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327章 杜玲玲杀青
 
剧本写到这里,男女主角其实也即将易道而行,毕竟,传统武侠怎么少的了喜欢的人实际上和自己有着血海深仇这样的情节呢?

所以,这只不过是糖果罐子里藏着的一把刀,让人舔着舔着就忽然被割伤了舌头。

“我也喜欢你,”霍琛脸上的神情忽然变了,不再是像刚才一样能带着薄安安入戏的冷漠,而是他自己一贯的温柔而儒雅的笑容,“安安过来,该吃药了。”

薄安安:对戏还带改台词的???

偷偷看着这边的小汪打了个寒颤:秀,天秀,他老板真的强。

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那边导演已经喊了过,尤其是薄安安,脸上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因为风太大,还是因为霍琛的话。

其实早上这时候在临时搭建的大棚里,遮住太阳以后这里的温度算是不冷不热,但是,为了衬托出沙漠的炎热,薄安安身上只有一层薄薄的纱裙,一捧住霍琛用保温杯带来的药汁,薄安安就舒服的长出了一口气。

暖呼呼的热水捧在手心,实在是让人舍不得把它一口气喝掉,当然,薄安安是不会承认自己还是任性怕苦的。

“喝药,我让小汪给你买橙汁了,”霍琛又变魔术似的拿出了另一个保温杯,“快喝,马上轮到你了。”

薄安安惊喜的看着也是被暖好了的橙汁,连忙一口气把药喝了个精光:“霍琛你也太贴心了吧,你是上天给我派来的哆啦A梦么?”

“这里没那么贫瘠,县城里所有的超市都有橙汁,”霍琛有些无奈,但看着薄安安被风吹得飘了起来的小辫子,忍不住还是伸手摸了一下,帮她把头发理干净,“不过你想要什么,我总会给你找来的。”

薄安安捧着热橙汁,也明白了自己刚才的话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但是……也没什么的吧,反正她都已经决定了,要彻底把某些人给忘记了。

她低着头笑了笑,没有接话,却不知道这个表情在外人眼里就是赤裸裸的娇羞了。

杜迎左顾右盼装作还在看录像的样子,岑亭也忍不住小小的叹了口气道“年轻真好”,再一旁的杜玲玲则是在工作人员的小群里混得风生水起。

“这对我锁了!你们刚才都没听到,霍编本来在和安安姐对戏,安安姐说完我喜欢你以后,他根本都没好好接词,而是回了一句我也喜欢你!!!”

“太甜了吧妈妈,这对我锁死了,钥匙丢海里了。”

“什么锁死了,他们还没在一起么?”

“是霍编在追安安姐吧,但是安安姐好像也不是没有意思,我看这对可以。”

“那导演岂不是在官方搞cp?太牛批了吧,原来杜导才是大手子。”

“你们看安安姐那身裙子,像不像婚纱?”杜玲玲看着远处的薄安安,忽然心念一动拍了一张照片。

霍琛不仅长得好看,身材也管理得很好,虽然是来出外景,他却还是一身西装革领,深色的西装越发衬得他像个衣架子,细腰宽肩,全身上下满是儒雅与禁欲并存的气息,即使是杜玲玲这种单纯只想舔屏搞cp的小姑娘也还是被撩的不行不行的。

至于旁边的薄安安,虽然是一身轻飘飘的古装,站在霍琛身边却毫无违和感,甚至因为白色纱衣上连着串的桂花而显得格外甜蜜。

杜玲玲一说出婚纱两个字,剧组里萌上霍琛和薄安安这对的小姑娘们就彻底疯了。

“卧槽??这恋爱的腐臭味,他们真的没在一起么???”

“结婚纪念日我锁了,今天晨安夫妇也是那么的般配。”

“我能往微博上发个照片么?我想给好多末路狂花粉过来的小姐妹看看他们粉的cp真的甜。”

“那得问问霍编和安安姐介不介意啊,”杜玲玲也想把照片发到微博上去,毕竟孤独吃糖的滋味绝对没有全网狂欢来的好。

杜玲玲看着薄安安,想着自己待会和薄安安有对手戏,就在群里说了句等她消息,然后就收起了手机。

当然,剧组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薄安安,更不是所有人都觉得霍琛和薄安安之间关系单纯。

但霍琛一来就带了见面礼,这两天的盒饭也全是霍琛带来的人准备的,比之前剧组的艰苦生活好了不止一个档,之前可是有人宁愿在县城里买一箱一箱的泡面也没人愿意吃酒店厨师做的那些大锅菜的。

这样的情况下,说霍琛收买人心收买的很好也不为过。

路人吃瓜不嫌大,有些人也就跟着cp党盯紧了薄安安两个人,好一有黑料就及时收怀里。

但是,他们怎么想是他们的事,薄安安也并没有意识到剧组奇怪的氛围。

看到薄安安还是有些怕冷,霍琛早就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身上:“早说留在车上了,不必在这里暖和么?”

“大家都在外面,我一个人在车上不太好,”薄安安摇了摇头,用被橙汁捂得暖烘烘的手捂脸,也不怕脸上的妆花掉。

她受够了流言蜚语这种东西,一点小事都有人会扩大解读,甚至霍琛为了她来到这里也不会是什么能瞒得住的事,剧组有些不是杜迎老班底的临时雇来的人总会把事情说出去,到时候微博上少不得又得热闹一阵。

不过,她和霍琛清清白白,就算真的在一起了……也没什么。

薄安安的眼睛平视过去只能看到霍琛的胸膛和一小截带这些胡茬的下巴,说实在的,霍琛真的长了一副好皮相,薄安安有时候看着他的脸,也会有些恍惚。

怎么就会有这么好的一个人喜欢她呢?她真的值得么?

会有这样的疑问,不是对自己不自信,而是,霍琛这个人,实在是已经看到了她最坏最坏的一面,即使是那一天,她一个人摇摇晃晃的走在路上,一眼就能看到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这个人,也还是那么温柔。

他用自己最大的耐心包容了她,用自己最大的温柔对待着她,那么,她又能用什么去回报他呢?一颗已经空荡荡的,其实根本没有办法喜欢上他的内心么?

“还冷么?”像是没有察觉到薄安安的一样,霍琛关心地看着她。

“不冷了!”薄安安连忙摇头。

今天实际上是杜玲玲要杀青了,她和杜玲玲要搭最后一场戏的。

这些日子和杜玲玲相处下来,她们两个人的感情也还不错了,虽然没有那时候和陈岁寒在一起时的一见如故,可是,作为一个活泼可爱没有坏心眼的小妹妹,薄安安实在是没有办法拒绝杜玲玲的接近。

尤其是,杜玲玲看向她的眼神,总是带着慢慢地欣悦和崇拜。

戏里,杜玲玲只不过是这个故事里小小的一部分,她走了,还会有戏份和她差不多的演员进组,薄安安没办法投入太多感情,却也没办法无情。

抱着杜玲玲跪坐在黄沙之中,薄安安抬头去看即将落下的夕阳,杜玲玲却是看着薄安安的下巴。

“阿秋,我要死了。”

杜玲玲淡黄色的衣裙原本是显得她像个小仙子一样活泼可爱的,可是,小仙子的胸膛上,此刻却插着一把匕首。

薄安安咬了咬牙,镜头里,只能看到她脸上的肌肉狠狠地动了一下。

“你死不了,我还没有带你吃江南的莲花酥,你死也要给我死在江南,”说着,薄安安便用力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怀里仍抱着杜玲玲。

剧情里,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薄安安身无半点内力,只能靠着从小习武的那股子力气抱着杜玲玲离开。

索性薄安安平日里一贯都要锻炼,胳膊上力气不小,杜玲玲九十斤都不到的这个重量她抱得虽然不轻松,却也不勉强。

当然,到镜头里,薄安安的脚步就是一沉一沉,踉踉跄跄了。

“阿秋,我真的要死了,你把我埋在这里吧,不要在走了,”杜玲玲的声音微弱得只能发出吞吞吐吐的气流声,在风沙里显得格外脆弱。

杜迎要求这部剧也都收原声,所以,杜玲玲丝毫不敢懈怠,声音也越发哽咽:“阿秋,来年这个时候,你再把莲花酥带给我,好不好。”

薄安安脸上满是冷漠和若无其事,眼神里的痛苦却是怎么藏都藏不住的,抱着杜玲玲的两只手也都紧紧地抓着杜玲玲:“我还没让你死,好好的莲花酥,等拿到这种破地方来都要发霉了。”

杜玲玲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薄安安仍然走在黄沙里,迎着夕阳一直往前,即使杜玲玲的头已经歪倒在了一边,也不曾停下。

这一幕到这里就彻底结束了,杜迎一喊过,杜玲玲就赶紧跳了下来:“安安姐你胳膊没事吧,我这么重。不是说好走到刚才那里就好了么,怎么多走了这么远!”

说着说着,杜玲玲就冲着杜迎嚷嚷起来:“安安姐刚好,导演你怎么能这样啊。”

杜迎挠了挠头,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薄安安身体才好,但是,有时候有的天赐之景来了,就是挡也挡不住的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