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150章 谁离不开谁还不一定呢
 
“想必你也知道我做的那些事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捏死你,犹如捏死蚂蚁那般容易,你可以待在我儿子身边,甚至给他生孩子。”纪母嗓音很低很淡,没有任何起伏的,说完了这一番话。

薄安安和林素两个人听完之后都是微微瞠目。

然而纪母的话还没完,她微一抬眸,狭长的凤眸渗出寒意来,“不过……即便你给纪家生了儿子,你也永远只能是小三,做不了正宫太太。孩子我们纪家会抚养,但是你不会被纪家承认。你也休想在我眼皮子底下翻出浪来。”

听完了纪母这一番快毁人三观的话,薄安安脸色微沉,却是半响都没有言语,倒是旁边的林素捂着简单包扎过的手,气得忍不住了。

“开什么玩笑,我们安安才不稀罕呢。不知道有多少豪门贵族的公子哥排着队等着娶我们安安呢。”

纪母闻言挑眉,一侧的唇角微挑,讥讽之意溢于言表,“是吗?那希望薄小姐不至于离不开我家时谦。”

薄安安还是没说话,只是端起面前的咖啡,轻轻地抿了一口,随即慢慢站起身来,俯视着对面的纪母,语气平稳又透着隐隐的自信,“纪夫人,谁离不开谁还不一定呢,若是时谦真的听您的话,您若真的能拿得住他,又何必来为难我?

有这个时间在我面前说教,不如您好好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做过什么对不起您儿子的事情,才导致您现在完全管不住他。”

说完,薄安安施施然的点头转身,也拿出了该有的礼仪和气度,拉过林素转身便准备走。

然而她们还没走两步,纪母突然在背后厉声喝道:“站住!”

薄安安脚步微顿,回过头去,发现纪母的脸色不再像之前那般平静了,仿佛在隐忍什么,她抬眸目光如刀,“时谦,都跟你说什么了?”

微微一愣,红唇缓缓勾起,语调轻扬,“纪夫人,这话您还是去问时谦吧。”

语毕,薄安安便带着林素离开了咖啡馆,打车去了医院。

坐在出租车上,林素忍不住问薄安安,“大boss真的跟你说什么了吗?”

纪时谦自然是没跟她说过什么的,不过是她心里有些隐隐的猜测罢了。

她刚想张口回答林素的话,可是一看后者那只血淋淋的手,登时脸一虎,“我还没问你呢,你到底什么情况?这么多天不接电话,不回信息,跟在那个女人身后,到底是为了什么?”

林素立马将脑袋垂了下去,支支吾吾了半响,才慢慢的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薄安安,不过把林父的事做了简化。她也不想让薄安安听到那些说她不祥的话。

薄安安听完心里虽然很生气,但是也很自责,林素不过是受她的牵连,白白的受了这么多天的气。

“姐,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林素却摆手,“不是你的原因,是那些阿猫阿狗没事找事!”说着,她的情绪又低落下去,现在不仅得罪了奇森夫人,还打伤了她,奇森先生不追究责任就不错了,一定不会再愿意为她父亲做手术。

不过如果这一切原先只不过是纪母的一个圈套,那么医生的话也不一定真实了。

只是,现在她父亲要做手术的事,却是当务之急。

纪时谦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不过事发后两个小时。

自从安导的事情之后,纪时谦虽然因为公司这边的事务忙得不可开交,但是他也没忘了提防纪母。为了以防纪母再使坏,纪时谦在她身边安插了眼线。

所以今天下午事出之后,纪时谦就得到了消息。

看着手机里那人发过来的视频,纪时谦看着自家小女人打人的样子,又是觉得新奇,又是担心又是心疼。可是看到纪母出来的时候,纪时谦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之后,想到他家女人现在可能还在苍城,立马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却是关机状态。

完了,怕是要因为他母亲的事迁怒于他了。

纪时谦忍了忍,决定还是先办事,先帮他女人报仇,等把仇报了,事都办妥了,才有脸去见那小女人。

想着,他按着额头上因为烦躁微微凸起的青筋,对着一旁的勒森吩咐道:“去把席竹给我绑过来。”

勒森狠狠一怔,“总裁,那可是老夫人最得力的助手之一啊……”

纪母年轻的时候便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强人,而大老板的身后,通常都有一些得力的助手。席竹和席兰年纪轻轻的时候,便跟在了继母的身后,身份地位与纪家人无异。甚至很多纪家的小辈,看到她们都要喊一声尊称。

现在纪时谦说要绑人……

纪时谦却只是冷一抬眸,“我不仅仅要把她绑过来,还要让她从苍城消失。”

另一边纪母回到家之后,看着空荡荡的纪家别墅,心里竟然涌起了几丝落寞。

虽然从她回来之后,在她的逼迫之下,纪时谦偶尔也会回别墅住一两晚,但是他通常早出晚归,两人碰不上面。更多的时候纪时谦是住在公司里或者外面的私人公寓。

佣人见她回来,毕恭毕敬的汇报,“夫人,今天少爷让人从家里拿了几件冬日的衣物离开,估计最近都不会再回来了。”

纪母上楼的脚步微顿,好半天才开口,“知道了。”

她有些空落落的上了楼,进了纪时谦的卧室,看着他的床铺、书柜、纪母心里的空落感更甚。

突然她的目光定在了办公桌上的一个相框上,神情陡然一变,快步走了过去,将那个相框拿了起来。看着里面一男一女笑得天真无邪的少年少女,她拇指贴在照片墙那个女孩子的脸上,狠狠的用力按了按,像是想将这个少女抹去一般。

不过她没按两下,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回神接过一看,见自己的助手席兰打过来的,按了接通。

那头的席兰却没了平日里一贯沉稳的声音,而是慌乱的开口,“夫人,席竹她被人绑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