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328章 她想要的阳光
 
薄安安不太确定他们这是什么性质的聚餐,也无意上去挑事,推了推墨镜,便低下了头。

这不是她的风格,她却又偏偏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动作来。

纪时谦的视线停留在正前方,不知道有没有看到薄安安也在这里,只是在薄一心用胸脯往自己手臂上蹭的时候,无意识地皱了眉。

直到薄一心趾高气扬地从她们身边走过,薄安安也一句话都没有说。

“安安姐!”纪时谦等人本来已经走了过去,尹冉却忽然从门外闯了进来“车在门口了,咋们回去吧。”

尹冉的声音不小,薄安安一听见她的声音,就下意识地看向了纪时谦的方向。

薄一心仍然亲昵地拉着纪时谦的胳膊,没有一个人有停顿片刻的意思。

薄安安神色不变,转头看向尹冉:“公众场合还是小声一点。”

尹冉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当然不能说自己是特意那么大声的:“对不起安安姐,下次不会了。”

薄安安的心情被搅得一团糟,也无心细想尹冉反常的地方,直接起身往外走去。

上了车,林素看着薄安安一脸冷静的样子,当即放下了隔音板。

司机和尹冉坐在前排,林素便直说了:“我不知道你们现在是怎么回事,但是,我接到消息说,薄一心和纪时谦两家人已经在商量婚期了。”

薄安安垂着眸子,没有回应她。

“安安,我知道你喜欢他,但是,喜欢不能当饭吃,他这是在伤害你,”林素握住了薄安安的手,一脸心疼地看着她,“我们家安安这么好,谁不会喜欢呢?纪时谦再好,他也是棵歪脖子树,你何必为了他难为自己。”

“我没有,”薄安安的声音有些低哑,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情绪是受到了影响,“我有分寸的。”

她没有办法说自己和纪时谦的事,但是,她得承认,自己对纪时谦的感情和纪时谦对她的感情是否对等,是连她自己都不清楚的事。

回到别墅,拒绝了林素的心灵访谈,薄安安卸了妆就进了影音室。

她放了一部很久以前她做女三号时的电视剧,那部电视剧里,女主女二为了一个男人争风吃醋,只有女三号的角色是一朵真·白莲花,冷淡高洁,却又不失善良和对好友的赤诚之心。

最重要的一点是,那个女三号极其清醒。

在剧本里,她因为男主角偶尔的帮助注意到了男主的存在,并且喜欢上了男主,可是当闺蜜带着男朋友见她的时候,她却又很快将自己的感情丢到了一边,即使会痛苦会迷茫,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插足到好友的感情当中去,最后,将所有的精力放在学习上,考取了名校的研究生。

薄安安知道,自己的情况当然没有办法和剧本里的故事相比,可是,她羡慕那个敢爱敢恨的洒脱的女三号。

看着自己的脸在面前喜怒哀乐,薄安安甚至觉得,自己的心态好像也变得和那个女人一样,即使心被挖空了一块,也能把其他热爱的事物放在第一,及时的填补那些感情的缺口。

她没有带着耳机,所以,当房门被推开的时候,薄安安听到了声音,却没有回头去看。

已经很晚了,这个时候能过来的,不会有别人。

温热的呼吸靠近了她的耳朵,薄安安觉得耳根一阵发麻,面上却冷静无比。

“你倒是潇洒,”纪时谦看着自己想念却不能见,直到今天才再一次抱在怀里的女人,只觉得自己心底发狂的欲望好似猛兽一般要扑出来猎捕属于他的猎物。

可是,今天的纪时谦却格外的耐心。

薄安安坐在沙发上,不管纪时谦的动作,无视了如同电流一般被纪时谦拉扯肩带的微弱触感。

纪时谦握住了薄安安的手,温柔地在上面落了一个吻。

电视剧里,那个穿着白裙子的女三号正站在花园里,喜欢她的王子一般的男二号正单膝跪在她面前,诉说他有多么喜欢她,并勾着她的手指,在她指关节上亲吻了一下。

“你喜欢我什么呢?”女三号看着面前的男人,发出了像是感慨一样的声音。

薄安安听着,只觉得自己的台词功底实在不错。

“喜欢是不需要理由的,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这就足够了啊,”男二号一脸懵逼地诉说自己的情谊,却被女三号毫不留情地怼了。

“你有你的未婚妻,你喜欢我,那么,我又算什么呢?”

女三号的台词太清晰,纪时谦忍不住看了屏幕一眼:“怎么忽然看这个。”

薄安安没有回答,只是抬了抬下巴,示意纪时谦跟着自己看下去。

“她是我家人的安排,我并不愿意的,虽然我们会结婚,可是我最爱的人只有你啊,”男二号仍然深情款款,“我只爱你一个,再过几年,我和她找由头离婚就是了,你愿意等我么?”

“是你喜欢我,又不是我喜欢你,你凭什么让我等你?”女三号挑着眉,一向清冷的表情居然变得有些嘲讽,“我想要一个全心全意不复杂的人来爱我,你觉得,你算么?”

至此,屏幕忽然一闪,却是纪时谦动手把它关掉了。

“你什么意思?”纪时谦终于没了耐心,一边质问,一边把手探到薄安安腰上捏了一把。

“正好演到这里而已,你来的很巧,”薄安安见屏幕黑了,顿时也没了兴致,不想再把电视打开,“纪总明天大概还得忙,不如早点休息吧。”

纪时谦被她说的一愣,忍不住用力在手下的柔软之处捏了一把,却不见薄安安像以往一样含羞带怒的看过来。

薄安安耳根已经红了,可是表情却冷静无比,让纪时谦顿时没了兴致。

“你到底什么意思,”纪时谦没有收回手,甚至惩罚似的在薄安安锁骨上咬了一口。

薄安安侧过脸看向纪时谦,影音室温暖的灯光里,他的轮廓也跟着柔软下来。

“你身上的香水味是柏林少女,薄一心从来不用芦丹氏,因为秦子珊喜欢,她很讨厌和别人撞衫,香水口红也一样,”不说不知道,一说出口,薄安安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了解薄一心。但是,重点在于,“你那时候和薄一心一起去吃饭,又是什么时候见的姜夏。在薄一心之后?”

纪时谦身上的香水味虽然若有若无,却依旧有着鲜明的存在感。

而且,如果没有亲密的肢体接触,他身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味道呢?

薄安安笑了一声,忽然伸出手帮纪时谦整理了一下衣领:“纪总赶场子似的走真是辛苦了,不如再考虑考虑,多找个床伴吧,省的您每天花时间往我这里跑。”

纪时谦已经冷了脸,可是薄安安脸上的笑容却依旧不减:“薄安安,你什么意思?”

“我么,”薄安安又笑了一声,伸手抚摸纪时谦的脸,“纪时谦,你的心不在我这里,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你答应我会等!”纪时谦手下无意识地用力,痛的薄安安一声闷哼,他才赶紧松手。

“纪时谦,我不想永远待在这么一个小小的房间等你来临幸,更不想只能戴着墨镜躲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我想要的,你真的给不了。”

薄安安推开了纪时谦的手想要起身,却被已经被刺激到了的男人按在了沙发上。

除了香水的味道,纪时谦身上还带着一股子酒味。

看着纪时谦发红的眼睛,薄安安只觉得心中压抑着的情绪好像忽然消失了。

从之前录综艺时就总是出现的那种,没来由的情绪。

她甚至忍不住的后悔,忍不住的想,如果从一开始就没有认识过纪时谦,该有多好。

她不想永远都待在黑暗里,可是现在,她看不到光明。

不管是撕咬,还是贯穿,纪时谦给予她的痛苦,她照单全收,可是内心却在想,自己究竟要因为“爱”这一个字,忍受到什么时候。

她看不见自己的尊严,更看不到自己的未来,甚至,看不到自己在纪时谦心中的位置。

就算发生过这样那样的种种,面对纪时谦,她却从来都放不下心里最后一层的盔甲。

有些东西,从来就不是说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薄安安用力的拥抱纪时谦,不去想自己在哪,不去想什么姜夏什么薄一心,全心全意的享受这个男人与她合为一体的感觉。

是愉悦的么?大概是的。

只不过,当她看到阳光穿过薄纱窗帘,打在自己的被子上时,还是忍不住的落寞。

纪时谦再一次的不见了,就和他来的时候一样,永远匆匆忙忙。

薄安安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手机上满是未接来电,昨晚手机被她落在了影音室,她才一个都没有听到。

最近的未接来电就在一分钟之前,是医院打来的,薄安安看到备注以后就慌了神。

“薄小姐,您母亲心脏病发,目前已经在安排抢救了,请您尽快来医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