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123章 睡完就想走人吗
 
再看床上那抹落红,薄一恒淡色的瞳仁骤然紧缩,下颚绷得紧紧的,半响才松了些。

他动了动腿,一步一步的慢慢走到了她跟前,蹲在了她身边,想把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可是看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又缩回了手。

他把声音放得轻柔,“一心,你说吧,你现在想怎么办?”

薄一心也渐渐平复下来,只是眼里还时不时有泪水滑下。她面上一副柔弱惊慌的模样,其实心里只有愤愤的不甘心。

自己保留了这么久的第一次,是想留给纪时谦的,却不想这么阴差阳错的竟然给了薄一恒,她这个……名义上的哥哥。

比起难过,她更多的是不甘。

她抽了抽鼻子,咬着下唇摇了摇头,抬眸泪光点点的看着他,“哥,咱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吧,很快我就要跟时谦结婚了……”

薄一恒了然,他当然也没有想对薄一心负责的想法,他点点头,宽慰道:“好,你放心,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吧。你把衣服换上,咱们回家。”

昨晚的事,还不知道会给薄家带来了多大负面的影响。

看薄一恒进了浴室,并且带上了浴室的门,薄一心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忍着身体的痛楚,把衣服一件一件的从地上捡起穿上。

就在昨天晚上她还在为自己的落红窃喜,可是今天看到床单上那抹红色,她气得眼睛发红,愤怒的将捡起的衣服摔到了床上。

昨天的事发生的太突然,她都来不及反应,现在细想,这分明就是薄安安的阴谋。先是故意引她到金夏会所,然后拍下照片,留下证据,只为了在昨夜让她在所有人面前丢进颜面!

她死死地咬着后槽牙,一双杏眸里发出怨毒的光来。

她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翻出手机看短信。不看还好,一看她恨不得切了自己的手。

她竟然把发给薄一恒和纪时谦的短信弄反了,一定是昨晚发生的事情太多,她脑子太乱。

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薄安安!贱人!都怪她,若不是薄安安,她既不会丢脸,也不会失身。现在可能已经躺在纪时谦的怀里,商量结婚的事了。

今天她受的屈辱,她一定要薄安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解气。

薄一恒原本准备带着薄一心从正门走,这却发现酒店的门外还是蹲守了不少记者,便叫了服务员从后门离开。

刚到薄家就听到了薄启明和陆贞的争吵声。

“都是你惯的!你看看一心那孩子在外面都说了什么话?现在我都没脸出门见人了。”

“孩子又不是我一个人惯的!要怪就怪你非要找个小三,还生个野种天天刺激她,所以一心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集团的股票已经大跌,好几家合作商都打来电话说不合作了,你怎么还抓着这么点陈芝麻烂谷子不放?”

两人争吵得厉害,忽然看到薄一恒跟薄一心一起回来,顿时都停了下来,尤其是陆贞她神情古怪的朝他们看了两眼。

薄启明见薄一心回来,眉宇间虽有不悦,但是心里还是担心的,“怎么到现在才回来?昨晚你去哪里了?”

陆贞心里清楚的,只拉过薄一心的手,低声问:“事妥了?”

薄一心微一怔,自然是不敢实话实说,只点点头。

陆贞松了口气。

又是一阵手机铃声,薄启明不耐烦的接了起来,说了两句又挂断了,拿起外套要往外面走,“好几个投资商都说要撤资,这片的漏洞还不知道要怎么补,我先去公司了。”

“爸,如果公司事务忙的话,我可以去帮你。”薄一恒突然出声,声音依旧温温润润。

薄启明顿住脚步,回头看他,见薄一恒神色认真,略一沉吟,点头,“那就跟我一起去公司吧。”

“好的,爸。”

临走之前,薄一恒还转过身来,跟陆贞打招呼,“妈,我走了。”

颔首,转身,大步跟上薄父。

在场的人都不知道,他这一步跨出去,便是拿下薄氏集团经营权的第一步。

薄一恒一走,陆贞便着急的开口,“你怎么会跟一恒一起回来?时谦呢?不应该他把你送回来吗?”

薄一心怕陆贞看出来,便伸手推了一下陆贞,“妈,你怎么就关注时谦啊,今天周一他自然要回公司工作。我现在身子还疼着呢……”

“我的宝贝女儿妈妈,这都是为了你好。有了这第一步,你离纪家少奶奶的位子就不远了。”

“知道了。”薄一心笑了笑,可是一转身脸上的笑就尽数消失。

她要赶紧打电话给纪时谦,然而打了几遍,那边都是关机……

提夫尼酒店,5020房间内,薄安安先于纪时谦醒了过来。因为两人昨晚纵欲过度,薄安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十点。

她侧眸一看身旁的人,又只是露出黑色的短发,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将被子掀开,可是一看到那张俊朗的脸,想到昨晚的种种,她又气得把他的脸蒙上。

薄安安动了动身子,又像是被机器碾压过了一般,疼得她又躺了回去。

种马!畜生!

她在心里骂了两句之后,又无力起来。说好了要彻底断掉,怎么又滚到床上了呢?

虽说昨晚的情况特殊,可是她不想这样。心里难受又别扭,压抑又烦闷。

纠缠不休没完没了,从来都不是薄安安的个性。

所以,趁着男人还没醒过来,她决定起身下床,还是偷偷溜走吧,就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

然而她刚一起身,手腕就被人攥住。

“睡完了就想走人?”

一转头,就对上纪时谦黑亮的眸子,那眸子锐利清冷,丝毫没有正常人刚刚醒来的茫然。

心下颤抖两秒,稳住心神,她抬起另一只的手,欲要掰开纪时谦钳在自己手腕上的那只大手,“纪先生,你就当这是一场梦吧。”

“梦?薄安安,你以为你还能跑得掉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