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277章 商场如战场
 
宫仁被这一眼看的心神不宁,但还是强行站立住。

“宫先生真是好口才啊,白的能说成黑的,黑的也能说成白的,不过事实真相如何,我们心知肚明!”

他当然口才好了,冤枉自己的时候,和朱秋彤一唱一和的,硬是给自己扣了个大帽子!

说完,薄安安不再看身后的众人,在几名保镖的护卫下,揽着葛兮之的腰一步一步向外走去,这时,门口急冲冲的走进来一个人,是葛兮雅。

她面色焦急,看着薄安安吃力地行走,赶紧两步走上前去分担了葛兮之一半的重量。

两人走了几步,葛兮雅脚步却突然停了下来,薄安安不解的看着她。

“麻烦你支撑一下,我还有两句话要说给宫仁听。”葛兮雅将人丢给薄安安,自己转身向舞台的方向走去。

宫仁眼尾一挑,莫名有不好的预感袭来。

“宫仁,我葛家自认为这些年待宫家不错,这十年来,我们葛家扶持宫家是为着什么,你心知肚明,无非是因为你得到了我妹妹的一颗心而已。”

“兮雅,你可别胡说,我知道大家都认为宫家是受了葛家的恩惠,可商场上,牵扯的东西太多了,为何不说宫家是葛家最好的选择对象呢?”

宫仁十分讨厌葛家这副施恩的模样,仿佛他受了多大恩惠似的!

现在的宫家早已经不需要葛家的扶持了!

葛兮雅蓦地大笑起来,笑声停下,她盯着宫仁,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那你宫家为何没有好的公司选择合作?除了我葛家,我们葛家在宫家风雨飘零的时候选择了帮衬一把,这一帮,就帮了十年,就算是只狗,想必也养熟了,可很不幸的是,我们葛家养了一只狼,一只白眼狼,哦,不对,是一窝白眼狼!”

宫仁脸色一黑,额头青筋乱跳,腮帮子咬的紧紧的,“胡说也要分地方,你别欺人太甚!”

葛兮雅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身后的朱秋彤,“宫仁,你不会以为葛家全是傻子吧?所以这么些年才会巴心巴肝的为你宫家服务?你想的太简单了,正如你所说,宫家和葛家联系太久,牵扯的方方面面太多了,商场如战场,葛家比你宫家要懂得多。”

“你什么意思?”宫仁猛地站了起来,手握成了拳头砸在桌面上。

葛兮雅嘲讽一笑,“你当你和兮之的婚约如狗屁,可你的父亲可不这样认为,你怎么不想想,你父亲为何执意要你履行和兮之的婚约?”

“商场如战场,这句话我同样送给你!”说完,葛兮雅转身就走。

来到薄安安身边,和她一道把葛兮之带走了。

葛兮之被葛兮雅刚刚一番话震惊在了原地,没想到火力全开的兮雅姐气场这么强大啊……

很快,几人就来到了地下停车场,将失魂落魄的葛兮之送进了车厢里,两人都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今天谢谢你了。”葛兮雅真诚的道谢。

“没事没事儿,反正宫仁也是我的对手,看他难堪我当然乐意来了,只是兮之姐她……”说完她担忧的看了看座位上的葛兮之。

葛兮雅也跟着视线看了看车里的妹妹,神情凝重,“你放心吧,我会好生照看她的,别担心了。”

“那好吧,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

“你现在去哪里?需不需要我送你一程?”

薄安安连连摆手,看了看身边的林素和尹冉,笑着回道:“不用不用了,我和经纪人一路过来的,她会送我回去。”

“那就好,那我先回去了。”

“好,兮雅姐,路上注意安全。”

两人寒暄了几句,葛兮雅就心事重重的开车离开了。

薄安安回头,冷不丁被眼前几道黑墙吓住了,这几个保镖任务已经完成了还不走?难不成等着自己发小费?

“今天那个谢谢各位了。”想了想,薄安安还是感谢地说道。

要不是他们,指不定自己在现场怎么出丑呢?这个时候她就很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事先找纪时谦要了帮手。

“不客气。”领头一人冷冰冰的开口说道。

薄安安一看,发现这人就是帮自己赶走保安的那一个,刚刚在宴会厅里还没发现,这人虽然又高又壮,但却长了一张娃娃脸,看起来秀气的很。

“你们放心,我一定跟你们老板还好夸奖你们一番,不过现在事情已经结束了,你们大家回去吧。”

几人身形未动,薄安安狐疑地看向他们。

领头的人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让开半幅身体,薄安安跟着看过气,却见一辆低调奢华的车停在角落。

“boss在车里等你。”说完自觉的带着几个人离开了。

薄安安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说的boss正是纪时谦。

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心里甜丝丝的,好似蜜一般的甜。

“好了,别端着了,人就在那边,我就不送你了,尹冉我也会安全送到家的,去吧。”林素对着她挤眉弄眼,更是直接推了她一把。

尹冉也跟着笑道:“安安姐,快过去吧,boss估计都等的不耐烦了。”

薄安安早就压制不住自己的欢喜了,和林素尹冉告别,欢欢喜喜的蹦向了纪时谦的怀抱。

打开车门,果不其然,见到了那张让自己沉沦的那个男人,男人面上淡淡的,但一双眼却柔情似水的看着薄安安。

薄安安小心翼翼地咽了咽嘴边的口水,默默念了几遍色即是空……

“看什么?还不上车?”没有等到薄安安有所动作,纪时谦诧异的问道。

“哦。”薄安安乖巧的坐上去,小声的嘀咕道:“我这不是被美色迷了眼嘛。”

声音很小声,但话音刚落,纪时谦的五官立马鲜活了起来,眉宇之间流光溢彩,更添几抹邪肆,紧绷倨傲的下巴缓和了不少,薄唇也有了弧度,微微上扬,最后控制不住了。

他干脆身体一动,压着薄安安,在她耳边轻声呢喃道:“美色,是你一个人的,难道你就不想……”

后面的哈纪时谦压低了声音,湿热的话语在耳边响起,痒痒的,薄安安身体一阵颤栗,脸色通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