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324章 我的眼光一向不错
 
“是有点,毕竟我是丑闻明星,不像白姐你,我这儿爬上爬下的还被铐着一只手,真是又费力气又费精神,”薄安安说着,竟然又打了个哈欠。

一旁,霍琛当然是知道薄安安的意思是,白雪什么都没干,走来走去光知道喊累。

“安安再努力一点,演技再好一点,就能和白姐一起红了,”霍琛如是道。

白雪粉底下的脸大概已经涨成了猪肝色,可她只要能化妆,脸上一贯刷得像墙漆,其他人也就看不出什么来,只有黎笙低着头忍了忍笑。

白雪什么作品都拿不出来,奖杯倒是拿了不少,这话说是讽刺都是轻的,可偏偏没有人帮她说话,只有一个叶止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开了口。

“安安演技不错的,我觉得很有灵气。”

忽然受到表扬,薄安安赶紧低着头谦虚了几句。

她确实不觉得自己差,但是在叶止这样的影帝面前,她的资历还不够,得再磨练才行。

白雪已经僵住了,装作品酒的动作也满是尴尬,不过在场的人也没什么心思针对她,薄安安就更不想说什么了。

有时候,跟这种人纠缠只不过是降低自己的身价。

有一条狗咬上来,薄安安会毫不犹豫的把狗打死,但如果是有一人咬上来,薄安安也就只能刺两句回去了。

如果那人真想咬她一块肉下来,那就是二话了。

说起演技这个话题,叶止和沈括都打开了话匣子,不时和霍琛这个编剧交流一下,气氛一时倒是很不错,连陈岁寒也能搭上几句话,问问他们平日里是怎么拍戏的。

说着说着,叶止忽然拍了拍手:“安安,听说你下部戏还是要和陆导合作呢。”

薄安安犹疑了一下,见霍琛没什么反应,便点了点头:“是有这个意向,不过剧本还没有改好。”

叶止笑了笑,柔和的笑容倒是完全看不出来,他是能做出破坏道具突破迷宫这种事的人。薄安安也是昨天刚停止拍摄时才知道,叶止连着撞倒了十多堵墙,是一路直线窜到他们所在的位置的。

一旁,霍琛完全没有接话的意思,倒是叶止先瞥了他一眼:“都不算外人,我就直说了。陆导跟我联系了,虽然我还没看到本子,但是,霍琛出品,必属精品嘛。”

霍琛微笑着,还是没有说什么。

他的态度绝对不是自满,但也并不自谦,而是带着一股让人并不反感的自信。

薄安安楞了一下,下一刻便是狂喜:“叶哥你真能参演?”

“我一直都很想再和陆导合作一次,”叶止笑着应了。

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着出,这件事基本上已经算是定了下来,叶止倒也没什么好顾忌的。

他出道时,演艺圈的大环境还是演技至上,叶止更是一出道就被当时一位拍正剧的导演看上,出演了一位历史上极有名的皇帝的少年时期,刷足了国民度。

后来,叶止也是稳扎稳打地从小银幕跨步到了大银幕,一路奖杯不断,如今不仅国民度极高,还是年轻一辈里的领头人,能和叶止合作,绝对能让薄安安的事业也跟着上一层台阶。

薄安安能想明白,其他人就更是了,就连导演脸上的笑容也更灿烂了几分:“看来这次把安安请来,是我们占便宜了,这可是未来影后的料子啊,霍琛你说是不是。”

霍琛端着一杯咖啡,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我的眼光,一向都不错。”

钱导愣了愣,却是嗤笑出声了。

别人不知道这档综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请薄安安,他们两个却是心知肚明的。圈内神秘的才子编剧上线真人秀,绝对是一个好噱头,只不过,霍琛提出要来的条件是,要带一个薄安安罢了。

气氛欢快,除了白雪以外,大多数人也并不需要费劲才能露出灿烂的笑容来,钱导也是心情很好的拉着大家合了影,这才宣布节目组就地解散,几位嘉宾之后的行程就自行安排了。

吃完饭,尹冉就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

昨晚她睡过头,根本忘了薄安安晚上回来的事,这样的照顾不周对于助理来说已经是失职了,但还好薄安安似乎并没有追究的意思。

看到尹冉过来,薄安安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跟着人留一起往外走,想要回房间休息。

尹冉走在一边,原本还有些忐忑,却忽然发现了不对:“安安姐你脖子上。”

她露出了一个极惊诧的表情,薄安安却没有心思解释:“你看直播了吧,这次的节目有些辛苦,受了点小伤。”

尹冉惊疑不定,明明她脖子上隐约露出来的那些,就是吻痕没有错。

可是,薄安安不承认,她也不能怎么样,但如果真的是吻痕,薄安安又是和谁滚到了一张床上去呢?

尹冉低着头,不敢再多话,却已经猜测起来。

纪时谦身在公司,怎么可能做出半夜来睡薄安安的事情,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节目组的这些男人了。

虽然相处时间也并不很久,尹冉却知道,薄安安看似妖娆实则保守,潜规则什么的事绝不可能去做,倒是和纪时谦之间的感情好像出现了什么问题。

僵着脸打量了一圈,尹冉还是一无所获。

住在同一楼层的六个人都各自带着助理在等电梯,薄安安身旁不远处就是白雪。

“安安,你知不知道,昨晚是谁把你送回去的呀?”白雪仿若无意地提到了这个,可是,离得不远的她实际上也发现了薄安安身上的痕迹。

当然粉底是可以掩盖掉很多东西的,但大家都是成年人,有时候做过了以后的痕迹,绝对是一目了然的,无论怎么遮掩也不行。

扫了一圈,白雪的眼神还是落在了霍琛身上,心想:这个霍琛一直在薄安安旁边打转,又像是熟人,难不成昨晚他们俩真滚到了一张床上?可是昨晚陈岁寒不也上去了么。

狐疑的目光落在了他们身上,霍琛倒是静静地站在后面,小声地和陈岁寒说着什么,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白雪挑着眉,也不知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索性主动出击了:“昨晚呀,霍编剧还真是男友力爆棚,轻轻松松就把安安抱回去了呢,看的我也想找个男朋友了。”

薄安安看着楼层显示的数字不断跳跃,听到白雪说话,也只是斜了一眼过去:“我还以为白小姐感情经历挺丰富。”

白雪被噎了,怒瞪着薄安安咬牙切齿。

一旁沈括连忙抱怨着电梯太慢把这一茬接了过去。

站在这里的人哪个不知道白雪背后肯定有人捧,白雪的金主也算是出了名的花心浪荡,骤然看到他只力捧一个人,其实大家也都是很稀奇的。

稀奇来稀奇去,一个不小心,白雪就捧了好些奖杯回去,乍一看还是挺唬人,但就算是普通网友都知道,就白雪这个空有一张脸的模样,干啥啥不行,也就只能当个花瓶了。

所以,就算是个花瓶,白雪一向也是个被人捧着的花瓶,在薄安安这里吃了气当然不会顺。

只不过有这么多人在,白雪就算再没脑子,也知道不能和薄安安撕破脸对着干。

白雪没有再说话,薄安安却不动声色地往后瞥了一眼。虽然早就知道,昨晚她太累睡着了,是有人把她送回了房间的,可是那个人是霍琛这一点,还是让她有些接受无能。

她还记得昨晚那个落在自己额头上的吻,虽然那么轻,却又好像是带着无数被压抑着地感情。

她不由得怀疑,霍琛究竟有什么目的,毕竟,他的这种好,也实在是太让人疑惑了。

“昆城是出了名的花都,不用给花授粉,倒是可以去鲜花市场逛一逛,安安要一起去么?”电梯明明已经到了,霍琛却忽然走了过来,阻止了薄安安要上电梯的动作。

叶止沉吟片刻,先带着助理上了电梯:“你们年轻人一起逛一逛,我就不凑热闹了。”

一旁,沈括也溜上了电梯不敢久留,倒是陈岁寒亲亲热热地走了过来,挽住了薄安安的手臂:“我也想去看看呢,安安姐就一起去吧。”

“那你们玩的开心,”薄安安还没有做出决定,沈括就在电梯里冲着他们挥了挥手。紧接着,电梯门闭拢了。

薄安安看着一旁难得透出了几分热情的陈岁寒,还是同意了。

虽然陈岁寒的存在也影响了她的想法,但是,确实是该看看的,霍琛究竟想怎么样。

导演组还是安排了给他们用的车子,陈岁寒和薄安安都懒得问要去哪里,大手一挥便让霍琛做主了。

前后两辆车子,助理们坐在前面那一辆,却也闹出了一些小风波。

陈岁寒的助理是她母亲千挑万选安排来的,平日里细心又周道,所以,对于昨晚没能履行助理职责的尹冉,她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

见尹冉一上车就拿着手机按个不停,她就冷冷地出声了。

“工作时间总也不在,有些人没有助理的觉悟,还不如早些走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