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326章 失败的告白
 
“也许世界上也有五千朵和你一模一样的花,但只有你是我独一无二的玫瑰。”

独一无二,多么令人感动的字眼。

薄安安知道,这句话来自小王子,所以,她是那朵玫瑰花。

“那么,小狐狸呢?”薄安安也不知怎么的,忽然颤抖着站了起来。

她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可是,无法抑制的厌恶和愤怒忽然从心底冒了出来,就像是一夕得到了水分,疯狂往外挤出层叠枝蔓的巨树。

“一旦你驯服了什么,就要对她负责,永远的负责,”薄安安咬着牙,把发间的玫瑰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你把我当成玫瑰,那么你的小狐狸又在哪里?”

霍琛轻轻抬着下巴,看着在失控边缘徘徊的薄安安,面上却依旧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淡淡的笑容。

“没有小狐狸,安安,”他也站了起来,又弯腰捡起了地上的玫瑰,“虽然我这么说你可能不太相信,但是对于我,你是我遇到的第一支玫瑰,我想要用尽全部的力气去热爱这朵玫瑰。”

薄安安无意识地蜷缩着手指,用尽力气控制着自己的表情。

她对霍琛也许有好感,有感激,有尊重,却没有霍琛最想要的,喜欢。

薄安安摇了摇头,无视了霍琛再次举起的右手,和他右手上那朵白色的玫瑰。

“对不起,我想自己待会,”薄安安后退着,余光看到不敢近前来的陈岁寒,才像是清醒过来一样冲着她走过去。

“岁寒你们再,逛一会,我身体不太舒服,先回去了。”

“安安姐,”陈岁寒有些担心地看了过来,见不远处的霍琛垂着眸子站在原地,心中顿觉不忍,却又不好说什么,“那我陪你一起。”

“不用,你再好好逛逛,难得有闲暇,就当透气了,”薄安安按了按陈岁寒的手,便径直走向了电梯。

尹冉刚刚也早就走了回来,只不过坐在原处的休息区,此刻见薄安安如此,心中更生出一股疑惑来,却还是尽职尽责地把纸巾递给了薄安安。

薄安安的眼睛有些红,不像要哭的样子,却让人心疼无比。

霍琛只觉得,捏着玫瑰的手热得发烫,就好像那花枝上忽然无端长出了一堆细细的绒刺。

“琛哥,安安她,”陈岁寒有些手足无措。

霍琛却仍然是笑:“表白有点失败,不过,也不算没有收获。”

陈岁寒看向薄安安离去的方向,没有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也无意再多问。

薄安安一回到酒店就把自己埋在了床上,尹冉见没有什么需要她做的事,便也回房间休息了,只留下薄安安一个人抓狂。

纪时谦再没有消息发过来,就好像昨晚的一切也只是她做的一个梦,看着自己皮肤上清晰可见的青紫,薄安安不知什么时候就沉沉睡了过去。

酒店里,给助理们安排的普通标间,与尹冉同住的是叶止的助理,叶止还有行程安排,早已经离开了,所以尹冉能够独占这个房间一天。

尹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总注意到那个陈岁寒的助理在用一种说不清的眼神看她。

刚才一直是通过短讯交流的,此刻腾出地儿来,尹冉很快就拨通了某个在通讯录里没有存档的电话。

“你那边没头没尾的,现在能不能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薄一心皱着眉头,一接到电话就是劈头盖脸一通骂。

“对不起薄小姐,刚才实在是,没办法,”尹冉不住地道着歉,然后才转到正题,“就是我刚刚跟您说的,薄安安身上有被人睡过了的痕迹。昨晚我就拍到了照片,再加上今天这些,足以石锤了。”

薄一心挑着眉,仍然不太满意:“你不是说她一直和陈岁寒在一起么?陈岁寒家里条件不错,这件事不能扯上她。”

“但是我拍到的照片,刚好卡掉了她的位置,再加上今天下午我拍的照片,一定能让她再被丑闻环绕的,”尹冉得意地笑着,“而且,虽然只是推断而已,可是薄安安这样的女人,稍稍一点蛛丝马迹就足够了,更何况,我也是偏向于相信她昨晚真的和霍琛过了一夜,不然她身上的痕迹又是从哪里来的?那些绝对不是前两天录节目不小心伤到了。”

薄一心抿着唇,沉思片刻以后,终于也还是觉得,这算是一个不错的契机。就算不能一鼓作气拉倒薄安安,给她添点恶心也不是不行。

“钱会打到你卡里,你继续做,有了好的料子,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尹冉面上一喜,连忙点头:“谢谢薄小姐,我一定好好做。”

尹冉心怀鬼胎,薄一心得意扬扬,薄安安没有察觉,纪时谦风流一夜,却又坐了最早的飞机回到了苍城。

公司事务繁忙,他费尽力气也只抽出来了这一天,谁知道薄安安会不会又接到什么工作跑去别的地方,霍琛也只能这样,抓紧片段的时间。

他猜的没错,薄安安才录完节目,林素那里就收到了不少橄榄枝,几乎要把薄安安的行程给排满。

在精挑细选以后,林素给薄安安挑出了几个电视剧和几个广告代言,就等着薄安安回去以后再挑。

夜里下了雨,快入秋了,一走出酒店大门,薄安安就打了个哆嗦。

尹冉忙把外套披在了她肩上,又细心地引着她往没有积水的路边走。

陈岁寒有别的行程,六点钟不到就出发了,也就薄安安暂时还算是个闲人,悠悠闲闲的把机票定在了十一点。

坐上车,薄安安向外看去,却忽然看到了酒店门后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离开的时间是有告诉陈岁寒的,霍琛也跟着知道并不奇怪。她算是明白了,虽然一见如故关系已经很不错,可是陈岁寒毕竟不知道她的感情生活,见着霍琛对她有意思,这是在乱点鸳鸯谱。

确实是,乱点鸳鸯谱,即使她也必须承认,霍琛是一个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非常好的男人。

清晨的阳光里,站在玻璃后的身影显得有些落寞,可是,薄安安管不了那么多。

“安安姐,霍编剧好像对你不太一样,”尹冉坐在一旁,试探着问道。

昨天她为了和薄一心联系,并不太清楚为什么薄安安会对霍琛变成那个态度,可是,这并不妨碍她理解,霍琛好像做了让薄安安不高兴的事这一点。

薄安安看着手机,听到尹冉的话不禁皱了皱眉:“怎么,纪时谦交给你的任务也包括把我身边的男性合作对象都当成假想敌对待么?”

尹冉一向很细心,也有分寸,这是她能够容忍这颗几乎等同于监视器的棋子落在她身边最重要的原因,但是现在。

薄安安没有理会尹冉的尴尬,自顾自闭上了眼睛。

她是盼着薄安安勾搭男人留下证据啊!尹冉在心底大喊。

薄一心答应她的价格简直丰厚到让人无法想象,但一切的前提是,她找到薄安安的弱点,并且及时汇报给薄一心。

尹冉有些庆幸薄安安没有追问自己,也连忙调整了态度。她得收敛一些,否则这样下去,薄安安一定不会更加信任她。

打定了主意,尹冉理了理头发,又把薄安安上车时摘下来的外套叠好,给薄安安盖了一层毛毯。

现在,她就是得做好这个助理才行。

回到苍城,薄安安仍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纪时谦,就好像那一晚之后纪时谦又失踪了。

林素把这一次的资源拿给了她,两个人又仔细挑选了一番,最终选定了一个巧克力品牌的代言和一个综艺节目。

那个叫Juliet的巧克力品牌国民度很高,接到他们的橄榄枝是连林素都没有想到的事。

“鼻影换个颜色,这么浓的鼻影,你怎么不把巧克力融化了涂上去,”主持广告拍摄的广告总监叫艾米,是Juliet公司一个年过四十的精练女人,对待业务水平也是拔尖的化妆师仍然是不留情面地认真。

薄安安靠在椅子上,任由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听到艾米这么训化妆师,还是开口打了圆场:“艾米姐,我想着裙子要不还是选那条带细砂的吧,我的身材不太符合甜美的定位,那条裙子是高腰,能把我的身材掩饰一些,颜色也可爱。”

艾米挑着眉,看向一旁的衣架。

说实话,她也觉得一开始选定的白色小礼服不太好,但是薄安安的条件太优越,不管是哪条裙子穿在她身上都没有毛病,她也就没能发现真正的问题。

“那就那条米色长裙,带些宫廷气质也不错,”艾米说着就拍拍手往外走去,“陈导,你看台本是不是还能再订正一下。”

见艾米出去,化妆师忍不住松了口气:“谢谢你啊安安,艾米姐留在这里我实在是有点紧张。”

“没事,我也有点紧张的,”化妆师的笔刷还在自己脸上,薄安安不敢有大的表情,只是弯了弯眼睛,看上去可爱又甜美,倒像是还未走出校园的小姑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