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404章 薄家算什么?
 
说起来,即使是看戏也是有个倚重点的。

此时此刻,薄安安这里显然更有意思,他们看得也就是薄家人的戏了。

薄安安的身份在圈子里不是秘密,当年陆贞怎么大张旗鼓地痛批苏家的小姐是狐狸精,怎么勾引了薄启明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

后来陆贞生不出儿子,薄启明便又和苏媚和苏媚那两个孩子解除了,大家基本上也都知道,只是可惜了苏媚运气不好,上位在即儿子却被车撞成了一个植物人。

所以,薄安安是谁,他们再清楚不过,对于这场薄家人的内讧,他们更是觉得可笑无比。

这场戏的中心,薄启明和陆贞的出发点虽然还是有区别,可内心却都是一样的愤怒。

至于薄一心,她恨不能把薄安安扒皮抽骨,折磨致死,哪里还有半分冷静?

薄安安瞥了一眼纪时谦,只觉得许久没有接触,这个人让她越来越看不懂了。

她不知道纪时谦的出发点是不是真的是薄一心给他带了绿帽子这一点,可现在,他和她站在一条线上,这让薄安安只觉得省事了不少。

倒是也没有,别的想法。

纪母已经彻底没了办法,不想让宾客们看笑话,又碍于他们的身份没有办法采取什么强制的措施。

来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有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有家里人的关系,各种世交,根本没有办法采取通用的手段。

纪母咬着牙,在听到纪时谦说出了绿帽子这种话以后终于没有办法再考虑方方面面的牵扯了。

一把拽过神父领口上的隐形麦克风,纪母高声道:“各位,实在对不住,这是家事,请容我们自行解决,今天的婚礼就此取消了。来日我在向各位致歉,今天先请大家回去吧。”

纪母的做法其实没有问题,几乎是她的话音一落,在场的宾客们就基本上都站了起来,陆续往外走了。

纪家毕竟还是惹不起,这种时候看够了戏也就够了,再得寸进尺下去怕是要伤感情,而且,也确实没有必要继续看下去了。

这种事情虽说是个笑话,可是在他们生意人眼里,也不算什么,大家也还是实力至上的。

薄安安倒是不慌,也不害怕这些客人走了以后她会被人多势众的薄一心这些人怎么样。

因为,他们走不了。

忽的一声枪响,有几个千金小姐几乎是在一瞬间被吓得摔倒在了地上,众人顿时都不敢动作了,而是朝着枪声响起的方向看去。

冷枫站在一把椅子上,身边站着提着裙摆神色淡淡的陈家小姐陈岁寒一点都没有被惊到的样子,甚至隐约有点,像是和冷枫站在一边的样子。

“冷家的,你疯了吗!”有人当即忍不住喊了出来。

这是忘记了冷枫名字的,平日里和冷家稍稍有些交际的人说话就更不客气了。

“冷枫,你是不是当警察当傻掉了,拿着枪来参加婚礼?你什么意思!”

薄一心也被刚才那一声枪响惊到,忍不住冲着那边看了过去。

冷枫今天也穿了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只是没有系领带,领口还开着一颗口子,显得既潇洒,又有些浪子般的吊儿郎当的帅气。

倒是有不少年轻的小姐因为这一幕,想法忍不住有些跑偏了。

陆贞还没有反应过来,纪母那边却只觉得心里咯噔一声,有些不对。

陈习早已经凑到了纪时谦身边,背着人悄悄给他竖了个大拇指,又嬉皮笑脸地坐在了纪时谦刚才的那张椅子上。

纪时谦没有搭理他,只是看着不远处,高傲冷静如黑天鹅一般的那个身影。

冷枫的声音中气十足,几乎没怎么用力,就在不借助音响设备的情况下响彻了整个庭院。

“各位叔叔阿姨兄弟姐妹,我今天呢,是来办案抓人的,大家都配合一下,别往外走了,万一我要抓的人混在你们里面逃走了呢?回头我再给各位赔不是,这会,请大家先停一停了。我们大队的人就在外面,大家配合一些,万一他们误伤了谁,我可就说不清楚了。”

冷枫这话,既是劝阻,也是威胁,目的无非只有一个,那就是要保证今天的宾客谁都不会离开这座庭院。

以在场这些人的身份,其实根本不用在乎一个小警察的话,可以说,今天在这里开枪的人但凡是个普通警察,这些人都不会搭理他,甚至会因为自己受到的惊吓直接动用自己的关系把这个小警察一撸到底。

可偏偏,在这里放话的人是冷枫。

没有人会不给冷枫这个面子。

冷家根红苗正,也只有冷枫站在这里,才能镇得住这个场子。

不过冷枫回去以后一顿骂是少不了的,毕竟他今天说这些话抱着的是私心,不过比起他能帮得上的忙来说,这点小问题只能算是洒洒水了。

宾客们站的站坐的坐,没有办法,只能继续留在这里,毕竟冷枫连枪都掏出来了,就是要在这里办案,他们没办法不给这份面子。

不过,到了这份上,不问一问冷枫到底是办的什么案子肯定也不行,不多时就有人嚷嚷了出来。

“冷枫,你要抓什么人,赶紧带走了事,别耽误我们回家!”

“是啊,这都是什么事呢。”

“警察可真了不起,难怪这个小流氓要去当警察,可是在我们面前厉害起来了。”

“可别这么说,冷家的孩子你也敢开玩笑。”

有人笑有人无奈,有人气有人不解。

在场的人都没有觉得冷枫要抓的人是自己,利益裙带,就算他们的背后有什么灰色地带,冷枫这么一个小刑警也不敢在明面上碰。

所以,冷枫所说的要抓捕的对象就让人好奇了。

看他的样子,确实就是今天在场的客人之一?

可是就在众人都还好奇的时候,冷枫却冲着薄安安那边点了点头。

这一点头有不少人都看到了,这件事,就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难道,又是薄家?

霍琛已经将薄启明挡在了一边,并小声劝说着他不要管这件事。

薄启明即使再生气,也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跟霍琛动手,只能眼睁睁看着薄安安面对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不住地微笑。

“薄一心,朱丽叶和罗密欧没有好结局,他们也不是天生一对,你今天的曲子,选错了。”

“薄安安,你到底想做什么?”陆贞皱着眉,护着薄一心后退了一步。

薄安安穿着高跟鞋,比她高了小半个头,离得太近她总觉得薄安安身上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压迫力,叫人心惊。

“你们都不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怎么敢在这种情况下还往我身上泼脏水?”薄安安失笑出声。

想起刚才薄一心无力的辱骂,她就觉得可笑。

她们还都没有想明白吧?她,薄安安,今天来到这里根本无关于什么情情爱爱,也对纪时谦没有半点想法。

她只是想要她们还账而已,她是来算总账的,是来,送她们去她们该去的地方的。

“陆贞,你知道我弟弟有多可爱么?从小我们就和妈妈相依为命,他总是围着我姐姐姐姐的转,我嫌他烦,可他多可爱啊,连一颗糖都要留给我一半。我弟弟原本能去B大的,和我一样,和我一起去最好的学校,可是他没能去成,为什么呢?”

“因为他只能躺在床上了啊,已经几年了?未来的几年十几年几十年,他可能就要那么活着了,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么?”

薄安安的语速越来越慢,听着了她那些话的人,只觉得心惊。

当年,薄启明唯一的儿子出车祸变成植物人,大家或多或少都有所听闻,也都有过,合理的猜测。当然也只是猜测。

可是时隔多年,薄安安又把这件事拿出来说,这就让人有些震惊了。

除非是找到了确切的证据,否则,薄安安把这件事拿出来说,根本不可能给陆贞造成什么影响啊,后面会被陆贞用什么手段来对付,就更是未知数了。

难道说,冷枫说要抓人就是?

脑子转得慢的人还在惊愕的看着眼前的情形,转得快的人却已经想到了今天在这里,薄安安真正要做的事。

她哪里是来搅和婚礼的,她是要毁了薄家这对母女啊。

那边,薄安安仍然只是轻笑着,可是她的话传到众人耳朵里,却只让人觉得心惊。

“谁稀罕你们薄家的家产啊,薄家算个屁啊,能比得上我弟弟一根头发丝么?”薄安安好像疲惫到了极致,连带着肩膀也有些垮了下来,可是没人会觉得,薄安安就只是想说这么些话,“所以,陆贞,我让你来偿命了啊。对了,尹冉确实已经被抓了,你以为她没成功是逃走了,对么?她被抓了,所有的证据都齐全,这一条指使杀人未遂,你躲不过了。”

陆贞咬着牙,不肯将这件事认下来,只是冲着一旁已经睁大了眼睛的薄启明不住地摇头。

“哦对了,这个,忘记这个了,你看看,很眼熟,对不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