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42章 有没有人说你挺卑鄙的
 
薄安安和顾双双在网络上的新闻热度依旧不减。

对于顾双双的基本上都是骂声,而对于薄安安则出现了两类声音,第一类是挺她的,第二类是贬她的。

也正是因为这两类声音一直在争论,导致她的人气热度只增不减。

“以前都不认识薄安安这个人,指不定这一次她大火起来之后,还能挤进一二线女明星行列呢。”

“我挺她,因为她这种长得好看,演技还在线的,贵圈真不多……”

“看了她演的戏,才明白什么叫一个眼神就演技炸裂……”

薄一心看到这些文章和评论,气得将手里的手机狠狠的摔到了床上。

她没想到她处心积虑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把薄安安搬下台,却不想一夜之间就让她给洗白了。

她不甘心!不甘心呐!

突然,她又趴到床上,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昨天你不是告诉我绝对不会出岔子吗?视频呢?我要你拍的那些视频呢?”

里头那头讨好的说:“我们的那些人在酒吧都已经抓到薄安安了,正准备拍视频的时候,不知道从哪冒出个男人把她给救了,那男人身手不凡,我的弟兄们可都受了伤呢,还差点进了局子。”

“男人?”薄一心眉头紧皱,“什么男人?”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弟兄们只说那个男人看起来气度不凡,身手更是了不得。薄小姐呀,这真的不能怪我们,现在我还得自己花钱为兄弟们疗伤呢……”

“没用的东西!”薄一心不想再听他废话,撂断了电话。

然后她这边刚把电话一挂,顾双双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顾双双在那边怒吼,“薄一心!这就是你告诉我,要彻底毁掉薄安安的计谋?那个贱人不仅洗白了自己,还在网上爆了那么多关于我的黑料。

我现在都不敢出门,因为只要一出门,就会有人指着我的脊梁骨骂!薄一心,你现在这个甩手掌柜当的可真好,如果你不想办法帮我,到时候我把你唆使我去酒吧的事都抖落出来,咱们同归于尽,谁也捞不着好处!”

薄一心将手机拿开一点,讥诮的笑了一声,“你出去说呀,你大可以在网络上发文,看网友信不信你的话。我唆使你?我只让你去酒吧闹,谁让你那么愚蠢,把自己家事都抖了出去。”

“你!”顾双双在那头气得直尖叫。

薄一心杏眸闪过一抹狠厉,“行了,咱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闹了内讧,只会便宜了薄安安那个贱人。

上次那个被薄安安打耳刮子的记者呢,你去找到她,然后让她在网上发文就说自己被薄安安打成脑震荡了,要追究她的法律责任。”

顾双双这次变精了,“你怎么不去找那记者?”

“去不去随你,反正现在被全网骂的人又不是我。”

说完,薄一心直接按断了电话。不管网上吵得有多凶,她这苍城第一名媛都不能被牵扯进去,她要看薄安安和顾双双,两败俱伤,到时候坐收渔翁之利。

薄安安接到消息的时候。她刚刚和纪时谦颠鸾倒凤了一番,两人都气喘吁吁的躺在别墅里的大床上。

纪时谦把别墅又交到她手上,告诉她要是再敢把房子卖了,就把她卖了。

林素发来消息,让她看新闻,说原先那个记者拿了医院的证明,表示自己被她那两巴掌甩得脑震荡了,要追究她的法律责任。

她刷新闻的时候,纪时谦也凑过来看了一眼,他大掌揉着她肩膀裸露的肌肤,嗤笑一声,“那网上的视频我也看到了,你那两巴掌确实打得够狠。”

薄安安寻了个舒适的姿势,窝在他的肩膀上,把手机一收,闭上眼睛,“可是我觉得远不到把人打到脑震荡的地步,这个沈清恶意报复。”

不一定是这个记者恶意报复,而是在她背后控操控她的那个人,想抓住一切的机会诋毁她。

“那你准备怎么办?”修长的指插入她栗色的发丝中,把玩着她柔软的长发。

“不怎么办,只能我亲自带着她去医院再重新检查一遍,如果真是脑震荡,那我赔偿。”她刚刚复出,如果只是一味的逃避,对她的名声不好,还不如坦荡的站出来承担责任。

纪时谦的长指绕着绕着便松了,他起身给勒森打电话,“去找到网上那个发文的记者,不管用什么方式,让那个记者立马把文章删除。”

薄安安眼一睁,伸手要去拿他的电话,却被大掌握住。

“并且也再重新找一些人,在微博上发文,文章的标题就叫……”他眯着狭长的眸看她一眼,“……《不要惹我薄安安,否则下一个脑震荡的就是你》,就这样吧。”

“你干什么?这事不需要你插手。”

薄安安要把手抽回来,纪时谦却不松,扔了手机之后,俯身在她的嘴上啄了一下。

暗哑着嗓音,“我要是非要插手呢。”

薄安安将脸转向一边,准备从床上起身,“随便你。”

纪时谦面色一沉,又把她拽回在床上,大手按在她脸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眼睫上,“我解了你的封杀令,除了一个二流品牌的代言,我不会给你任何资源,剩下的东西靠你自己争取。”

清亮的美眸看着他,红唇轻启,“求之不得。”

大手忍不住掐了一把她的脸颊,“狼心狗肺的东西。今天我留在这里。”

薄安安一愣,“不行,咱们说好了的。”

说好了,在他结婚之前,为还他救她一命命债,她可以陪睡,但是两人不要再有其他的交集,等他一完婚,两人立即分开。

忽然,细手被他抓住,按到他的胸口受伤的位置,手掌里凹凸不平的触觉,惊得她直想缩手,纪时谦却狠狠按着就是不松。

“胸口这一枪,你永远欠着我,我什么时候想睡你,你都得答应。我想留就留,你没有权利拒绝。”

薄安安咬牙,“有没有人说你挺卑鄙的。”

纪时谦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反正你不是第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