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全球入侵:我能卡BUG > 第三百五十三章:救人
 
  高耸直达穹顶的巨人坐靠在王座上,脑袋侧放用一手撑着,另一手平放在王座扶手上,双目闭合仿佛在小憩休息。
  如此神躯,足以用浩瀚与伟岸来形容,光是祂平静呼吸时吐出的气体,就能在半空卷起一道激烈的气流,如狂风施虐。
  祂的身上披着璀璨金甲,配上高耸的神躯,让叶天宇不由联想到了站在海边远望夕阳的场景:
  海天一线,平阔的海面一眼望去只会看见远处的云海,而夕阳便会将这片云海染成赤红金灿之景,美不胜收的同时暗含着苍天的无边无涯。
  眼前的巨人,就是那片海天一线之中的“金灿”,站在那儿便会有无数的生灵赶来崇拜。
  幸好,此时这位伟大的神祇还在小憩,未能察觉到自己的居所闯进来了三只“蚂蚁”。
  “这就是战神吗?今日一见,果然与至高之塔里典籍上所绘制的图像不一样,若不是亲眼所见,谁又能想到战神的身躯会是一位巨人呢?”
  就在叶天宇还在观察战神神躯的时候,脑海里突兀地响起了林远的声音。
  他不禁转头看向当事人,愕然发现严小鱼也同样转过头看向林远,看样子林远的声音传到了他们两人的脑海里。
  “一点小伎俩,现在我们三人都有了心灵感应的联系,有什么要说的直接在脑海里说,我担心开口会引起战神的注意。”林远冷静的声音再次在两人的脑海里响起。
  “还挺方便的。”叶天宇呵呵一笑。
  林远低垂着眼帘,只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王座上的战神,仿佛是不想让自己的不敬眼光冒犯到这位神祇。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神祇的权能与其神职有关,战神的权柄无疑与战争有关。
  任何有敌意、有恶意的目光,都会引起对方的警惕与注意,就像战场上的猛将会对冷箭有一种莫名的第六感,总能提前防备。
  若是没有这种第六感,那么也谈不上猛将了,早就在乱军之中被偷袭,最终憋屈而死。
  “我想问问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林远脸色肃穆地问道。
  虽然在进来之前,他们就预料到会与战神碰面,如今战神如同一座高山屹立在那里,冒然解救罗恩的话,必定少不了一巴掌拍下来。
  “要么将祂引走,要么在这里等一会静观其变,除了这两种办法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叶天宇也冷静地分析道。
  两人就在一旁交流着,严小鱼没有参与讨论,静静地看着位于窗台“鸟笼”里的罗恩。
  外面的夜空的星芒洒落桌面,罗恩瘫坐在笼子里,一脚平放、一脚弯曲将手搭在膝盖上,平静地看向窗外的夜空,像是在渴望外界的自由。
  他的身体很虚幻,看得出不是肉身,而是处于灵魂状态,身上的衣服也只是拟化出来的虚影。
  严小鱼眼睛里的瞳色变得一片白茫,旋即构成一个时钟,指针在时钟内不停地旋转。
  过往的时间碎片开始出现在神的殿堂,这些只有严小鱼才可看清的时间碎片,清晰倒映了以前在这里发生过的往事。
  放风......宠物......诱惑。
  捕捉到足够的信息后,严小鱼猛然阖上双眼,一丝血泪划过脸颊,似乎是时间在惩罚他的偷窥之罪!
  “我看到了!再等十分钟,这次的放风就会结束。”严小鱼有些苦楚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
  发现了他的异样,叶天宇与林远齐齐看过来。
  “你没事吧?”叶天宇有些诧异地问,“你擅自使用时隐人的超凡之力了?”
  “一点小反噬,不碍事。”严小鱼没怎么在意眼睛的伤势,随意用手擦拭了一下血痕,接着说道:
  “我看见以前发生的事情了,现在罗恩被关押在笼子里,放在窗台上,是因为现在处于放风时间,战神特意用这种方法来消磨他的意志,让他从心底里萌生出渴望自由、放弃抵抗的想法。”
  叶天宇眉头皱了起来,内心里也多出了一股愤怒。
  严小鱼之前说的没错,这根本就是把罗恩当成了玩物,居然还有这种囚徒才有的“放风时间”。
  “我们再等十分钟看看。”叶天宇思考了一会说道。
  王座上的巨人依旧不紧不慢地呼吸着,偶尔发出几声沉闷地呼吸声,宛如群山上方突现的雷暴天气,响声炸裂天地。
  祂依旧没有发现藏在角落的三人,十分钟安然无恙地度过。
  时间一到,祂及时地醒过来了,从小憩的姿势变化为正坐在王座,睁开的两只眼睛宛如远山上升起的两个烈日。
  战神慢悠悠地站起身,步伐缓慢地来到窗台的桌子旁,目光看向笼子里的罗恩,久久没有说话。
  巨人足足有数百米高,罗恩在祂面前只能摸到祂的脚趾。
  类似这样放风的做法祂没少干过,失去自由的人看见外面天地的辽阔,总会从心底里生出渴望,之后再继续劝诱,心智再强悍的人也坚持不了几十上百年。
  甚至有几次祂还故意让这个玩具逃走,然后在对方满心欢喜的情况下再次将他捉回来,把他的希望像玻璃一样打得粉碎。
  诸如这类事情做多了,可几百年下来,这个人类居然还是没有屈服,这反而让战神产生了几分怜悯与敬佩,但更多的还是不甘。
  “还傻站着干嘛,赶紧给老子送回去啊!你这狗娘养的东西,难道不知道老子天天看风景早就看腻了吗!”
  战神在一旁感怀,罗恩可不会给祂好脸色,扯开嗓子就是一顿痛骂。
  巨人的眉头皱了皱,类似的谩骂这么多年下来祂依旧没有习惯,总有种一巴掌拍死这家伙的冲动。
  但祂很好地克制了这种冲动,一旦把玩具弄坏了,这场较量就是祂输了,身为战神,祂绝不会输掉任何一场战斗!
  “如果你愿意投降,我也会给予你应有的待遇。”战神平稳地说道,声音宛如惊雷在天穹怒吼。
  “免了免了,我这个人膝盖不太好,不可能跪任何人,当然你不是人,就更不用谈了。”罗恩依旧是戏谑的语气,数百年都未变。
  战神没有继续坚持,祂还很“年轻”,寿命仍有数十万年之久,在时间方面祂绝对耗得起。
  拿起笼子,战神往房间内的一个储物柜走去,接着从储物柜里拿出来了一个“方盒子”。
  方盒子结构精巧,像是一个小型的机关房子,但“小型”也仅仅是对战神的体型而言。
  在普通人看来,这个方盒子简直就是数层楼高的机关房屋!
  形如木头构造的盒子上方没有盖子或遮挡物,战神将罗恩抛了进去,似乎对这种行为早已习惯,也不多加看护,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隐藏在角落的三人终于默默地松了一口气,抓紧时间施展各自的力量飞向机关盒子的上空。
  看见盒子内部构造的第一时间,叶天宇的眼中刹那间闪过一丝震撼,拳头不自禁地握紧。
  无数精巧的机关布置在盒子内,整个机关盒子在战神眼里或许就像是小女孩手里的八音盒,偶尔能给祂带来一点儿欢乐。
  但与八音盒的悦耳音乐不同,底下的机关盒子里,罗恩就像是屠宰场流水线上的牲畜,在自动轮转道上淡漠地坐着,两旁掠过各种夺命机关。
  锋利的齿刃、密不透风的钉刺、无数上下移动着的处刑刀、滴落的高温焦油......
  如果千刀万剐之刑是人们认知中最残酷的刑罚,那么罗恩每分每秒都在承受着千刀万剐之苦。
  灵魂状态下,罗恩的身躯没有了肉身的要害,齿刃利刀砍在他身上各个地方都没有任何区别,但疼痛与折磨却是实打实的!
  数百年的痛苦,让罗恩的神情变得麻木至极,仿佛感受不到身上砍肉切骨的刀刃,只是平静地坐在自动轮转道上,承受着一轮又一轮的刑罚。
  他没有试图挣脱逃离,即便盒子上方没有盖板,他也懒得往上看一眼。
  漂浮在上空目睹这一切的三人,心思各异,但都在心底里升起一抹愤怒。
  “真是卑劣、令人作呕的行为。”叶天宇痛骂道,试图即刻把罗恩救出来。
  “先别激动,这个机关盒子看起来普通,但实则规格很高,起码是半神器的层次!”林远拉住了他。
  作为强大神力的神祇,战神的家当果真富裕,就连折磨凡人的玩具都是半神器规格!
  “叶哥,不用想了,赶紧先用你的那个能力让罗恩救出来!”严小鱼喊道。
  面对不讲理的东西,那就用更不讲理的方法将人救出!
  叶天宇点头,开启BUG就准备卡进机关盒子里。
  正在承受刑罚的罗恩闭着眼睛,看上去很平静,但靠近细看会发现他的额头上满是冷汗,表情也紧绷到如顽石般坚硬。
  痛苦绝不会轻易地消失掉,只不过有的人能以百倍的坚毅扛过去。
  恍惚间,罗恩突然察觉到有人在挽起自己的胳膊,他迷糊地睁开眼睛一看,愕然发现昔日见过面的蓝星老乡站在了自己旁边。
  “你....你....你!”罗恩急促地说着,可慌忙之间舌头竟像打了结似的,居然忘记怎么说话。
  “我说过的事情一向说到做到,只希望你别怪我来得太晚。”叶天宇付之一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