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391章 母爱
 
纪时谦不知道,勒森究竟会不会把那张记忆卡备份。

从那以后,他已经越发不相信人心了。

也许并不是他的警惕心太低,而是他太过信任能为自己牺牲性命的这个人,而忽略了他心中可能会有的想法。

就随便他吧,就算他没有留下那段视频记录,他也不会再毫无保留的把自己全部的信任交给他。

如果他真的留下了,那么,在薄一心在监狱里度过余生之前,至少能够让他留一段美好的回忆,让他知道,自己最接近心爱的人,就是在那段视频里。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着,此时此刻的纪时谦心底已经有了许多的谋算,却暂时还没有收网的打算。

他因为某些原因而失去了他爱的人,那么,伤害过她的人,也该失去自己心心念念的最想要得到的东西,在一切唾手可得之际。

谁说甜蜜才是爱情呢?也许爱情的原貌,就是一缸苦酒呢。

虽然已经是秋天了,在某些地方,却还是温暖如春。

抛去地域的区别以外,这样的地方,大概还有有钱人家的花园。

比如说,薄安安此刻所在的地方。

金黄色的阳光映照在草坪上,原本碧绿色的草坪顿时被染成了金黄色。

围着院子一圈都是苍苍郁郁的花树,春天的时候,他们大概会争芬夺彩,想必是很美的景色。

薄安安坐着的地方是别墅边上的一段甬道连着的平台,正好处于花园的边缘处,小小的圆桌上摆着一套英伦风格的白色骨瓷茶具金色的雏菊高高地撑在细颈花瓶中,旁边略显可爱的田园风的篮筐里,是几蔟粉色与白色相间的玫瑰,周围同样衬着可爱的嫩绿白色的叶子。

薄安安捧着一只白色的骨瓷茶杯,正细细端详茶杯下瓷盘上金色的花纹。

她对面坐着一个中年女人。

不同于平日里她所接触的那些总是买通稿说自己不老女神容颜依旧的女星,那女人的脸上已经有着肉眼可见的皱纹。

额头上的纹路让她即使是温和的笑着,也掩盖不了她身上的精明和凌厉。

白色的衬衫上坠着黑色的蕾丝花纹,珍珠耳环闪耀着温润的美丽的光泽,就像阳光照在她依旧乌黑的发上时所闪耀的那种光泽一般。

但无法否认的是,即使能够看出她的年龄来,这个女人身上的那种独特的魅力与气质还是让人没有办法用年龄这种单纯的东西去贬低她。

而且,用一个女人的年龄来攻击她,岂不是最low的行为么?

薄安安只是胡思乱想着,因为她没有办法回答这个女人的问题。

“你们之间的障碍,不仅仅是钱和家室,你明白么?”女人的声音温和而淡然,让人想象不到她究竟在说着什么样的尖锐的话题。

薄安安笑了。

那笑容也许可以称得上是无法理解或者是别的什么情感互相作用之下的无奈的表情。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薄安安一字一顿地开口,“你这样做是在伤害他。”

“你不要自以为是了,”女人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称得上是轻蔑的好笑的笑容来,“他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我为什么要伤害他。”

薄安安没有办法反驳这样以母爱为辩护核心的回答,只是偏过头,看着院子里的花朵。

“他太像他的父亲了,把生活想的太容易,把自己得到的一切都归功于自己的努力,可是,没有了我所做的这一切,他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安逸呢?”

“这不是理由,”薄安安摇了摇头,没有赞同她的话。

“理想化的人总是会受伤的,所以,与其让他以后受到更大的伤害,不如让我来帮他认清楚这个世界。”女人抱着手臂,脸上仍然只是挂着淡淡的微笑。

在她的眼里,薄安安这三个字大概也并没有代表着什么有威胁的东西。

只是她仍由自己的儿子在外面漂泊的时候发生的一次小小的危机,代表着自己对霍琛好像失去了控制吧?

不约而同的,纪时谦和霍琛这两个人的母亲,虽然有着不同的性格,却表现出了同样的对自己儿子的不假思索的控制欲。

是的,薄安安原本以为会被甩一张支票到脸上,被说“请你离开我儿子”这样的场景发生了。

只不过不是她被甩了一张支票到脸上,而是:“阿琛在反抗我,这一点毋庸置疑。霍家不需要这样的一个继承人,所有人都在虎视眈眈。如果他执意要和你在一起,我只能和他的父亲商量,剥夺他的继承权,把家业交给信托公司。当然,如果是这样的话,以后霍家也就和她没有关系了,毕竟阿琛已经是写出过被提名世界级电影奖项的编剧了,我想就算没有霍家,他也能生活得很好。”

苏檀确实没有在试探薄安安,她只是以一种平静的态度来通知了她,并表明:“霍琛已经知道了,他大概还没有告诉你,所以,我决定亲自和你谈一谈。如果你们之间的爱情确实已经达到了某种我没有办法来拆散的程度的话,那我也无所谓。”

这是赤裸裸的阳谋,只是把选择的权利交给薄安安。

“这是个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世界,你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不然又怎么可能会出卖自己的身体呢?对不对。”

“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认识纪时谦的么?”薄安安忽然冷笑了一下,“你不知道。”

对于苏檀的嘲讽,薄安安没有半点气愤,只是为霍琛感到悲哀。

那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是这样一个将所有的恶意都摆在别人面前等别人做选择的精明和残酷到了极点的女人养育出来的呢?大概还是要庆幸他有一个理想化的父亲吧。

“我第一次遇见纪时谦的时候,我弟弟还好好地,还没有出车祸,那时候是我人生中最苦却最有希望的日子。”

薄安安还记得那时候,薄一心带着极大的恶意冲着她微笑,给了她一身衣带坏掉了的礼服,以一种施恩的态度带着她去宴会时的样子。

在那里,她第一次见到了他。

当所有人都在看着这个不知道是从哪里混进来的,自称是薄家的女儿拽着险些掉下去的裙子狼狈不堪地站在舞池中,窃窃私语,冷嘲热讽,怀疑她是混进来想要找一个金主的外围女的时候,只有他。

只有他把自己的外套以一种其实算不上友好的态度丢在了她赤裸着的脊背上。

只有他开口:“今天好像要跳舞,我孤家寡人,你来做我的舞伴吧。”

虽然她也只是挽着他的手臂度过了那场难熬的聚会,终究还是没有跳一支舞,可是对于一个还对爱情充满了美好幻想的刚刚成年的女孩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可是,终究还是没有产生什么交集,也仅仅只有那一晚而已。

所有人都在讨论,她究竟是谁,薄一心更是咬碎了牙。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她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所以,注定她没有得到光明正大用自己的名字出现的权力。

“我和纪时谦之间的感情,或者说他给我的,不需要您来质疑,您只要看顾好自己的儿子就是了,”薄安安也嗤笑着,黑藻般的头发垂落在手臂上,清纯到极致,却又像是暗藏在那样外表之后的魔女,“大不了,我养他啊,我是视后了,您不是知道的么。”

“薄安安,如果我愿意,我有几十种方式让你再也不能出现在屏幕上,比如说往你的杯子里放一点小东西,就现在。”苏檀并不把这个看似段位很高,实际上也只是个年轻女孩的手段放在眼里。

薄安安的脸色果然僵了一下。

“我必须要保证他足够的理性,足够的冷血,才能让他来继承家业,过他应该过的日子。”苏檀看着远方的太阳,抬起手臂,用手背挡了挡阳光,“你说,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离开他呢?不过我也只做自己能做的事,有些手段我没打算用在我儿子,和我儿子喜欢的女人身上,你大可以放心。”

薄安安低下头笑了,她不知道这样的时候还能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如果她还没有那一丝的心动,可能会更得心应手一点吧。

只要演戏就可以了,装害怕装恐惧,装坚强装清高,怎么都可以。

只是,明明她已经差不多下定了决心,却又。

“薄安安,我给你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如果你还没有离开阿琛,我会正式下决定,”她说完,便也端起了杯子,轻笑着低头吹去杯口的茶沫。

苏檀的眼神就好像是她早已经看穿了一切,这让薄安安原本还保持的不错的表情崩溃了。

眼泪夺眶而出,毫无缘由的。

她又没有爱上霍琛,又没有想着要靠霍琛做什么,可为什么,就是哭出来了呢?

薄安安自己也有些不解,却又只能草草的抬手把眼泪擦掉:“不用那么久,十天吧。十天以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