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73章 他是不是变了
 
看着勒森跌跌撞撞跑出去的身影,纪时谦抬手按了按额角,只觉得脑仁儿生生的疼。

勒森跟他从小一起长大,既可以说是他的心腹,又可以说是他的兄弟。虽然勒森一直是他的手下,但是他从没对勒森说过像今天这般的狠话。

他是不是变了?

察觉到这点,纪时谦心里一惊,微掀眼帘,就见小女人乖巧的坐在沙发上,侧脸线条舒畅柔和,小鼻子翘翘的,眼睫毛又浓又卷的伸出,因为没化妆,嘴巴也是粉嘟嘟的,看起来格外清纯可爱。

他心口有些软又有些痒,起身走了过去,坐到她身边,手很自然的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然而他刚一碰到那瘦瘦的肩膀,某人就耸着肩,抵抗他的触碰。

她不动还好,她一动,纪时谦反而压得更紧了,甚至另一只手也圈了过来,直接将她抱住。

“你放手!你个流氓!”薄安安反抗的还挺激烈,皱着巴掌大的小脸,身体不停的后仰。

纪时谦索性随了她的意,直接将她推倒在沙发上,压着她的身躯,手指肆无忌惮的伸到她的衣服里,触到那柔软,就是狠狠一捏,薄安安疼得要张口咬他,却都被他灵巧的避开了。

薄安安的力气不小,纪时谦也微喘着气,磨着牙,“摸你肩膀就流氓了?以前睡你的时候也没见你骂我流氓啊?”

“你!”薄安安小脸浮上两朵红霞。

纪时谦看得心里直痒,低头就吻住了那粉红的唇瓣。薄安安下口狠咬,纪时谦吃痛也不肯放开她。她越是反抗,他越吻得犹如狂风暴雨一般,她渐渐没了力气,他反而柔和下来,对着那两片柔软辗转研磨。

直到两人肺里的空气都快要抽空,纪时谦才放开她,薄安安脸红的不像话,瞪着他的眼神也软了许多,像隐隐的含了层水,看起来格外的惹人怜爱。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渍,那模样格外的妖治,引人犯罪。大掌伸出,摸上她毛茸茸的头顶,揉了揉,微喘着粗气,“下次可别吓这么狠口去咬了,咬坏了,你可就少很多乐趣了。”

薄安安听完,眼神先是有些懵懂,而后脸颊上的红云直接蔓延到耳朵上。

纪时谦勾唇笑了,“看来你还是能听懂的嘛。”

说着,又要伸手去揉她的头发,却被薄安安嫌弃的避开,打开他的手。

看她这模样,他心情忽然好的不得了,简直要飞起。不过这好心情没持续几秒,就被薄安安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给破坏了。

一阵手机铃声响,薄安安看了眼茶几上手机屏幕显示的来电。

薄一恒。

这个电话号码自从他出国之后就没再用过了,薄安安也就没删,却不曾想,他竟然也没换,而且还在这个时候,打了通电话过来。

她刚伸手要去拿手机,一只大手就快她一步把茶几上的手机拿到了手里。

她一愣,飞速看过去,就见纪时谦的脸色比原先沉了几分,他微冷的眼神扫了眼屏幕上的那三个字,又转眸看她,“你还记得薄一恒?”

虽然知道她只是失忆了这三年,但是他心里仍旧不甘心。

薄安安没好气的出声,“当然记得,他是我哥哥。”

“哥哥是吗?”纪时谦眼神又落回到手机上,指尖状似无意的点了挂断键。

凭什么单单就忘了他,却还记得别的男人。

“你!”薄安安扑上来要抢,纪时谦要快她一步的将手机塞到身下。

纪时谦双手环胸,目光倨傲清冷,黑眸显得格外幽深,盯着身边的小女人。

薄安安气鼓鼓的,嘴唇动了动,都还没说话,纪时谦身下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给我!”薄安安朝他伸手。

纪时谦眼神笔直的盯着她,大手摸到自己的腰后直接将手机关了机,而后站起身来,黑色的手机在他手里转了个圈,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薄安安刚站起来想要去抓,他却却已经流利的将手机一握,塞进了裤兜里。

转身,侧眸,不顾身后女人愤怒的小表情,嗓音清淡的说:“如果你不想换手机的话,最好就乖乖的待在这里,我觉得时间到了,自然把手机还给你。”

说完,迈着长腿上楼。

薄安安捏捏拳头,愤愤然的坐回了沙发上,她琥珀色的眸盯着茶几,眸色有些沉。

而另一边,薄一恒接连打了两个电话,再打第三个电话的时候,却发现手机已经关机了。

他转身对身后的薄一心说:“她关机了。”

薄一心眼底一抹阴鹜一闪而过,很快消失不见,随即她又露出一贯人畜无害的笑容,“哥,我看安安应该是没事,谁知道那个人发给我的短信是真是假呢。”

薄一恒还是有些不放心,“可是安安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还直接关机?”

难道薄安安真的将他们曾经的情谊都忘得干干净净了吗?

“哥,你没看到网络上现在的情况吗,安安估计这次参加活动受了伤,现在还在调养呢,你要找她机会多的是,不必非纠结在这一时。倒是你自己,广大网友都把你一半的资料抖落出去了,你现在有什么打算,要不要搬回来跟我们一起住?”

“不了,暂时我还不想公开自己的身份,免得之后进了公司,让人觉得我是靠走后门进去的。”薄一恒又看了眼那熟悉的号码,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

薄一心笑,“行了,我知道了,爸妈都在下面等着你吃饭呢,咱们下去吧。”

饭桌上,陆贞时不时夹块肉放到薄一恒的碗里,“一恒啊,回国这两天还住得惯吗?”

“谢谢妈,除了第一天时差倒不过来之外,其他都很好。”

陆贞点点头微笑。她对自己这个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儿子,甚是满意,毕竟他从小就很争气,是薄家这一代子孙里最出色的。

同样满意还有薄启明。

“一恒,你在国外呆了这么多年,也辛苦你了。你现在做的本职是服装设计?”

薄一恒立马放下手里的筷子,恭敬的答:“是,爸。”

薄启明笑得老眼眯了眯,“有没有兴趣回来管理薄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