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398章 终点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动用我一切的关系,杀了你的。当然,就算你成功了,我也会杀了你。毕竟,谁会愿意有一个帮自己杀了人的蠢货,活蹦乱跳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薄安安的声音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轻声细语了,可是这样的声音,却让尹冉忽然觉得背后一凉。

没错,薄一心给了她钱,很多很多的钱。

甚至她还应允,等到这件事做成,还会给她一大笔钱。

她以为之前的合作已经足够证明薄一心的信誉,所以在短暂的考虑以后,也就来了。

总归薄一心都帮自己想好了办法,只是一个针筒,一小管空气而已,并不很残忍,甚至她都看不到薄一恒死时的模样,对不对?

可是,偏偏就被发现了,偏偏被薄安安压在了这里。

当薄安安说起来的时候,她才终于明白,自己蠢得可笑。她哪里是来杀人换钱,她分明是要用自己的命,去换薄锦辰的命。

最后得利的人,只有一个薄一心,仅此而已。

薄安安还在说话,她的手仍然缓缓帮她整理着衣服,就像是在对待一个可爱的小妹妹。

“你说,我就只剩下这么一个亲人了,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你都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万一我是个神经病怎么办。万一,就算你没害死他,我也想要把你的命拿走,怎么办。做人啊,真的不能做坏事,只要做了坏事,就会受到惩罚的。”

薄安安仍然不停地啰嗦着,但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啰嗦,为什么要像这样子说话。

金狮奖的颁奖典礼就快到了呢,原本她是打算去一趟的,可偏偏,纪时谦和薄一心要办婚礼了。她怎么可能让那两个人结婚呢?他们都想要做的事,她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愿呢?

所以,只能暂时把事业放到一边,把薄一心先收拾了呢。

薄安安的思绪转的很快,可脸上的表情却逐渐从刚才的愤怒疯狂到平静,又到了现在的轻松和,喜悦。

“你很好,尹冉,真的很好,我不想伤害你,所以你也不要伤害我,不要伤害我弟弟,好不好?”

尹冉看着她,下意识的点头。

“那就再好不过了,我也就能放心的,用你来翻薄一心的旧账了,”薄安安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看着她的样子倒像是看着一个什么宝贝,“真的,太好了。”

门外,已经越发喧哗了,医生和护士都碍于里面看似平静实则让人心惊的情况不敢进来,警察终于到了。

同样,到了这里的人还有冷枫。

本来就算是他们的管辖范围,而且又正好是两个区中间的位置,他来这里,倒也算不上是抢功还是怎么样。只不过是因为,发生的这件事的主角是薄安安。

薄安安的事,他从来是不敢怠慢的,即使不为霍琛也一样。

看了一眼一旁手抖个不停,却强迫自己冷静着的李盈的脸,冷枫叹了口气。

警察已经进去把尹冉铐起来了,他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却发现这个原本应该险些成了杀人犯的小姑娘竟然在瑟瑟发抖。

她在害怕,原本应该是受害者家属的女人却十分冷静,甚至用一种审视的眼神在看着他们。

其中一个警察正想上去询问情况,却被冷枫拦住了。

“这个房间有隐蔽的摄像头,直接看监控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冷枫说着,便把薄安安不动声色的护在了身后,“薄小姐有点吓到了,你们先做别的侦查,我带她去休息一下。”

对于另一个刑警支队的大队长,他们也不可能一点面子都不给,冷枫这么说了,那几个警察便也点点头转向了其他人。

薄锦辰已经被护士们推出去做检查了,尹冉则是被警察带出去,暂时先压到了一个空着的病房看着。

来的人不多,而且地址是医院,接到报警以后他们还以为是有医闹还是怎么样,所以来的人不多。

薄安安被冷枫带到了隔壁的休息室,一杯热水捧在手里,她僵硬的身体总算是松弛了下来。

同样的,她也后怕的靠在了椅子上,看着天花板缓缓流泪。

“阿琛马上就过来了,你休息一下,别担心了,”冷枫挠着头发,有些无措。

“好,”薄安安点了点头,接过李盈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霍琛没几分钟就到了。

他和陈岁寒谈过了一些话以后,本就还没有回去,而是开着车在街上无措地游荡,听到冷枫的消息说薄安安出事,几乎是压着超速的边缘狂奔到了薄安安身边。

看到霍琛的脸,薄安安彻底崩溃了。

“对不起,对不起,”霍琛亲吻着她的额头,不住地道歉,“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没有,”薄安安憋着眼泪摇头,却仍然止不住的抽噎着。

李盈和冷枫看到这样的情况,自然是很有眼力见的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了两人。可是他们不知道,即使是给了他们空间,也不会有什么更好的改变。

这段时间的精神压力,外界的赞誉,圈子里的诋毁,外人的不理解,霍琛母亲的逼迫,想要报仇的欲望,种种夹杂在一起,几乎要压得薄安安喘不过气来。

到了现在,薄锦辰险些死在她眼前,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休息室的百合开着,可是在已经朝西边落去的阳光中就像是一个冰美人,有气无力,没有精神。

原本应该是暖黄色的温馨的光芒,在此刻的薄安安眼中,却冰冷无比。

这意味着,黑夜即将到来。

她真的能承受得了么?即将到来的一切。

霍琛蹙着眉头,却无力改变什么。

他想,不管他们怎么样,都会爱她的。他说过,她是他唯一的也是独一无二的那支玫瑰,他怎么可能会爱上别人呢?

再多的玫瑰,也不是她啊。

“咋们,分手吧。”

话音落地的时候,倒像是心里的那块大石头落了下来,轰然坠地。

虽然沉重地让人难受,却终于不用担心它,继续悬在头上。

收音机里,电台的女主播正念着一首温柔而缱绻的情诗,只听了一句,霍琛就知道,那是聂鲁达的诗。

“我在这里爱你,而且地平线徒然的隐藏你,在这些冰冷的事物中我仍然爱你。穿越海洋永无停息。”

女主播的声音轻轻回响着,霍琛的声音也一样,带着极富磁性的魅力在薄安安耳边飘荡。

“月亮转动他齿轮般的梦,最大的星星借着你的双眼凝视着我。当我爱你时,风中的松树,要以他们丝线般的叶子唱你的名字?。”

几乎要哽咽着的,一字一顿的声音终于结束,薄安安只觉得手心里的指甲嵌的自己生疼。

没有办法,只能这样,就好像是一条注定的交叉线,过了这个点,就要分开,然后愈行愈远。

他从来都不属于她,她也是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霍琛的脸贴着薄安安柔软的发顶,薄安安几乎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头发有被濡湿的部分。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阿琛,就这样吧,”薄安安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仿佛要把他推开,却又下不了最后的决心。

“我们出国,所有的手续我都办好了,瑞士的绿卡,没有人会再打扰到我们,安安,跟我走,好么?”霍琛忽然颤抖着松开了怀抱,蹲在地上把自己准备了不知道多久的东西,一股脑地拿了出来。

就藏在他上衣内侧口袋里的信封里,装着很多东西,这些原本代表着他们能够得到的未来是什么样子,就算是现在,只要他们愿意,仍然可以的。

霍琛的手有些颤抖,可他把那些东西一样一样的放在一旁的小桌上,又满眼期待地看着薄安安的时候,薄安安只觉得心脏忽然像是抽搐一样的狠狠跳了一跳,疼的发慌。

最后,又归于沉寂。

好像已经有所预料一样,当那枚戒指出现在薄安安面前的时候。

不同于她手上那枚带着红宝石的玫瑰花枝,那枚戒指上的钻石闪耀着灿烂却又温和的光芒。

“安安,嫁给我,我不想失去你,”霍琛将那枚戒指捏的死紧,就好像,那是一根救命稻草。

只要薄安安点头,他就能够回到岸上,不用再体会那样像是要窒息一般的痛苦。

只要她点头,从此他们就能像童话故事一样,过上美好而快乐的生活,拥有一个幸福的结局。

薄安安看着霍琛蹲在自己面前,已经满是薄汗的脸,又抽了一张纸巾出来,轻轻擦拭那些汗水:“对不起,我不能。”

我不能毁了你,不想做你母亲那样的人,更不想让你变成你母亲所想的那种人。

“阿琛你知道的,我不爱你,我爱的也不是你。”

所以,对不起,那些还朦胧着的可能会生长发芽的感情,只能从这里终止。

“我只是戏里的女主角,你应该要有,自己的生活。”

所以,故事应该到这里就结束,你这样好的人,应该要拥有很多的美好,除了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