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玉枝皇后传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分隔两地(4)
 
李瑞看向玉栀:“姨娘,我们要不要派人去白宅贺喜?”

玉栀闻言,脸上的红晕却渐渐消散了,单手支颐倚着黄花梨木小炕桌坐着,片刻后道:“先不要去,看他们的反应吧!”

她的爹娘自私之极,一向觉得她的付出都是应该的,从来不觉得哥哥高中跟她有什么关系,怕是要阻拦她哥哥派人来报喜。

而若是白玉明听了爹娘的话不来报喜,那玉栀也看明白了她这个哥哥。

虽然能够理智地分析自己的爹娘哥哥,可是想到这些,玉栀心里依旧有些酸楚。

她是吃了那么多亏,才明白了自己在爹娘心里的地位!

李瑞见玉栀明明眼睛湿润了,可是脸上还带着笑,心里不由有些难过,答了声“是”。

他正要退下去,玉栀起身道:“我也去庭院里散散步去!”

玉栀想起前几日去散步,庭院南段的月季花圃已经含苞待放了,便向月季花圃方向缓缓走去。

李瑞默默陪着她。

寒林和叶灵跟在玉栀后面。

还没走到月季花圃,玉栀就隐隐约约听到一阵笛声。

走到月季花圃,笛声越来越清晰,似被晚风送了过来,同时带来阵阵沁人的月季花香。

玉栀在月季花圃前停了下来,刚要伸手去摘那朵雪白的月季花,忽然觉得腹部似被人从里面踢了一下,她一下子愣住了,小心翼翼地把手隔着衣服放在了腹部。

她的手刚贴到那里,便觉得那小小的脚又踹了过来。

李瑞见玉栀神情奇特,忙看了过去:“姨娘,你——”

玉栀伸出一根雪白的手指竖在唇边,轻轻“嘘”了一声。

李瑞和寒林叶灵都一声不吭,三双眼睛都盯着玉栀捂在大肚子上的手。

玉栀把双手覆在肚皮上,耳朵听着隔墙外书房院子里传来的笛声,眼睛看着月季花,鼻子闻着玫瑰花圃传来的花香,春日傍晚虽然犹有凉意,可是她的心却异常的安详宁静。

腹中孩儿的胎动,一下子牵动了她的心――这是她的林佳的骨肉啊,还有两个多月这孩子就要来到人世间了

这会是她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林佳之外最重要的人

李瑞见状,知道玉栀是在感受腹中的宝贝,心中也是欢喜,见玉栀只穿着件浅绿襦裙,怕她着凉,便柔声道:“太阳已经落山了,风也起来了,姨娘快回房吧!”

玉栀笑着答应了一声,沿着青砖小路往正房方向走去。

叶灵和寒林跟了上去。

李瑞立在那里目送玉栀离去,黑泠泠的眼睛里浮现出温柔之色——小公子快要出生了,以后玉栀的地位会稳固得多,即使大人娶了妻子回来,他也会站在玉栀这一边。

在不远处的亭子上,爱梅独自一人立在那里看着。

苍茫暮色中玉栀与寒林叶灵说笑着远去,她的背后李瑞背脊挺直立在那里,白罗锦袍十分贴身,腰间系着黑缎腰带,愈发显得身材颀长玉树临风。

爱梅在晚风中无声冷笑。

凭什么玉栀自己当了姨娘,却抽掉梯子,根本不让她们接近大人?

大人是大家的大人,不是她玉栀一个人的!

天刚黑透,爱梅趁着去大厨房取饭,悄悄去了暗香院。

她知道王爷如今在正房里,因此不敢进去,而是让负责传话的小丫鬟叫了夏妈妈出来。

夏妈妈很快就出来了。

她原先是李太妃的心腹,李太妃去了之后,她和李王妃的亲信不对付,如今处于闲置状态,早闲得发慌。

听了爱梅的话,夏妈妈眼睛一亮:“真的?”

爱梅点了点头,低声道:“那李瑞看玉栀的眼神就不同,若没有奸情才怪呢!”

夏妈妈想了想道:“我怎么听人说李瑞是宫里出来的太监啊!”

爱梅冷笑一声:“太监怎么了?”

她凑到夏妈妈耳边嘀咕了几句。

夏妈妈越听越欢喜——她被冷落了这么久,终于找到机会再去巴结王妃了!

她想了想,又和爱梅商议了几句,这才让爱梅离开了。

叶灵住在西厢房,见爱梅一去不回,便看了看正房明间的西洋金自鸣钟,暗自记在了心里。

一直过了半个时辰,爱梅这才提着食盒姗姗归迟。

叶灵见她回来,便迎了上去,开口就问:“爱梅,取个饭而已,你怎么去了一个时辰?”

爱梅乖巧道:“叶灵姐姐,我在路上遇到了管花园的喜妈妈,和喜妈妈说了会儿话,不提防时间过这么快!”

叶灵定定看了她一眼,转头就去问管花园的喜妈妈去了。

因喜妈妈承认与爱梅谈了好一阵子,叶灵这才罢休。

夜深了,玉栀拿着苏轼词集倚在明间罗汉床上,正曼声给腹中孩儿读苏轼词。

这还是她在前朝名相付玉成的笔记中看到的,付玉成的母亲怀着付玉成的时候,就是给付玉成读四书,结果付玉成五岁开蒙,八岁就考中了秀才。

寒林陪着玉栀坐着,一边就着枝型灯的光亮做针线,一边隔一会儿看看玉栀,觉得真是岁月静好。

叶灵识字,专心致志听着玉栀读词,默默背诵着。

叶碧针线活是最好的,自然在给快要出世的小公子或者小姑娘绣大红肚兜上的童儿戏莲。

玉栀刚读到“何妨吟啸且徐行”,外面便传来锦儿满是欢喜的声音:“姨娘,李管家带着白探花来了!”

闻言玉栀一喜,忙放下手中的词集,扶着寒林和叶灵站了起来。

锦儿掀开门帘,李瑞与白玉明走了进来。

白玉明一进来,就看到了起身迎接他的玉栀。

他今日应酬,饮了些酒,愈发显得肌肤百里透红,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亮晶晶的,与玉栀一模一样。

见玉栀肚子已经高高隆起,白玉明眼泪立刻涌了出来——玉栀今年才十八岁,他若是早些考中,早些赎出玉栀,玉栀便不用做人的妾室了!

一想到玉栀将来要给林佳的妻子站规矩,白玉明心里就更难过。

他暗自下了决心,若是将来玉栀被林佳嫡妻欺负,他一定要坚持赎了玉栀回家!

玉栀见哥哥眼泪汪汪立在那里看着自己,心里不由一阵酸楚,看向白玉明:“哥哥,真好!哥哥考中了,真好——”

她的眼泪也涌了出来。

李瑞见状,担心玉栀怀着孕不能多哭,忙请了白玉明坐下,又给寒林使了个眼色。

寒林忙低声道:“姨娘,先坐下说话!”

玉栀坐下之后,寒林又拿了洁净帕子给玉栀拭泪。

白玉明也有些不好意思,拭去眼泪,抬眼看向玉栀:“玉栀,我有一个月的假,我打算先把爹娘送回宛州老家。”

玉栀一听,就知道哥哥是怕爹娘又被人利用来坑她,便含着泪笑了,道:“我派人随着爹娘回宛州,在宛州侍候他们,让爹娘安安生生做老太爷老夫人!”

白玉明忙道:“玉栀,这些我来安排就行——”

玉栀嗔道:“你还是好好做你的翰林吧,爹娘的事我来安排!”

她不是不相信白玉明,而是怕白玉明手里无人,约束不了爹娘。

白玉明不再与玉栀争持了。

他如今要做的,就是好好做官,步步高升,好成为玉栀的靠山!

转眼间就到了五月底。

天气越来越热,屋子里也用上了冰,

玉栀白日懒得动,都是早晚凉快些的时候出去活动。

这日上午玉栀正在翻看李瑞刚送来的邸报,外面便传来一阵喧哗声。

玉栀一愣——她的规矩很大,一般是没人敢在她的院子里大声喧哗的。

她看了寒林一样:“去看看吧!”

寒林很快就满脸惊喜回来了,跟着她一起进来的是阿青。

几个月不见,阿青长高了,不过又黑又瘦,看着跟小黑炭似的。

一见阿青,玉栀的心跳就快了起来:“阿青,你回来了,阿佳他——”

想起林佳,她心里一阵酸涩,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了。

阿青拱手行了礼,满脸喜色道:“启禀姨娘,大帅已经班师回朝,如今正在城西杏花营军营安顿,待陛下降了旨便要回京了!”

玉栀闻言,心中欢喜之极,片刻后才觉得脸有些痒,一抹才发现原来自己流泪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