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小妻惹人疼:纪少,轻轻吻薄安安纪时谦 > 第410章 兄妹团圆
 
苍城终于要入冬的时候,苍城国际机场终于迎来了一个明媚而可爱的身影。

纪时谦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身影扑上来挂在自己胳膊上,又面无表情地把人甩到了一旁的纪时霆身上:“推着你大哥。”

女孩把行李箱丢给了纪时谦身旁的保镖,撇着嘴抓住了纪时霆的轮椅扶手:“大哥,他脾气怎么这么臭啊,你说,换了你能忍么?”

纪时霆也没什么表情,可还是伸出手摸了摸女孩的脑袋:“瑶瑶你别惹他,婚礼你都不来,你指望他怎么对你好脾气。”

纪瑶翻了个白眼,推着纪时霆往前走去,看似心情不好,脚步却格外的轻快。

见纪时谦离得远,纪瑶便小声地嘟嘟着说道:“好可惜哦,我都没看上热闹。我看到视频了,他丢戒指那一下真炫酷,纪时谦原来这么拽的么?”

“谁让你没来,”说起看热闹这种事,纪时霆倒也不怎么避讳,“你玩儿的怎么样?”

说起这个,纪瑶顿时苦了脸:“我零花钱又掉了一半,妈哒智障,那帮娇小姐怎么就那么能花钱,冰淇淋上还要放金子,她们怎么没吃死。”

纪瑶说的是,远隔重洋的另一个圈子,前不久,有个小姑娘炫耀她家里人给她买了一座小岛,炫耀似的邀请大家去岛上参加聚会,纪瑶原本不打算去的,可回过头来就听说自己二哥并不重视这场婚礼,连爷爷都没有打算去参加,便索性鸽了纪时谦。

不过,一堆千金小姐去小岛上度假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她们就知道明里暗里的攀比,吃顿饭恨不得拿一堆一堆的黄金钻石堆在盘子里,才显得她们足够高贵。

她们大概是不知道的,看上去和她们玩儿的不错的纪瑶是怎么在背后骂她们弱智,可是想要让纪家的产业在欧洲继续发展下去,这些闺中交际又是必不可少的,纪母天天压着她跟那些千金们打交道。

纪瑶一转脸,忽然看到了一串串红艳艳的红果子。

那帮娇小姐要是知道这个东西一串十块钱不到的话,会觉得她是在吃毒药的吧?纪瑶眨眨眼,扯着嗓子喊纪时谦:“二哥,我要吃,糖葫芦!!!”

纪时谦无奈地回头,看了她一眼,又无奈地挥了挥手,示意后面跟着的人过去给纪瑶买糖葫芦。

拿到了金灿灿的糖衣包着的红果子,纪瑶心满意足地松了手,让纪时霆开了其实是电动轮椅的开关,自己调整轮椅的方向了。

看着纪时谦的背影,纪瑶的小脑袋仍然转个不停。

也还好,幸亏爷爷在苏城那边修养身体,要是真看着了婚礼上的闹剧,身体不又得气坏了?她二哥也是惨,未婚妻给自己带了绿帽子,还变成了杀人犯。

纪家这样的家世,其实是不怎么在乎这些小事的,可是到底还是丢了纪家的脸,他们的母亲这次被祖父狠狠地训了一通,却又因为纪时谦临时撂挑子而不得不又把家业担了回去。

这一次,纪时谦是真的光棍,纪瑶想想就觉得纪时谦牛逼。

他们三个人,虽然也都有自己的个性,却从来都知道自己母亲的控制欲有多强,也都从来不敢反抗她。

可是纪时谦现在根本就是把公司丢掉了,表现出了一种不管不顾爱咋咋地的态度,这让纪瑶忍不住怀疑,纪时谦是不是东北人本性爆发了。

她记得纪家好像也没有东北亲戚啊?

兄妹三人一起回了市区,纪瑶便嚷嚷着要吃好吃的,要吃火锅吃烤肉。

纪时谦和纪时霆之间虽然有些隔阂,可他们毕竟是兄弟,现在一起疼宠着长大的小妹妹回来了,自然也就好好地坐在了一张桌子上。

纪瑶要吃火锅,几个人便挑了一家火锅店,毕竟按她的个性,真要在家里安安静静地吃,让家里的厨子给做,反倒就没有了吃火锅的氛围。

不过,即使是出来吃火锅,纪时谦也不可能让人真安排路边的小店,至少,要有足够的私密性。

所以,纪瑶还是没有体验到大家一起吆五喝六的热闹感。

看着两个哥哥一个比一个会板着脸的模样,纪瑶忍不住把下巴搭在了桌子上:“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啊?”

花椒和辣椒的香味已经弥漫了出来,纪瑶只觉得,看着这么两张虽然养眼,却跟两块雕塑似的脸,自己都要吃不下去了。

纪时霆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纪时谦看了他一眼,又看看纪瑶,同样没有说话。

两个人打哑谜似的,搞得纪瑶更头疼了。

从上学的时候就是这样,这两个人好像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或者说可能有什么独特的脑电波交流的方式,互相看一眼就知道对方想说什么,每次都留她一头雾水。

狠狠地戳了一块肥牛肉丢到了锅里,纪瑶冷哼一声:“你们两个这样还不如走得远远的呢,影响我吃饭的心情,知不知道!”

两个兄长又是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拿起了筷子。

终于开吃,纪瑶却更郁闷了。

她了解家里发生的事,几乎都是靠网络上面传播的消息,真正的家里人一个比一个嘴严,到现在都不愿意跟她把话说清楚点。

纪时谦到底怎么回事,婚礼上闹一下像是给薄安安帮忙,薄安安也确实和霍琛分手了,这两个人却根本就是又变成了平行线。

薄安安东边拍个广告西边拍个杂志封面,完全没见她和纪时谦再有什么联系。

婚礼的时候姜夏就没出现,纪瑶当时就想问,却没找到机会,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直到快回来以前,管家才在她的威逼下透露了一些口风。

姜夏竟然和纪时谦滚到了一张床上?!!

可是现在看纪时霆的样子,也并不像是和纪时谦之间有什么囹圄,想想这两个人当年为了姜夏争得死去活来的样子,纪瑶就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翻抽筋了。

纪瑶简直是把嘴边的肉当成了两个哥哥的肉,咬来咬去就是不肯咽下去,恨不得咬成一丝一丝的细碎肉糜。

可即使是这样,也还是没有人主动和她说什么。

在纪时谦和纪时霆眼里,纪瑶再激灵,也还是他们的小妹妹,什么都不懂,是他们要遮风挡雨的对象。

纪瑶这边抢块肉那边抢颗菜,不多时,兄妹三人之间那种诡异的气氛倒也不见了。

只是这时候,纪时霆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喂?”纪时霆的神色冷淡,看不出是谁打来的电话,可偏偏电话那边的声音在咕噜咕噜的火锅声里格外清楚。

“时霆,瑶瑶回来了,我能出去一趟么?之前给瑶瑶的房间订的装饰画好了,我得去取一下。”

姜夏的声音小心翼翼中带着些许的试探,这让纪瑶忍不住切了一声。

纪时霆仍然看不出什么感情的变化,而且极果断的拒绝了她:“我们下午就回去了,瑶瑶的房间让她自己安排,你不用管。”

“可是,”姜夏语塞,又轻声问道,“我很久没有出去了,而且我工作,工作室的筹备也有一段时间了,我总得去看看。”

纪时霆仍然不为所动:“有什么需求让人给你送过去,有什么要盯着的事情派个信任的人就好了,你好好在家休养。”

“那,瑶瑶回来了,我们不一起出去吃点什么吗?”姜夏仍然没有放弃。

“我们已经在吃了,你自己吃点午饭,不用等我,”

说完,纪时霆就毫不留情的挂断了电话。

纪瑶终于忍不住,拍着大腿笑出了声:“什么啊,姜夏,姜夏她也有今天?”

纪时霆半垂着眸子,没有接话,继续吃饭。

纪瑶从来都不掩饰自己对姜夏的不喜欢,也从来都不会装模作样地说自己对姜夏怎么怎么样。

他们以前不理解,只能选择将自己的爱平分给这两个人。

后来,一个仍然是最可爱的妹妹,一个成了爱人。

到最后,一个仍然是最可爱的妹妹,另一个,却暴露了本性。

对于这件事,纪时霆不想再多做评判了,他只能做到,让姜夏永远都是纪夫人。

但如果姜夏再做什么事,他也没有办法保证。

这不是因为纪时谦,更不是因为纪瑶,姜夏自己把自己的路走到了现在,当然也就要承受她应得的结果。

纪瑶的幸灾乐祸也就是一时,虽然只是懵懵懂懂地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她对于姜夏这个人倒也没有那么大的恶意,只是因为小时候的一些事情而本能的不喜欢她而已。

不过,看着自己的大哥二哥终于长点脑子,不被那个女人迷得团团转了,她还是高兴的。

一边倒着啤酒,纪瑶一边念叨:“你们两个啊,现在其实都算是单身了对不对。我就说嘛,那么早就进入婚姻的坟墓不会有好事的,喜欢谁就谈恋爱,谈的不高兴了,转头就走,哪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

“这就是你跟纪瑾洲表白的理由?”

纪时谦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就是大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