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逆天宰道 >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与狼人之战
 
白千道讶异,问道:“哪个叛军?狼人实力怎么样?”

“同盟军,狼人迈入元丹境十年了吧!你能战的过吗?”

“还行,能把他打得狗吃屎吧!”白千道现在的实力飞增,神级技能也给予了他信心。

又注视举枪对着刘丽娜脑袋,却是手在剧烈颤抖的红毛面具人,摇了摇头。

红毛面具人惊恐之极,凄声大喊:“狼人,快来救我……”

只是一掌劈去,红毛面具人倒地,面具裂开。

白千道看着,竟是那个同盟军鹰钩鼻,当时被他逃去,最终还是死在自己的手里,这也算是为波初晴报了仇吧!

突然,白千道有寒毛森森的感觉,瞬间身边墙壁变得虚幻,突出一个个尖锐的锥体,其上还长满茸茸的毛。

转瞬间,毛锥体化为水洒落,这是白千道施出化异法化去。

他劈出一掌,大力摧的墙壁成排倒塌,水泥乱飞,直接击到监控室,被一只毛茸茸手抓散。

这只手微微颤抖一下,狼嚎声起,一个个尖锐毛锥体狂射而去。

白千道又是一掌劈去,这次施出的是炸空掌,暴雷声声,闪电狂燎,炸的尖锐毛锥体接连爆灭。

狼面具人,也就是狼人心惊,冲天而起,大力爆的母巢大酒店的顶端爆碎,激飞四处。

白千道也是飞出,炸空掌接连炸去,雷爆电闪中,狼人身躯毛发直竖,足有一尺长。他竟然真的全身都是狼毛,还坚硬无比,抗住了炸空掌的掌势,却也被炸断一些狼毛。

“你是谁?”狼人狂吼。

“你是狼妖吗?”

白千道听到狼人这个名字,就感到奇怪,听说是元丹境灵力者,这才没以为是妖类。这时见到狼人全身毛发竖立,就象黑黝黝的大刺猬,又是怀疑起来。

他是不知,狼人自小觉醒灵力,就为一狼妖带回去,从小生长在狼妖窝内,竟是让他悟出狼毫力量。

一运力,全身毛发就能变化成狼毛,坚硬如锥,还能空幻出毛锥体伤敌。

“我问你是谁?”

狼人凝视蒙面的白千道,又是狂吼,毛锥体再次幻现在一里之外,电视台转播飞车被刺穿,掉落。

本是有很多人在看直播,心情很激动,竟是能观战两大灵力者的战斗,这就见到毛茸茸一片,屏幕全黑,不少人吓的大叫一声,不少千里通被丢掉,又响起不少痛心的叫声。

白千道幻出窥眼,见到的是一个人,点了点头,这不是妖,也不是半妖人。

“异师?”狼人心中一耸,他是人,可是他在狼妖窝里成长,心底里对异师也有一些畏惧,这让他的气势弱了一些。

“人不人,妖不妖,你就是个怪物,待我杀了你,免得流毒世间……”

白千道话还未完,身周突然幻现几百个毛锥体,穿刺而来。

虽然瞬间为化异法化去,白千道颇为怒气,这力量幻空刺来,真有点防不胜防的感觉。

既然如此,我也让你尝尝这个滋味,他的手一伸,无数钢筋为他从几里外抓来,幻在狼人四周,向着其射去。

狼人一时没防备,大惊失色,虽然全身狼毛十分坚硬,还是被钢筋雨砸的弯曲折断太多,频频吐血。

这是一处建筑工地上的,为白千道搬运一空,也为狼人的力量撞碎,撞断。

白千道双手挥舞,无数钢棍,钢片,钢粒,钢屑又是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座钢之巨山,向着狼人重压而去。

狼人狼嚎震天,更多·毛锥体幻现,穿刺向钢之巨山。

刺入进去,使得钢之巨山千疮百孔,钢屑纷飞。

只是,这是白千道全力而为,钢之巨山在崩裂之前,已是压到狼人,让他的身躯一瘪,暴吐一口长血。

随之,钢之巨山爆裂,狼人被这股大力震的爆飞,飞出几里外,掉到一处母河边。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暴穿而出,一道掌力向狼人劈去。

“小心……”白千道暴吼,却已是晚了。

那道身影被十几个毛锥体刺穿,喷洒出血液,倒下。

狼人也被掌力劈飞,掉进冰封的母河中,砸出一个大窟窿,打个旋涡,沉了下去。

白千道已是飞来,一掌劈去,这处数百米范围的母河冰水飙起向空,露出底下黑乌乌的淤泥,却是狼人已无影无踪。

他本欲再感知,目光一转,惊讶地道:“卢汗……”

卢汗嘴里不停地吐血,眼珠发白,他以为狼人重伤,是自己出手的好时机,却是元丹境灵力者就是重伤在身,也不是真脉境灵力者能杀得了,反而被射的身躯多出十几个血窟窿,奄奄一息。

“兰得……”卢汗听出白千道的声音,又是不停地呕血,说道:“原来……是你……”

白千道飞下来,看着他的伤势,摇头道:“我救不了你……”

“我明白……可惜我……杀不了他……我要去见我的妻子……转告卢尼……远离狼人……”卢汗头一歪,死去,眼睛还睁的大大地,显见死不瞑目。

白千道看着死去的他,心中疑惑,卢尼与狼人有什么关系?

转而望向背后许多人影晃动,还有许多警车飞来,知晓特警们追来,不再迟疑,迅飞而去。

激光纷射,白千道拼尽全力飞去,要不是战狼人,耗力过巨,也不会这么狼狈。

直到一辆飞车追来,回头看去,车里竟然是巴芙拉。

他猛地一跃,就钻进疾飞的车里,控制不住惯性,“砰”地一声响,头撞到车身,晕头转向地滚了一圈,还好是撞到车门内的软包上,不然一定头破血流。

巴芙拉看着晃脑袋的白千道,冷声道:“你真不小心。”

“我能把握住分寸……”

白千道再晃了晃脑袋,感觉清醒一些,摸了摸额头,似乎肿包了,车身也被自己撞的往外凸一些。看了看外面,警车已是停下,应该是接到某个命令,自然是巴芙拉所为。

再看向巴芙拉,这么地冷,看来又成为冷肃的巴芙拉了。

巴芙拉怒问:“你到底在干什么?”

白千道咳嗽两声,说道:“那个……我可没搞破坏,在救人质,没有我,狼人能让母巢帝都遭难。”

巴芙拉沉默一下,说道:“告诉我,母巢大酒店里发生了什么?”

“没有什么,对了,卢汗死了,死在一处河岸边。”

巴芙拉诧异地道:“他为什么也在那里?”

“他要杀狼人,却被狼人杀了……”

巴芙拉叹道:“你很厉害,连狼人也不是你的对手……”

她又沉默一下,说道:“谢谢你帮我们解除恐怖危机!”

“不用谢!你客气了!”

“你是去救什么人?”

“哦,这是我的秘密。”

“为了女人?”

“我不想说。”

空间沉默起来,直到飞至住处不远,巴芙拉停下车,说道:“随我走。”

白千道点头,随她下了车,进了一层的屋里,看着她拿来棉球和碘伏。

“嘶……”白千道龇牙咧嘴。

巴芙拉面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知道疼,你还是人。”

白千道闻嗅着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香味,看着面前的高高隆起,撇开了眼,问道:“狼人是什么人?”

“你不知道他是谁?”巴芙拉讶异。

“咳咳,我哪里知道,我只是去救人,又不是你们这些特工。”

巴芙拉沉默一下,说道:“狼人与音符一样,属于不受控的灵力者,只要有钱,各大势力都能聘用。他从小生长在狼妖窝里,自悟出狼毫力量,你已是见识过这类力量了。”

白千道说道:“还不错,但没我强。”

巴芙拉疑惑问道:“很奇怪,你施出了段桂杰的那个力量?”

“咳咳,那什么,我是妖孽天才,这就学会了,怎么样,比段桂杰还厉害吧?”

巴芙拉的香体离开他,收拾着碘伏,说道:“我没法了解你……你很疲乏,上楼去睡一觉吧!”

白千道消耗了那么多灵气,确实精气神大丧,满面疲倦,站起身说道:“那我去睡了!”

巴芙拉的面上一直浮着淡淡红晕,嗯了一声,看他走出去,有些发呆地站一会。

她知晓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虽然恼恨另一个性格的她所为,却是以这个性格面对他,只有羞涩,生不出怒意,有些迷茫。

白千道回去后,吁了口气,还好不象奔放的她所说,会找自己算账,这让他一直提着的心落下来。

脱去衣服,就躺床上睡了,他需要全面恢复。

不知过了多久,他在睡梦中感到了兴奋感,猛地惊醒,身上正趴伏着一具软软躯体……

“巴芙拉……”白千道方唤出口,就被堵住了嘴。

好吧!她又化为小骚·女,再次被她强上,是真会抓住机会啊!

巴芙拉颇为虚弱,却是看着白千道额头上的大包,一直在笑。

“别笑了,我告诉你,别再来我这里,快出去……”白千道很是无奈地驱赶她。

巴芙拉亲他的额头一下,这才下床,站立不稳地穿睡衣,说道:“厨房里有妈妈给你留的晚餐,你可以热一热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