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灯火人间 > 第八百零八章.究竟是谁
 
宫长婓为赵牧灵指引的传送阵法,正是宫长婓几人当初为了赶赴中洲,前往小镇摘取大道金莲而准备的;所以,穿越阵法之后,赵牧灵三人已经跨过茫茫海域,从北济洲来到了中洲东北海岸。

中洲向来是人间九洲的‘驿站’,赵牧灵准备前往西昆仑洲,中洲也正好是必经之处,而且此番重返人间,赵牧灵也打算去看看那已经消失在人间的‘中元山’,听说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座地中之海。

——————————

中洲东海岸繁华无比,赵牧灵三人从阵法中出来之后,经过打听才知,原来要能够直接抵达西昆仑洲的传送阵法大多都分布于中洲西部海岸,所以赵牧灵决定经过水路横穿中洲,顺便也能见识一下那名满天下的来潮阁。

于是,赵牧灵三人乔装打扮,连老鬼也变成了常人模样,三人混在游客商船之上,在天机宫层层盘查之下,沿着中洲北部天机宫范围内的北沙江一路往南,最终顺利抵达了中洲著名的三江汇聚之地来潮阁。

一路上江景更替,令人流连忘返,小神婆和老鬼自诞生便一直在黄泉彼岸,谁都没有见过此等美景,在经过一连多日的熏陶之后,老鬼身上的戾气都清减了不少,但是一到来潮阁,赵牧灵本来想路过看看就算了,小神婆却非要进城。

赵牧灵拗不过,想到在经过多日的旅途之后,还是没有听到任何有关他并没有死的消息从北济洲传来,赵牧灵这才答应下来,允许在来潮阁城中小住休整几日,不过赵牧灵并没有答应小神婆直接住进来潮阁,而是安排三人在城中的一处小旅馆落脚。

赵牧灵虽然没有来过来潮阁,不过早已经听说过来潮阁是什么地方,小神婆虽然年岁古老,但总归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女子,所以赵牧灵才坚决没有答应,面对小神婆的纠缠,赵牧灵只能解释道:“来潮阁鱼龙混杂,肯定不乏有认识我的人,要是被人认出了我,咱们可能会有危险…!”

来潮阁可能便是人间最热闹的地方,小神婆又哪里见过这么多活生生的人,依旧对那座城中最为恢宏高大、车水马龙的楼阁念念不忘,半夜赵牧灵睡着之后,小神婆便偷偷溜了出去,赵牧灵原本没有察觉,是老鬼前来告知,赵牧灵才马上追着小神婆来到了来潮阁门前,但是小神婆却已经先一步被门口迎客的女子簇拥着上了楼。

门前迎客的女子境界虽低,身姿容貌却皆是花粉堆中仔细捏出来的,肤貌之白几可照人,柔声软语让人还没进门就已经先软了脚后跟;无奈之下,赵牧灵也只能带着老鬼走向了这座人间最大的‘销魂窟’。

还没进门,就有一股浓烈的脂粉气熏染地赵牧灵和老鬼一身‘俗气’,一些境界低微的人刚一进门就不觉被熏红了脸,而进门之后更是热闹,大堂之中松肩露背的女子与各方来客打情骂俏,笑语嫣然,随处皆是春光,放眼皆是白嫩的皮肉。

赵牧灵虽然已经和妙灵成过亲,可是又哪里见过此番‘浓重’的场景,顿时便有些难以自持,心中的欲望蠢蠢欲动;而幸好老鬼这时候对赵牧灵说道:“花瓣再娇艳也终有枯萎之时,红粉骷髅,到了黄泉之中都是一样…!”

老鬼本来的一副鬼样子极其恐怖,变化成人的模样也难看至极,进门之后到现在都没有女子敢靠近,赵牧灵一看到老鬼,顿时便冷静下来,感到几分尴尬,便没有开口,放眼四周开始寻找小神婆;然而,左右四处却不见小神婆的影子。

“她不是进来了吗?跑到哪儿去了…?”以防被其他人看出了身份,赵牧灵一边查看一边半低着头,可是一楼极其宽广,人又太多,脂粉气掩盖了一切的气息,赵牧灵根本没能看到小神婆。老鬼却突然指着人群中说道:“在那儿…!”

赵牧灵转头望去,发现小神婆居然被几个傅粉画眉的男婢簇拥着走上了楼梯,而小神婆根本不知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还在笑着回应几个男婢的抛眉弄眼;赵牧灵顿时便感到有些头疼,如果真的才把小神婆带到人间,就让身为彼岸之主的小神婆被这些俗世男婢给玷污了,恐怕他就再也不敢去面对红纱女子了,甚至红纱女子可能会亲手把他镇压到黄泉之中。

看着依然乐在其中的小神婆,赵牧灵不敢耽误片刻,双手拨弄开面前的脂粉白肉,连忙从人群中走到了楼梯口,被赵牧灵推开的女子娇声连连,大堂中顿时骚乱起来,而这时候一个女子突然出现在楼梯口挡在了赵牧灵面前。

女子一上来就对赵牧灵俯身施了一个礼,让赵牧灵恰好能够看到那胸口袒露的风光,也让赵牧灵不得不停下脚步,而女子这个时候说道:“哟,生面孔!年纪轻轻已经是地仙境巅峰,确实难得!怎么?大堂中这么多姐妹公子一个都看不上吗?这么着急上楼…?不知公子是何门何派,来自哪一洲…?”

女子的语气虽然客气,笑容也让人看之心喜,但是赵牧灵已经听出女子的警告之意,赵牧灵已经看出来,这女子是一个真仙境,很有可能便是类似于回影阁酒楼中的容嵯,极有可能是一楼大堂的管事。

在女子言语时,赵牧灵已经发现周围人群中有几人正在靠悄悄靠近,不过老鬼走到赵牧灵身边走,女子笑着故意在面前摆了摆手,人群中那些人便悄悄退下去了;赵牧灵这时才开口说道:“我这位朋友长得丑,进门到现在也没有仙子肯赏脸接待我们,所以我们就只能自己上楼了…!”

赵牧灵指着老鬼,同时以心声呼唤小神婆,可是小神婆却不肯下楼来;在赵牧灵解释之后,女子立马又对赵牧灵施了一礼,言道:“奴婢叶菡,实在对不住公子了,最近这群妮子越来越缺乏管教了…!”

起身之后,叶菡又打量了一番赵牧灵,见老鬼居然跟在赵牧灵身后,叶菡愈发地客气了,立马招手唤来了四名女子服侍赵牧灵和老鬼,又说道:“我亲自为公子领路,作为赔礼,今天公子的花销全从我的账上出…!”

说完,叶菡便领着赵牧灵,准备从另一处楼梯上楼,不过赵牧灵为了追回小神婆,撇开了身旁的两个女子,准备从面前的楼梯上去,但是这时候,却突然引起了周围客人和女子的哄堂大笑。

赵牧灵和老鬼都不明所以,幸而女子叶菡这时转身为赵牧灵解释道:“这是咱们女客人去的地方,公子一身正气,自然应该是没有龙阳之好,咱们就不走这边了…!”

赵牧灵顿时恍然,在众人的笑声之中也忍不住尴尬四起,幸亏老鬼散发出了一丝逍遥境界的气势,这才镇住了周围众人的嘲笑声。但是这时候已经在楼梯上走到半道的小神婆却突然趴在楼梯上问道:“什么是‘龙阳之好’…?”

众人此时都以为老鬼是真正的逍遥境,见老鬼跟在赵牧灵后面,都开始猜测忌惮起了赵牧灵的身份,听到小神婆的天真之言,众人想笑又不敢笑;赵牧灵怕拖下去会引来越来越多的人注目,便直接挑明说道:“叶菡前辈,她是和我们一起的,她年纪还…小,‘不懂事’,是硬闯进来的,我们其实是来找她的…!”

见赵牧灵施礼称呼她为‘前辈’,叶菡一愣,随即笑道:“噢…!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公子不像是……!”叶菡话说一半,便挥手让楼梯上的几个男婢把小神婆带了下来,独自领着赵牧灵到了楼上一处雅室。

——————————

进门一番介绍过后,叶菡让人端来茶水点心,又遣散了几个男婢,只留下了几个侍女斟酒倒茶,有了吃的喝的,小神婆倒也没有说什么;叶菡亲自作陪,这时说道:“胡.公子原谅,我身在淤泥之中,便以为所有来此的人都是身染泥淤之人,是我看错了公子…!”

言语之间,叶菡不停地用一块方巾擦拭着手心,紧接着又说道:“手下的人不懂事,他们不知道这位女公子还未出阁就把她领上了楼,回头我一定教训他们!公子初来乍到我们来潮阁,不想开荤就先到处看一看,遇到有喜欢的了再告诉我…!”

赵牧灵忍住尴尬笑着点了点头,而这时,赵牧灵却忽然发现叶菡手中的方巾十分眼熟,在叶菡把方巾完全展开之后,赵牧灵完全看清,立即便忍不住问道:“叶菡前辈,不知您这块方巾是从哪里得到的…?”

叶菡神情愣了愣,但很快就恢复如常,把放方巾摊在手心中,笑道:“怎么?就不能是我自己的吗?你要是看上的话,我就送你好了…!”说话之间,叶菡便将方巾随意地放在了赵牧灵面前,然后便一直观察着赵牧灵的神情。

而赵牧灵迫不及待地把方巾拿在手中,没有丝毫防备,也没掩饰神情,喃喃道:“居然真的是……!”

看到赵牧灵紧张小心的样子,叶菡不动声色,也没有再要回方巾的打算,然而,让叶菡没想到的是,赵牧灵居然从怀中拿出了一块几乎一模一样的方巾,赵牧灵把两块方巾摊开放在桌子上,一样的布料,一样的颜色,乍一看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小神婆吃喝不停,嘿嘿笑道:“你们一人一半,这就是你们人间所说的定情信物吗?你们两个难道是老相好…?”

而这时候,没等赵牧灵开口再问,叶菡反而按耐不住了,问道:“你这块方巾是从哪里得来的…?”叶菡把两块方巾拿来放到自己面前,对比之下,两块方巾确实无比相似,只有少许的绣纹和文字不同。

赵牧灵望着叶菡,也渴望从叶菡的神情中得知答案,可是叶菡好像忽然反应过来了一样,突然说道:“‘人间’?难道你们不是人间之人?不可能,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为何我师妹亲手绣制的方巾会在你手里…?”

“‘师妹’?前辈的师妹叫什么名字?她是不是到来潮阁还没有多久?她现在在哪里…?她现在还好吗…?”赵牧灵兴奋不已,忍不住一连问出了几个问题,看到赵牧灵紧张兴奋的样子,小神婆和老鬼也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而叶菡见赵牧灵担心兴奋又高兴的样子,也放下了戒心,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师妹来阁中没多久?难道你以前认识她?或者说,你认识以前的她…?”

赵牧灵想到故人可能没有死,相逢也许就在眼前,心中激动不已,便没有隐瞒,说道:“我这块方巾是她亲手所赠,虽然我不知道前辈的师妹是不是就是她,但能否请前辈让我见见她…?”

叶菡犹豫再三,说道:“可以,不过这事我得和师傅先说一声…!”说完,叶菡便吩咐一个婢女出门去了。在等待消息时,赵牧灵一杯又一杯地不停喝酒,过了约摸一刻钟,那婢女终于返回,说是阁主允许了。

叶菡这才带着赵牧灵又往楼上走了几层,但是在到了一处门前,叶菡突然拦在赵牧灵面前说道:“师妹最近正在和师傅闹别扭,她的情绪不大好,一会儿小心一点…!”说完,叶菡便推门而入,带着赵牧灵三人走进了屋内,而与此同时,更高的楼层上有几人正在暗中观察着赵牧灵三人。

进门之后,屋子里却别有天地,其中有山有水,空间甚大,好几座院子阁楼坐落于其中,叶菡领着赵牧灵三人兜兜转转,跨过层层禁制,终于才来到一处阁楼面前。叶菡对赵牧灵三人示意笑了笑,然后对着楼上喊道:“师妹,是我…!”

而这时,阁楼上突然扔下来了一个酒壶,砰地一声砸在了叶菡面前,同时传来了一个女子生气的声音,说道:“你也是来帮师傅说情的吧?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你告诉师傅,我宁愿死也绝不‘出阁’…!”

赵牧灵一听楼上传来的声音,熟悉的感觉犹在耳畔,但是赵牧灵并没有见到那女子的面貌,并不敢肯定就是那位故人,不解问道:“叶菡前辈,这是怎么了?‘出阁’是什么意思…?”

叶菡望着楼上,顿时脸色有些不自然,微微转头说道:“师妹天赋异禀,虽然来到来潮阁只有六年多,但是已经把我们阁中的秘术练到了极致,而这门秘术在练成之后必须要‘出阁’待客一次,如此才能有益修行,否则便会适得其反,但是她……她不愿意…!”

叶菡说地隐晦,但是赵牧灵已然明了,看着叶菡不自然的神情,赵牧灵假装没看见,叶菡又继续说道:“师妹,你连我都不信了吗?我何时劝过你了?此番前来,是因为我带了一个你的故人前来见你…!”

楼上的声音很快响起,说道:“我没有故人!师傅救我的恩情我一定报答,你们不用用这种法子来烦扰我…!”楼上那女子油盐不进,叶菡这时候也没了办法,赵牧灵从叶菡手中把方巾拿回,说道:“前辈,能否让我说几句…?”

叶菡答应之后,赵牧灵便往前走了两步,清了清喉咙,说道:“羞羞羞,羞羞羞,有个女子不下楼!朱雀门前赠糖蜜,如今只能在你门前喝秋风…!”

赵牧灵的话伴随着一半的歌调唱出,只是并不怎么好听;然而,就在赵牧灵刚唱完前半句时,阁楼上的一扇窗户突然被打开,一个女子探出上半身往楼下看来,赵牧灵一直看着楼上,两人瞬间都看到了彼此,楼上楼下顿时都安静下来。

而很快,那女子又关上了窗户,阁楼中响起了自上而下急促的脚步声,阁楼大门终于被打开,但是女子出来只是将赵牧灵一个人拉进去了,进门之后在关门前对叶菡说道:“我选好了,你去告诉师傅吧…!”

小神婆和老鬼顿时都愣在门口,小神婆疑惑道:“他们这算是认识,还是不认识…?”老鬼说道:“似乎认识,但这女子怎么这么着急,她也好像要吃人一样…!”叶菡也懵了很久,然后突然笑了出来,把小神婆和老鬼带了出去。

——————————

而这时,阁楼之上,女子直接就把赵牧灵带到了闺房卧室之中,赵牧灵和女子相对而坐,有些拘谨,不过这时候更多的是重逢的喜悦,两人默默看了彼此许久,赵牧灵首先开口道:“原来你没死,一直都在这里…?”

“我没死你很失望吗…?”女子笑了笑脱口而出,一直看着赵牧灵,似乎已经有些痴迷了,又自顾自地说道:“真的是你吗?当年在朱雀街门前见到你,从没想过你会长得这般高…!”

说话间女子又看到了被赵牧灵拿在手中的方巾,顿时沉默了片刻,在赵牧灵开口之前,女子又说道:“你居然还留着…!”

赵牧灵笑着点了点头:“我听武眉春她们说你已经死了!既然你还活着,为什么不回去?反而留在…这里…?”看着面前女子的容貌依然似当初,但是其中又多了几分妩媚之气,赵牧灵不禁暗自感叹,如今的他也不再是当初的那个他了。

女子正是苏眉山,却还是没有回答赵牧灵,而是说道:“当初逃出小镇之后,我听说你也活了下来,他们都骂你拜了‘千道梅’为师,不过我倒为你感到高兴;后来又听说你去了灵界,我便想着你总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天地了,可是又听说你死在了北海!

“不过…我却不信!我一直都想着有一天肯定能够见到你,果然,今天你就来了…!你要是再晚一点,恐怕我就等不了你了…!”

赵牧灵看着苏眉山脸红的样子,总觉得苏眉山哪里不对,听到苏眉山的声音,逐渐地赵牧灵头脑昏昏沉沉,双眼居然也开始模糊起来,这时候赵牧灵意识到自己好像不太对劲,可是身上已经没了一点力气;在闭上眼的最后时刻,赵牧灵只看见苏眉山自己剥落了衣服,朝着他相拥而来。

——————————

与此同时,大半日后,小神婆和老鬼已经在楼上等待多时,小神婆几乎已经快把来潮阁的吃食叫了一个遍,各种酒水也全都装进了肚子里,除了那些涂脂抹粉的男婢还没玩过之外,其他的几乎都已经被玩了个遍。

逐渐地小神婆也开始感到厌倦,催促叶菡让赵牧灵赶紧出来,可是叶菡却一直推脱搪塞,小神婆和老鬼都起了疑心,小神婆指着老鬼说道:“我们该走了,赶紧把傻鬼叫出来!否则,当心这个家伙把这整座楼都推进城外的大海之中,他发起疯来六亲不认,很可怕的…!”

然而,叶菡却根本不惧小神婆的恐吓之言,反而笑道:“胡.公子现在正在潮头之上,潮退之后,他自然会出来的…!”

——————————

小神婆和老鬼将信将疑,而这时在更高的楼层之上,有几人正在注视着赵牧灵所在之处,除了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子之外,其他几人都是花发须白的老妪。

其中一位老妪言道:“秘术结合的第一人关乎着以后的大道高低,那小子虽然年轻,但现在不过只是地仙之境,眉山与他结合,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次最重要的机会?现在阻止还来得及…!”

另外一位老妪也说道:“阁主…!眉山秘术的第一次机会已经有人开出了一件仙器的价格。这小子气息古怪,还有那个小丫头和那个男子,都不像是什么正当来路,这样的一次机会就这样白白给了那小子…?”

几位老妪都看着为首的年轻女子,而此人正是来潮阁阁主春七娘,而这时,春七娘终于开口道:“难怪眉山会看上他,原来竟然是他…!若是我的秘术也能得他相助,或许…就能望到逍遥境的门槛了…!”

说完,春七娘的身影便突然消失了,只留下了几个老妪面面相觑,还不知赵牧灵究竟是何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