开这里……”

劫匪发愣一下,以为自己不够凶,更是恶相,说道:“交出钱……”

说着,他还过来了,要自己抢。

白千道更是无奈,问身边的林丽语:“就这么放任?”

林丽语很是无情地道:“他们是社会毒瘤,而他一看就是吸·毒者,这样的人少一个,对社会危害性就少一分。”

劫匪听的愣一下,转看向她,骂道:“婊·子……”

然后,劫匪就被林丽语一脚踢飞,马丽特喜滋滋跑来,抓着在地上呻吟的劫匪头发,向里拖拽而去。

超市里兴奋起来,便是沉静的满瑞丽都目中放光,平时真的太寂寞了,终于有了可以消遣的方式。

劫匪恐惧地大喊,怎么也不会想到,就是抢个劫,怎么会深入恶人窝了,好恐怖啊!

林丽语和朱可娃漠视着,她们这些特工思维特异,对毒瘤毫不留情,但是会保护普通民众。就如那个倒霉的戴森,因为脾气火爆,喝醉酒后杀了十几个无辜普通人,被吊死了。

“这次不要玩死。”内里传来桑霓的大吼声。

一会后,桑霓走外来,说道:“下午新来一个保管员,是铁木局特工,叫樊克。”

林丽语目光转动,问道:“已经协调好了吗?”

桑霓点头,说道:“铁木局妥协了……林丽语,以后不要这么冲动,死的人有点多。”

白千道就看向点头的林丽语,难道是她率人吊死了戴森?

看来对付戴森,帝司死了不少人,毕竟是真脉境灵力者。来此的特工俱是真脉境的境界,不用多想,那个戴森也是这个境界。

这就又看见朱可娃向着林丽语呶呶嘴,然后舌头伸出来,眼睛睁的大大地,头向旁一歪。

他很想笑,又忍住,知晓她是告诉自己,确实是林丽语吊死了戴森。

特工们走出来,只有马丽特留在后方,劫匪要被色虐了。

临近中午时,马丽特满面春光走出来,这次是好好满足了一下她的变态心理。

这时,母巢帝都某处住宅,罗浮双手托着银行抢的大盒子,递交给还戴着狼面具的狼人。

狼人打开看了看,点头道:“没错,就是这些债券……那三千万,我会打给你的账上。”

罗浮没有说话,向着他鞠躬,然后退了出去。

看着罗浮出去,狼人呕出口血,原本鼓起的身躯,瘪了不少,身躯泛出凶残气息,自语:“能重伤我,你到底是谁?”

罗浮出去后,转过一个街口,在一个建筑物里与同伴三人见面,谢科问道:“打来钱了吗?”

罗浮说道:“他一直很守信用,一定会到账……”

转看向神色悲哀的卢尼,深沉说道:“卢尼,听卢汗的劝,现在的你向一个元丹境灵力者复仇,是最愚蠢的行为。”

“他杀了哥哥,还炸死了嫂子,我这仇该怎么报啊!”卢尼蹲下去,抱着头哭泣。

罗浮轻叹一声,蹲在他的旁边,说道:“活着还有希望,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等待机会!”

谢科眼珠一转,说道:“你们说,那个相传的蒙面人会不会是他,能不能请他做?”

“不行,不管是不是他,这很危险……”安诗曼立时阻止,再看向卢尼,面有不忍,说道:“卢尼,节哀,运送卢克遗体回去,会以英雄的形式厚葬。”

谢科说道:“是啊!卢尼,卢克是英雄,为皇朝立下许多汗马功劳,皇朝一定会厚葬他的!”

卢尼抬头,看了看三个同伴,目露感激,说道:“谢谢你们!”

罗浮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我们该离开这里了,现在就走。”

“罗浮,我……我想再见他一面。”安诗曼请求。

罗浮沉声道:“安诗曼,你是大厂魂花,不能对男人动情!”

安诗曼幽幽地点头,她明白,自己是大厂魂花之一,就是以色诱来完成任务,残酷的规矩让她不能动情。

白千道是在吃饭时,接到安诗曼的短信,看了看,默然地放下。

她坦诚了,她是金冠星大厂女特工,是魂花之一,以往所说之言都是虚假,还利用了自己。

白千道没有恼意,特工们本就活在诡谲的世界里,欺骗是他们的本质,再说她只是欺骗,没危害到自己。

然后,他、巴芙拉和桑霓看着一个颇为英俊的年轻男人走进超市,走到他们的面前,展现阳光笑容,说道:“我叫樊克,是新来的员工,请问该向谁报道?”

樊克很勤快,一来就帮着做这事,那事,而且他比白千道还年轻四岁,只是看着一般大。

朱可娃看着欲帮桑霓拖地,被拒绝的樊克,说道:“他如果不是铁木局的特工,我会以为他是生人。”

白千道笑道:“朱可娃,这里只有我和巴芙拉是生人,我们才是没有任务,瞎混的人,而我才来时,甚至没明白情况!”

林丽语怀疑地道:“我真不明白,铁木局会派来这么年轻的人,他是灵力者吗?”

朱可娃说道:“不奇怪,他说不定也是铁木局某个高层的关系户,来混资历的,只要没异心,这里还是很安全的。”

“我更加奇怪的是,兰得,为什么你会来这里?”林丽语明亮的眼睛看向白千道。

“我……要不我去问问连豪经理,就说你很好奇?”白千道是一副认真的样子。

林丽语给了他一拳,说道:“下次我不提了,你给我老实待着。”

白千道苦脸,她看起来轻飘飘的拳头,击在自己的身上都感到疼痛,爆发力一定很强,绝对是古武中的强大者。

朱可娃掩嘴笑着,说道:“你还不知道她的厉害,一拳打死一个人都很正常。”

林丽语严肃说道:“朱可娃,上班期间不要议论这些。”

朱可娃伸了伸舌头,可爱地样子,闭嘴。

白千道却捏了捏林丽语的胳膊,说道:“真硬,你是很厉害!”

待林丽语气恼看来,白千道赶紧逃开,一个没注意,踩在桑霓刚拖过的地上,摔了一跤。

见林丽语也笑了,白千道尴尬爬起来,说道:“桑霓,您太辛苦了,今天这片地都拖了三遍了,光滑照人啊!”

桑霓笑呵呵,说道:“我就是在打发时间,他们无聊,我也无聊啊!”

白千道表示理解,能真正静下心的人不多,转看向满瑞丽一眼,她似乎一直那么的沉静。

白千道去上卫生间,听着旁边杂货间传来的轻微呻吟声,解决完存货,正在洗手时,感觉进来了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