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62章 夜会神秘男人
 
次日,薄安安夜会神秘男人的新闻又登上了头条,表示两人先是在临市相拥缠绵,后又依依不舍的回了苍城。

最关键的是很多公司借着薄安安参加这次野外生存活动炒作,将这件事情大肆宣扬,甚至把矛头指向这次活动主办方。

质问主办方,明明这次的活动是为了表达人与自然的和谐,宣扬正能量,为什么要采用私生活这么乱的女艺人。

爆出新闻的时候,薄安安已经跟着经纪公司登上了飞机,手机关机,一点消息都没接到。

而盛霆集团内,纪时谦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一男一女紧紧相拥的姿势,额上的青筋渐渐暴起。

他在这给她挑选合适的资源,这女人可倒好,转身就去勾搭别的男人。

勒森在一旁看纪时谦脸色冷沉,上前,“boss,要不要联系薄小姐,询问一下是怎么回事?”

纪时谦长指将桌上的手机一滑,转身撑着额头,靠进了座椅里,“不必。”他闭着眼睛沉吟片刻,只能看到他起伏有些剧烈的胸膛,“你把这个男人查一下。”

查查他到底是什么来头,能让那女人甘心情愿投怀送抱,这可是他们认识三年以来,从未出现过的情况。

不过不管这个男人是谁,他都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

另一边薄安安毫不知情。一下飞机,导演和几个工作人员把他们丢在休息室里,脸色严肃的去了另外一间休息间。

刘向轩和许安本来就认识,而秦子姗跟墨莎莎又很是聊得来,只剩薄安安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手机早就在上飞机的时候就被收走了,无言的待着。

她知道就原先的那些传闻,一定会让这些身居娱乐圈上层的艺人们对她有意见,

过了一会儿,那个叫秦子姗的女艺人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看薄安安的眼神又变了几遭。

她坐到墨莎莎的身边,“唉,某些人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混进来的,现在竟然又出了丑闻,还耽误我们的行程。”

薄安安本来坐在沙发里假寐,闻言,倏地睁开了眼,琥珀色的眸子看向秦子姗,后者抱着胳膊,“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她这样一呛声,休室里的另外两个男士也止住了说话声,向她们这边看了过来。

墨莎莎人老实一些,拉了拉秦子姗的胳膊,“子姗,你什么意思啊?”

秦子姗微抬着下巴,她本就看不起这半路插进来的十八线女艺人,“我刚刚经过导演休息室的时候,导演们正在商量要不要撤掉这个……”她故意抬手指了一下薄安安,语气轻浮,“你叫什么名字?”

薄安安拧眉。

导演为什么突然要撤掉她?

她薄唇微动,“薄安安。”

“对,薄安安。因为她昨天又被拍到跟陌生男人私会,”秦子姗扭头对其他人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这个薄安安的名号,她完全就是靠没完没了的丑闻火起来的。”说着,她拍了拍墨莎莎的手背,“莎莎,你听说过她吗?”

墨莎莎有些尴尬,点头,“听说过。”

“这次都要上综艺节目了,竟然还不知道收敛,前一天晚上还跟男人出去幽会……”

薄安安猫眸猛地一敛,声音凌厉几分,“你说什么?什么跟男人幽会?”

秦子姗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你自己干的好事,还要来问我吗。接下来若是行程有耽误,你自己滚回去。”

听着她的话,薄安安神情渐渐冷了下来。

昨晚跟薄一恒在一起的时候竟然被偷拍了?可是除了那次在金夏会所之外,平日里根本没有狗仔跟拍她,因为她的热点早就下去了。

这一次怎么会这么巧,赶上薄一恒回来的时间……

不!不是巧合,压根就是有人刻意而为之。

薄一恒刚从国外回来,根本不可能知道她在临市,若不是有人告诉他,他怎么会这么恰巧拦住了她。

薄安安搭在腿上的拳头慢慢攥紧,琥珀色的瞳仁紧了又紧,看来薄一心还是不肯消停。

“喂!你听见没有?”秦子姗见她半天不说话,不悦的加重语调。

就在这时,隔壁休息间的导演进来了,他搓了搓手,“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大家今天就先在这边的休息室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就带你们上山。”

薄安安微愣,抬眸看着站在门边的导演,后者的视线也往她身边飘了飘,最终飘走。

秦子姗抱着胳膊的手一松,就要站起来,她原想直接问,但是忍了忍,“导演,我们五个一起吗?”

言下之意,要带薄安安吗?

导演点头,“这是当然,原本签约的就是你们五个艺人。”

“可是……”秦子姗有些不甘心。

导演却不给她开口的机会,“还有件事要同大家说一下。我们这次拍摄为了让节目看起来更加真实,会选择一边拍摄一边直播,大家今天就好好想想,做好准备吧。”

“一边拍摄一边直播?山里有网吗?”墨莎莎弱弱的说了一句。

导演也有些为难的拿笔挠了挠额头,“这个条件是制片人提出的,不会一整天直播,但是一天会选择某个时间段直播一小时,网络的事我们会解决,还有什么问题吗?”

导演依次看向秦子姗、墨莎莎、许安、刘向轩,他们几个都摇了摇头,最后落到薄安安脸上,眼神稍复杂了几分,他问:“有问题吗?”

薄安安摇头,“没有。”

“那行。”导演把手里的笔一收,“这次跟我们同行的制片人,也坐飞机从国外赶回来了。”说着,他仰头对外面喊了声,“马制片!”

薄安安心里咯噔一下,很快又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哪有那么巧的事。

然而接下来走进来的那个人,却让她失望了。果然是上次在京都名府骚扰她的马本年。

他一进来,视线就准确的落到薄安安身上,挑衅似的勾唇一笑,“我是这次节目的制片,希望大家接下来的时间都能听从我的安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