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离婚后,做起两界倒爷 > 113.郑途之死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留在三文县是会有一定的危险的,回去玄剑宗自然保险一些。

林山沉默着看了看工房里边忙碌的工人,又看了看林氏当铺中那些勤快的伙计,最后摇摇头道:“暂时不需要,那些妖魔应该不至于到县城里边来杀人。”

穆青道:“这个自然由你,三文县附近,盘踞着三波妖魔,分别是虎妖虎太岁,豹妖宝七郎还有一个是龟妖龟三爷,都是锻骨境的妖魔,并且在这个境界已经很多年了,不好对付,我想这也是令狐昌不敢翻脸的原因。”

“宗主来的时候交代我,如果你不愿意回去玄剑宗,那么我从今天开始就留在这里,帮你看顾这里的产业,宗主说,兵器的铸造不用停,如果官府不给钱,玄剑宗会先垫付给你。”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林山却听出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既然不是供给官府的,那供给谁?

林山不是傻子,看到林山的脸色后,穆青又接着道:“林山...高唐州就要乱了,宗主他没有这么大的野心,但是玄剑宗的基业,是一定想办法保全的,所以我们需要做一点准备。”

林山点点头道:“这个我自然是明白的。”

只是林山心中想的却是:“现在或许没有,但等高唐州真的大乱,那就说不好了...”

不过这种事情,看破不说破就是了。

就在此时,韩进突然急匆匆地跑向林山这边,穆青顿时闭嘴,韩进跑到林山面前,脸色有些不自然地道:“东家...郑越找您...”

林山下意识问道:“有新的猎物吗?”

之前林山已经将三文县几乎所有的猎户收编了,专门给他一个人打猎,产量是极为可观的,就靠着这个渠道,林山已经在刘烨的庄园厨房赚了将近两百万,当然,这是扣除掉一切成本之后的。

林山是给那些猎户发底薪的,但是让郑越盯着,也不能天天摸鱼。

韩进道:“是...有一头老虎。”

韩进的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林山皱眉道:“你想说什么,说就是了。”

韩进苦笑一声,最后道:“东家...是我听到的消息,郑越他儿子...死了...”

林山脑中一空,顿时想起了那个憨厚的少年。

他还记得那个少年叫做郑途,很实诚的一个人,每次见到自己,二话不说就是磕头。

郑途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救下的第一个人,也是他在这个时间建立的第一个联系,竟然死了?

林山心中涌现出一股难以言说的情绪。

“他是怎么死的?”

韩进低声道:“郑越没有说自己儿子的事情,我也是从其他猎人哪里听说的,三天前,郑途发现了一头老虎的踪迹,那时候因为妖魔害人的事情多了,所以猎人都不是很敢出去狩猎,可郑途就是要去抓那头老虎....”

说到这,韩进顿了顿,然后道:“那些猎人说,郑途临走的时候说恩公喜欢老虎,既然看到了,他就一定要给恩公打来。”

“这一去,就没有回来了...他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被吃的血肉模糊,那头老虎就死在边上。”

林山闭上双眼,拳头却不由自主地握紧了许多,他心中没来由地涌现出一股愤怒,这股情绪来的极为突兀,过了许久,林山才睁开双眼,表情已经平静下来,对韩进道:“先去见见郑越吧。”

“是!”

韩进点点头,一行人来到林氏当铺前边,依然是那辆板车,郑越带队,三个猎人,板车上边是一具老虎的尸体。

郑越的样子看上去像是苍老了二十岁,整个人没一点精气神,见林山现身,他连忙道:“恩公...这是刚刚打到的老虎...”

林山看了眼老虎,脑门上正中一箭,并无其他伤口,出手之人射术之精湛,臂力强劲已经是猎人中的佼佼者。

不知不觉,那个少年原来也成长为一个卓越的猎人,可他的人生已经戛然而止了。

林山缓缓点头。

而郑越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拱拱手道:“恩公,东西已经送到,我等告辞了...”

其他几个猎人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可是看到郑越没说话,他们也就没说话了。

郑越是说走就走,拉起板车便要离开。

这时林山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郑越浑身一震,艰难地转过身,林山走到板车前边,直视郑越的双眼。

眼中悲恸不知为何让林山想起了林家宝。

林山重复道:“为什么不告诉我郑途死了。”

郑越浑身一颤,面露悲痛之色:“我等是猎人,猎猛兽,也难免被猛兽所伤,这就是命...”

林山道:“但是你很清楚,郑途不是野兽杀的。”

几个同来的猎人脸上都露出愤慨之色。

郑越惨笑道:“既然官差说是猛兽杀的,那便只能是猛兽杀的。”

一句话,说尽了小人物的无奈。

林山看着对方,缓缓道:“你是觉得,我没法给你做主吗?”

在场众人听到这话,脸色都出现了变化,郑越更是骤然激动了起来...

这件事情他没有告诉林山,是不想给林山招惹麻烦,其实谁都知道,郑途是被妖魔杀死的,可是官府不认啊。

如果林山插手这事,不是打官府的脸吗,而且会惹到妖魔的。

郑越心中就是这么一个朴素的想法,不想给自己的恩人找事了,郑途...要怪也只能怪他命不好了。

场间寂静无声,穆青看着林山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在她心里,林山不是一个多事的人,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冷漠的。

但是对于自己在意的人,他就完全是另外一种状态了...

林山转身对韩进道:“韩进,备马,我要走一趟郑家村。”

林山没有说什么豪言壮语,极为冷静的两句话,却透露出一个意思。

这件事情,他管了...

韩进回过神,连忙道:“是东家,我这就去。”

看向林山的眼神中带上了一丝钦佩,相处也算是有些时间,他知道东家不是蠢人,管这件事情,会得罪官府,会得罪妖魔,唯一讨好的,是一个死人,和一个没什么势力的猎人。

这样东家似乎有些蠢。

可这样蠢的东家,谁不想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