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320章 大脸
 
虽然看不到弹幕,但是这样的情况会得到什么样的评价,白雪也清楚得很,她的脸色没有粉底遮挡,更是显眼的难看。

偏偏摄像师也不嫌事大,一个劲拍白雪的脸,白雪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

此时,霍琛和叶止也都陆续回来了,白雪想弥补刚才的失误,连忙从霍琛手里接过了树叶。

霍琛竟然把一大片一大片的树叶折在了一起,此刻白雪接过来的就是几个树叶碗了。

没想到叶止和白雪会在此时过来,霍琛也有些意外,看着被白雪拿走的四个树叶碗皱了眉。

“安安,岁寒,都来吃饭吧,”沈括殷勤地跑到了薄安安两人身边,等她们站起来以后,又把自己的外套捡到了石头旁边铺好。

白雪以为沈括是要让自己坐,见沈括走到了一边帮叶止剥嫩树枝上的表皮,就一屁股坐了下去。

薄安安和陈岁寒走得慢,看到白雪坐在了沈括的外套上,便走到了白雪对面想直接坐在地面上。

两个人被拷在一起一上午,已经很有默契了,薄安安才一动作,陈岁寒就跟着蹲了下去。

“等等!”霍琛也没有料到白雪的动作,连忙把自己的外套从腰上解了下来。

陈岁寒楞了一下,还是站了起来,薄安安也不好拒绝霍琛的好意,也跟着后退了两步。

“谢谢琛哥,”陈岁寒眯着眼笑了笑,便拉着薄安安坐在了霍琛的外套上。

霍琛点点头,又把白雪放在石头上的树叶碗分了两个到她们两个面前。

白雪还没有注意到碗的数量不对,还在笑着扇扇子,愣是把几片树叶挥舞除了贵妇人手中羽毛扇的感觉:“霍编剧可真体贴。”

“沈括也是好孩子,”霍琛微笑着,看不出半点异样。

“帅哥怼人,最为致命。这,我竟然觉得好甜怎么办。”

“我甚至感觉霍琛喜欢薄安安,他们真的只是合作过一次的关系么?”

“别了吧,霍琛可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朋友全是些清高得不行的文化人,家里人也是出了名的清流,怎么可能喜欢baa那种婊子,只是太绅士了而已。”

“不不不,我忽然觉得白雪更婊。”

“楼上真相,表情包已经做好了,白雪脸大.jpg”

“我觉得都甜死了好不好,刚才拔刺那段你们忘记了?”

没听出霍琛是什么意思的白雪笑了笑,没再搭话,一旁沈括刚站起身来,就发现身后自己铺了外套的地方被白雪站着了。

沈括想了几秒钟,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也不好为这种事说什么,只好拿着手上的树枝走了回去:“筷子有点简陋,大家凑活用。”

再等几个人坐定,沈括才发现,桌子上只有四个树叶碗。

薄安安和陈岁寒一人一个,另外两个放在旁边摞在一起,霍琛面色平静,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薄安安说着话。

叶止比沈括大了不少,见到这样的情况,也知道是自己和白雪的到来有些突然,当下便自然地问道:“小括,我和你用一个碗可以么?”

沈括也觉得有些尴尬,当下没能接上话,倒是霍琛主动给他们解了围:“我懒得再找叶子了,你们凑活凑活,我就不用碗了。”

说着,霍琛就把两个碗分别递给了沈括和白雪。

陈岁寒见此,赶紧把面前的碗递给了霍琛:“琛哥你用这个,我和安安姐用一个就行了。”

“好,”霍琛没有拒绝,薄安安就更不会说什么了。

陈岁寒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即使白雪还很自然,她却有些受不了。这个话最少的小姑娘反而温温软软地开了口:“安安姐,我弹钢琴左手练的很顺手哦,你受了伤,不如我喂你吃东西。”

薄安安捏着筷子的手顿了顿,一时也有些无奈。

她虎口还是很疼,就算不是不能忍受,筷子搭在那里还是觉得很别扭:“那就少不得要麻烦你了。”

“不麻烦,”陈岁寒眼睛弯弯,像是新月那样可爱。

一旁,白雪却先动了筷子:“大家快吃东西呀,还愣着做什么,我可是要好好尝尝小括的手艺。”

“是了是了,我稍稍放了一点孜然,不知道你们吃不吃辣,就没有放辣椒,待会咋们再烤一盘。”沈括也招呼了起来,“虽然找吃的还是很累,但我刚才看到这几包调料,哇,居然觉得节目组很良心。”

“小括你平时经常自己做饭?”叶止有些好奇,看铁板上的食物基本上都是刚适合入口的程度,至少放食物的顺序就没有错。

“还好吧,我住泡面能放点小白菜进去算不算,”沈括边吃边开玩笑,“打个荷包蛋也不会散的程度。”

见沈括避过了这个话题,叶止当下也不再多问,只是转到了别的话头上。

“你们也吃点东西吧?”动了没几筷子,陈岁寒忽然看到站在一旁的摄像师,忙拍了拍脑袋,“我怎么就忘了这个,大家也都一早上没吃东西了。”

陈岁寒话音刚落,霍琛就端着碗站了起来。

所有人都看到了,霍琛的碗里堆了一半肉一半蔬菜,刚才他们还在好奇霍琛怎么只夹不吃,此刻就已经有了答案:“碗太小了,吃完再夹,你们已经在轮休了对吧?”

霍琛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正在休息的摄像师,便向那里走了过去。

原本留在石头旁边拍摄的两个摄像师有一个忙跟了上去。

树下,几个摄像师手里各捧着一个盒子,见霍琛走了过来都有些不知所措。

跟拍霍琛的摄像师此刻调转镜头给了同事们手中的盒子一个特写,又转回到了霍琛脸上。

霍琛的表情有些僵硬,虽然还维持着以往的儒雅模样,眼神却明显的变了。

“给你们,加餐,”霍琛把树叶碗递到了一个摄像师手中,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几个摄像师面面相觑,只有刚才跟拍霍琛的摄像师又不嫌事大的给同事们手中的餐盒拍了个特写,里面的寿司和鱼生新鲜得不行,就算是在这种昏暗地光线下也能让人看得垂涎欲滴。

见霍琛的表情有些不对,薄安安咽下了嘴巴里陈岁寒喂给自己的牛肉,问道:“怎么了?”

霍琛拿了筷子,这次他是真没碗了,不过他也没有在意,而是淡然地回答:“就是感慨了一下,节目组的伙食真好。”

当然得好,他最清楚自己的老同学是什么背景了,给摄像师们弄点好东西吃绝对不算什么,甚至导演组吃的肯定更好。

监控前,导演扒着麻辣小龙虾笑得不行,见摄像师非常上道的把摄像头对准了霍琛的脸,大手一挥让人帮自己开了麦:“摄像师今晚加餐,晚上轮休我让人给你们送好吃的。”

弹幕上也是一片哈哈哈,气氛在霍琛无用的体贴和关心中顿时好得像是大家都是一家人。

“想知道,钱导你们节目组还缺不缺打杂的,给摄像师送饭的小工还要么?”

“打杂+1”

“打杂+2”

“钱导真有钱,不亏是钱导。”

“霍琛没告诉其他人你们看到了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体贴”

“我们家寒寒才体贴,薄安安也太幸福了吧”

“想被寒寒喂饭饭”

弹幕上欢乐一家亲,吃饭的几个人气氛也终于热络了一些。

“咋们下午再做些什么啊,”沈括不顾地上的草叶,直接躺了下去,“我快累死了,下午不会要继续把这片林子翻个便吧,我可是不知道哪里翻过哪里没翻过了。”

“啊?你们在林子里翻什么?”白雪有些惊讶。

“你们没在林子里找线索?”沈括反问。

“没有,我们早上到的时候进了一个迷宫,里面贴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告示,过了迷宫才到这里。”叶止推了推眼镜,“听你们的意思,你们是直接到了这片林子里?”

霍琛没有接话,沈括欲哭无泪,哼哼唧唧地说道:“我爬了一早上的树了,刚才这些吃的都是我和琛哥从树上拽下来的。”

叶止有些无语,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听沈括这么说,他倒是觉得,自己和白雪早上的经历也不算太惨了。

不过,现在倒不是讨论各自经历的时候,沈括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堆叠好后折起来的传单,一张一张分给了众人。

“有些告示撕不下来,但是我感觉,这是一整段的时间线,原本以为是什么末日丧尸剧情,又牵扯了神怪这种东西。”

薄安安抓着手上做旧了的,甚至带着血迹一样褐色斑点的纸叶,忽然想到了凌晨在兔子腹中找到的那张卡片。

是,真的血迹,薄安安几乎没有怀疑。

“那个迷宫,很阴森,而且有其他人的存在,我们简直是把它当成了恐怖游戏,”叶止的介绍有些不全面,事实上,只有看了直播的观众能形容的出他们一上午的经历。

被裹在藤蔓里的人型生物追杀这种事,就算知道是游戏,知道他们手上的凶器也是道具,也还是会忍不住的害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