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126章 再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林素把薄安安护送到机场,临走之前不放心的帮她压低了一下帽檐,又把她口罩往上拉了拉。

薄安安打开她的手,“行了,这样子根本就不会有人认出来的,你放心回去吧。”

林素这才收手,把两手插进口袋里,眉头微拧,还是有些不放心,“等你到了那边给我打通电话,我已经把侦探的号码存到了你手机里面,等到了镇上你就给他打电话。”

若不是林素的父亲突然打电话回来说她母亲在家摔伤了腿,她这一次肯定是陪薄安安一起的。

抬手拍了拍面前这个亦师亦友的经纪人,薄安安心里其实挺感慨的。这个世界上真正一心一意对她好的人,恐怕就只有林素了,连她母亲苏媚向来更宠爱薄锦辰。

眨了眨眼睛,眨干了眼里的水雾,“嗯,你跟公司知会一声,就赶紧回去吧,记得之后跟我说伯母的情况。”

两人依依不舍的准备分别,林素忽然想起什么,“安安,你是真的不准备回通电话给大boss吗?”

薄安安刚刚还微微扬起的嘴角,平了下来。

林素立马就看懂了,摆手,“行了行了,不管你们。路上注意安全。”

侦探发来的地址是Z省一个极其偏远的小山村,地图上都找不到的那种。

她问过侦探佳佳是不是被拐卖,后者表示被拐卖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他一路查过来,并没有追踪到犯罪团伙。

而且他表示据他观察,佳佳的精神状态一直很好,跟她现在所在的那家人关系非常融洽。这也是他奇怪的地方,所以他让薄安安做好心理准备。

广播开始提示乘客登机,薄安安刚站起身来,拉起行李箱,往登机口走,身后就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

她还没来得及回头,手里的箱子被人夺走,紧接着她细白的手腕被人钳住,整个人被一股大力牵制着往回带。

一阵熟悉的海藻气息迎面扑来,低沉愠怒的声音从头顶落下,“薄安安,你要往哪里跑?”

手腕被捏得生疼,她眉心紧拧,抬头望去,就对上男人深邃犀利的眸。

纪时谦!他怎么会在这里?

视线往后移,才发现他身后还站了好几个保镖。

“纪时谦你干什么?”

“走!跟我回去!”纪时谦二话不说,拽着她的手腕,就要往机场外走。

若不是他及时打了个电话给她,若不是他让勒森迅速的查到了她的航班。这个女人真打算从他眼皮子底下逃跑吗?

就因为不想给他生孩子?

忽然,他感觉手臂一沉,扭头望下去,薄安安忽然蹲在了地上,仰头怒视他,“纪时谦!你到底发什么……啊!”

她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打横抱了起来,纪时谦冷着一张冰封脸,对旁边的人吩咐,“把箱子拿上。”

“是。”

薄安安这下是真的崩溃了。广播催促登机声音响起,她拼命的扭动着身子,然而纪时谦的两只大手就跟老虎钳似的紧紧的掐在她身上。

脑子快速的过滤了一圈他刚刚说的话,盯着男人刚毅紧绷的下颚,她急急的开口,“你听我说……”

“闭嘴!”

纪时谦冷冷的打断她。

想跑?想从他的身边逃离?门都没有!

广播再一次响起,薄安安简直要急哭了。

一咬牙一狠心,抱住他脖子的两手,狠狠的往手上的皮肤掐了下去,小嘴也不含糊张开,狠狠的在他的下颚上咬了一口。

纪时谦痛得闷哼了一声,停住了脚步,黑眸阴风般地扫过来,闷哼的嗓音席卷着怒火,“薄安安!”

“纪时谦!”薄安安也毫不示弱的吼了回去,“你到底发什么疯?能不能听我说句话?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逃跑了?我刚刚才接到《梧桐树》这么好的剧本,我现在跑,我工作不要啦?而且就算我要跑,我也跑去国外,而不是去什么穷乡僻壤。”

四目相对,两人都微微喘着气,一个黑眸锐利如冰封,一个琥珀色的眸清冷如傲雪。

半响,还是薄安安动了动腿,“放我下来。”

“不管是穷乡僻壤还是国外,你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纪时谦冷冷的抛下这句话,才把薄安安放了下来。

“说!你到底要去哪儿?去干什么?”

听着纪时谦这犹如质问犯人般的语气,薄安安心里也窝火,但是以防他再做出什么过激的行动,她只好说了一半的实话。

“几年前我认了一个干妹妹,我们感情很好。后来她无缘无故的失踪了,很有可能她当初是被人拐卖了,现在我终于有了她的线索,这一次我想去乡下把她接回来。”

锐利如刀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似是在考量她话里的真假,半响才哼出一声,“就这样?”

薄安安:“……嗯,就这样。”

广播第三次通知。

薄安安不准备在这跟纪时谦耗了,她走到旁边那个保镖面前,用力把自己的行李箱拽了回来,转身去纪时谦说:“纪大少您这么忙,还是赶紧回去吧。我要登机了,回见。”

然而她刚一转身,一道高大的阴影就闪在她身边,“我跟你一起。”

随后某人压根不顾她的反应,直接拉过她的行李箱,半搂着她,往登机口走。

其实他早就让勒森准备好了机票,为了以防万一,他没及时赶来机场,赌下薄安安。

来的一路,他都是又急又怒,可是自从听了这女人说不是逃跑,他肚里的那股气也就消了。

只要不跑就行。

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挺窝囊的。他什么时候追着女人追到过机场?不过今天要是这女人真的就从他眼皮子底下溜了,他估计会气疯,然后动用所有的力量,挖地三尺也要把她揪出来。

以前他妈的不想承认,但是现在不得不承认,他就是挺离不开这女人的,从他在提夫尼酒店确认了三年前那个女人也是她的时候,他虽觉得恼怒,可是又有一丝庆幸。

这女人三番四次的撩拨他,搞得他上瘾了,现在又想跑?门都没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