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雁文学 > 信仰战场 > 第六十八章 小小的独白(三)该配合你演出的我们尽力在表演
 
  我又成功了。

  火鸡的蛋在眼前炸裂,绽放出一片炫目的金光。

  我本以为即便护持成功,我也会回到世界之树那儿休息一会儿。

  我有点累了,休息一会儿理所应当。

  但是我没有。

  既然没有我自然也不会主动要求回归世界之树的怀抱。

  诗人是容易动情,却不是矫情。

  开飞机的矮人从来不吝惜抛洒闪耀着金钱颜色的炮火,在召唤飞弹的掩护下,我鼓起余力,对溃败的敌人发起了追击。

  杀,既然他们封我为弑神者,那就痛快地杀吧!

  我已杀红了眼。

  硝烟散去,我静静地坐了会儿。

  世界之树通告我刚才完成了一次暴走。

  我又成为了英雄。

  这次的暴走比弑神者这个称呼更有威慑力。

  也带给了我巨额的财富。

  我现在比矮人有钱。

  他并不富裕,他只是爱炫富。

  像我这种低调的男人,只会衣锦夜行。

  我购买了一把闪烁匕首。

  我很早就想买它了。

  以前是为了赶路。

  春夏秋冬,四季变幻,美景稍纵即逝。

  我不想错过美的风景。

  现在则是为了斗战。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我受了如此大的功勋,就得担起对等的责任。

  现在我走到哪儿,对方的英雄就在哪儿消失。

  在又让对方消失了六次之后,对方的英雄选择了主动消失。

  他们开始躲着我了。

  我并不怕他们躲我,因我总能找着机会与他们碰面。

  我怕的是复仇之魂躲我。

  从上次团战之后,我已很久没当面见过她了。

  固然有我三路游走,大杀四方的原因。

  但我疑心她也有心躲我。

  我决定找她谈谈。

  收拾好行囊,我告别了对方的野区。

  说是对方的野区,这里几乎已经成了我的地盘了。

  我爱在这打野就在这打野,爱在这赏花就在这赏花。

  有段无聊的时候,我甚至跳上了高台,就为了体验体验登高望远的感觉。

  都没有人敢来捋我虎须。

  无敌是寂寞的,我终于对这句话有了深刻的体会。

  马上就要见到我的lady了,我现在有些激动。

  是的,我已经把复仇之魂视为我的lady了。

  男人有时候就该这么霸气。

  我拔起了一棵树,准备待会儿见面的时候送给她。

  她应该也不会怪我没送她鲜花。

  这是属于霸气男人的浪漫。

  然而我还是晚了一步。

  在我到来之前,对方的先知、精灵和人马又对我的lady发动了一次奇袭。

  有闪烁匕首的我都没来得及支援。

  我的lady回到了世界之树的怀抱,在一片黑暗中对我哭诉她的孤独和寂寞。

  我决心去报复。

  他们这群宵小,偷袭都要人多打人少。

  我就从来不。

  我只会一打五。

  嗯,虽然有点装逼,但我只是想强调现在我真的很强。

  我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先知,就是你了。

  往先知那儿赶的时候我心情还挺好,虽然我的lady有一次躺在了世界之树的怀抱里。

  但是刚才她和我对话了,我很开心。

  要不是不忍让她忧郁难受,我甚至希望她就这么一直在世界之树怀抱里。

  陪我说话。

  然而,很快我的心情就不好了。

  先知使用传送在我的视野中消失了。

  这是他的特长,能够全世界定位自由旅的英雄,整个信仰世界只有他一人。

  我并不羡慕他,我只是遗憾赶不及对他实施报复了。

  突然,我听到了矮人老哥的尖叫。

  借助世界之树的视界我看到矮人老哥也遭遇了对方的袭击,刚才先知就是传送去对付他的。

  我感觉自己被玩弄了。

  没有丝毫犹豫,我使用了传送卷轴。

  只要矮人老哥坚持住6秒,拥有闪烁匕首的我就能赶到战场。

  解决掉这些敢玩弄我的对手。

  ……

  矮人老哥没有坚持住6秒。

  当我赶到战场的时候,战场什么都没剩下,连矮人老哥召唤飞弹的弹壳都没有了。

  还未来得及感伤矮人老哥的离去,火鸡也开始聒噪了起来。

  他也被袭击了。

  我没有选择去救他,传送卷轴刚刚CD了,实在是鞭长莫及。

  思考了一下,我决定往魅惑魔女那边靠过去。

  对方的机动性如此强,跟在他们屁股后面跑注定吃灰。

  我决定掌握主动权。

  我蹲伏了魅惑魔女几分钟,他们都没有过来。

  他们似乎有上帝视野。

  哦,不是似乎,他们就是有上帝视野。

  天空一阵雷鸣,是宙斯又释放了雷神之怒。

  毕竟是神明啊,我有些羡慕地抬头望了望天空,我知道此刻宙斯也在看我。

  雷神之怒为他提供了我们所有人的视野。

  等等,意识到这点的我突然有些慌了。

  我的Lady,她刚复活,现在在野区打野,还是落单状态。

  我迅速朝她的方向赶过去。

  来不及了。

  又是瞬间四个人出现在了我的Lady面前,她再次回归了世界之树的怀抱。

  我有些出离愤怒了。

  这算什么?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他们把我当成什么了?

  我把他们当成提款机,他们把我的队友们当成了提款机?

  “我们集合一起吧,世界之树交给我们推倒冰封王座的使命,我们也该向对方的建筑物发起进攻了。”我这样对我的队友们说道。

  看了看世界树的面板,我的数据是20杀。

  现在不过20分钟而已。

  我认为我的话语权足够发号施令了。

  当然我初衷并非是为了完成什么劳什子的推倒冰封王座。

  我只是不忍心我的Lady一次次被对方打回世界之树。

  我只是想一直陪在我的Lady身边。

  复仇之魂复活了,我们五人终于完成了二十分钟来的第一次会合。

  不管什么样的群体,总是得设置个靶子作为一致对外的目标的,否则这个群体就容易散。

  我们这次的靶子是对方的中路防御塔。

  对方根本不敢过来防守。

  一座防御塔轰然倒塌。

  “继续。”我冷静地作出了进一步指示。

  对方还是不敢过来防守。

  然而他们选择了和我们换塔。

  我们才推掉了对方一座防御塔,对方已经推掉两座了。

  把对方的中路防御一塔消耗了一半血量后,我终于忍不住了。

  我方两座防御一塔都快被磨空耐久度了。

  “回城守塔。”这是队伍解散前的指示。

  当传送卷轴读秒结束,我在己方一塔现身时,就发现自己又被玩弄了。

  对方的宙斯再次借助大招雷神之怒开视野,并使用雷云留下了正在TP的矮人和魅惑魔女。

  没有支援的二人迅速被击倒。

  我现在有些迷茫了。

  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几个大字。

  我不知道它是从哪儿来的。

  看起来不像是这个世界的语言。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们尽力在表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