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359章 谈心
 
房间里的低气压,就算薄安安才洗完澡出来也能感觉得到。

“云婵姐,”薄安安叹了口气,坐在了床边。

两米的大床给她们两个人睡绰绰有余了,但是,毕竟是一张床,就算不是特意也能看到身边的人在看什么。

付云婵微博右下角全是数字,已经大几万了,薄安安没有洗头发,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索性也拿起了手机。

“你说这些小姑娘,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东西呢?”付云婵靠在枕头上,背也没有像白天的时候一样挺得笔直又好看。这样的一个付云婵,显得柔弱了许多,也苍老了许多。

这种时候,薄安安才忽然意识到,付云婵实际上早就过五十岁了。

“怎么说呢,”薄安安揉了揉头发,也知道付云婵也不是不知道疯狂的私生饭能做出什么来,只不过叶止的粉丝管理一直做得很好,鲜少有这样的人。忽然冒出了这么一颗老鼠屎,付云婵也只是有些郁闷罢了。

“她喜欢的不是叶止,她喜欢的只是能够窥探到别人所窥探不到的一切的感觉而已,一种,优越感,”薄安安绞尽脑汁的想着词,希望能让付云婵放宽心一点,“让叶止的经纪人处理吧,这种事情,付姐你生气也没用呀。看看能不能再给叶止配个助理什么的吧。”

付云婵抬着眼皮看薄安安:“我不是个好妈妈。”

薄安安有些诧异,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安慰。

她和付云婵的关系是已经很不错了,但是遇到这样的情况,她多说什么,反倒显得多管闲事。

“我以为靠我的人脉,能让他顺风顺水就够了,可他太上进,什么都想学,什么都要学好,我们两个之间的矛盾一直都在,只是我假装看不见。你说,小止会不会有那么些时候,也觉得我是个什么都不会的花瓶呢?帮不上他什么忙,他会的东西我都不会,还,到现在,除了说气话,也什么都做不了。”

付云婵捂住了脸,轻轻叹息着。

她不是个脆弱的女人,但唯独面对自己的孩子,总觉得她做的还不够。

她年轻的时候为了工作,鲜少能好好陪着叶止,后来叶止长大一些,她除了给这给那也做不了什么。叶止想做演员,她就联系剧组,给他请老师,可是,她偏偏是个演什么不像什么的花瓶,从来都只能听到,叶止真是付云婵的儿子么,基因突变吧?这样的话。

“不是的,”薄安安侧过身子揽住了付云婵的肩膀,“云婵姐,你怎么想这么多呀,你没有注意到,我们却看的清清楚楚的,叶止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我妈妈也是个,很脆弱的人,在感情上被人伤害,又为了我和弟弟拼了命的想要给我们单亲家庭也能有的幸福,我一直觉得,我妈妈可能是仙女下凡吧。”

“我妈妈她,真的很脆弱,就算她能为了我们做很多事,在感情上,她也还是对有些事情非常敏感。她的控制欲很强,她希望我按着她给定的方向走,又希望我不要像她一样重蹈覆辙,总是不听我解释,觉得我做了不好的事。但是,那又能怎么样呢,我爱她啊。所以,就算她想要让我往一个我不喜欢的方向走,我也还是会,尊重她,相信她。”

“我妈妈也很漂亮,和你一样,漂亮的跟个仙女一样,但是没云婵姐你幸福,半辈子都在为了我和弟弟伤心,也怪我没用,我没能让她安安心心在家待着,就做个仙女,让她直到生命的最后关头,也还是不放心我。”

“我太懂叶止的那个眼神了。他爱你,所以他想让你做你觉得开心的事,他舍不得让你受伤害,只好用自己的方式避免,”薄安安说着说着,忽然笑出了声,“你都不知道,每次陆导讲你的时候,我都觉得他要把手上有的东西都扔过去了,但是,他可能又觉得是自己。”

薄安安眨眨眼,憋着笑:“云婵姐我说实话你别介意,叶止他可能又觉得是自己对不起陆导,每次都在想打人的边缘徘徊,最后只能选择好好带你入戏,好让陆导少说几句。他真的很爱你呀,就跟我也爱我的妈妈一样,只不过,因为你们都想得太多,所以这种爱又带了些顾忌进去,要我说,你们两个都纯粹一点才好,就拿出云婵姐你被喊‘咔’的时候,我就是个花瓶嘛但花瓶不就是长得好看就够了?就那种气势,拿出来就好了。”

薄安安说着,终于松开了手:“那么,云婵姐你不介意我先看看微博上,是不是又有动静了吧?”

付云婵怔楞着,听见薄安安这么说,才忽然嗤笑出声:“是我魔怔了,你个小姑娘。”

说着,付云婵却停了下来,没有再说话。

她对薄安安最初的好感,其实就是来自在那档访谈节目里,薄安安对自己母亲的维护。她当时就觉得,这个小姑娘实在是太杠了,她喜欢。

后来,她反过头回去看他儿子之前录的综艺,这才注意到,自己曾经觉得性子挺烈的小姑娘居然也在里面,而且一反别的女嘉宾上节目之后娇滴滴恨不得全天下人都宠着她一个的气派,一股max的男友力,照顾陈岁寒的动作和话语完全看不出半点作假,全都是发自真心实意的。

她是个花瓶没错,可是如果没有一点真本事,又怎么可能在娱乐圈稳坐花瓶位置这么多年?而且,她看人也尤其的准,她不信薄安安的那些表现都是演出来的。而且,她也曾接触过的那个挺警惕灵巧的小姑娘,陈岁寒对薄安安也是很真心的,那个小姑娘能看得上的人,当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薄安安大概也不会知道,就是因为她那时候下意识的动作,和她对陈岁寒的真心,才换来了陈岁寒的真心以待,和许多知道陈岁寒性格人品的娱乐圈前辈们的认可。

这样好的小姑娘,做不了自己的儿媳妇,还真是可惜啊。

付云婵又叹了口气,摸着薄安安的头发道:“安安,我平时虽然老是不把自己的年龄当回事,但毕竟我儿子都比你大那么多了。咋们该是好姐妹就是好姐妹,但你妈妈不在了,我也是真喜欢你,以后呢,有什么事就来找我,等回头我让我家那口子认你做干闺女,没办法把你拐回家做儿媳妇,让你做他的小妹妹也成。”

“那叶止的粉丝,以后岂不也是我阵营的了?”薄安安抱着手机,也有些意外,“那我薄家军战斗力可是要爆表的。”

“我的粉丝也给你,”付云婵大手一挥,豪气的很。

“别吧,谁不知道您微博粉丝全是从叶止那里来的,您的粉丝都会玩儿微博吗?”

“好你个臭丫头,敢拿我年龄说事!”付云婵嗷的一声就抱了过去挠薄安安痒痒,逗得薄安安满床打滚直喊自己错了。

明面上的玩笑是玩笑,薄安安心里却不能说不敢动。

付云婵的真心,她能感觉得到,而且以付玉婵的身份,她是用不着跟她做戏的。

虽说大家都喜欢开付云婵的玩笑,可付云婵那是根红苗正的文艺兵出身,祖上是出过大官的,建国初期她的爷爷就是部队里的老领导。后来付云婵出了唱片成了大陆第一批女明星,更是家喻户晓的女神,后来她拍的戏,就算至今都有人诟病她的演技,也还是有人为了她年轻时的美貌组团去刷。

除此以外,很少出现在媒体视野中的付云婵的丈夫,也就是叶止的父亲也是和付云婵门当户对的出身,自己有脑子,家里还能从旁帮些小忙,所以生意也越做越大,虽然主阵地不是在苍城那一块,影响力也不小,是能在全国范围内排的上号的。

所以,薄安安虽然没有动过要利用付云婵的心思,也只是真心和她相处,可是当付云婵主动把自己和薄安安绑在了一起的时候,薄安安心中的乱流也只能用玩笑来掩饰了。

她不信,付云婵对她的了解进仅仅止步于那些媒体上可见的关于她的消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这样的真心,更是让人感动。

两个女人闹了一阵,便也都早早地休息了,倒是隔壁的两个大男人听着那边隐约传来的笑声终于停了,这才也有了休息的心思。

“我妈妈是真喜欢安安,”叶止无奈地笑了笑,“你们家安安真是万人迷,还好你下手快。”

“那可不,要是下手再慢点,你妈可能就要拉着你跟你讲要怎么追她了,”霍琛看着剧本,一边在旁边做笔记,一边回应叶止。

“安安是不错,”叶止摸着下巴,像是真的在考虑要不要撬一波墙角一样,“要是娶她的话,我妈肯定不反对。你呢?”

听叶止谈到这个,霍琛的脸色沉了沉,没有回答。

“哎我说真的,你怎么想的啊,”叶止见霍琛没有回答,便追问道,“说真的,你要是没考虑到那一步,我该撬墙角可是不会手软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